《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207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女孩儿们被强bao后,5人的身份证、手机等也都被搜走了,犯罪团伙不允许她们出门,她们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这时,女孩儿们才知道,她们被犯罪团伙骗到这里,目的是逼迫她们**。女孩苦苦哀求放过她们,可招来的却是一顿毒打。并且,帅气男子多次威胁她们要接客,不然就要往死里打。
  5名女孩无可奈何只得被迫**。
  最多一天接客20多人
  后来,她们又遇到了另外三个被抢来的单独去大学报到的大学生女孩,被逼迫一起接客。
  后来一个女孩趁监视人不注意,偷着跑了出来,逃至派出所。

  接警后,龙口派出所马上组织精干警力前往该按摩院进行布控,当天将犯罪嫌疑团伙全部抓获。
  孟警官看着我,自言自语道:“难道又出现了类似犯罪集团的团伙?”
  我问:“那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
  我也很担心。

  孟警官说:“先去赛格酒店查一查,是谁也在查两个失踪女孩的消息,再做下一步打算。”
  吃过了饭,我们去了赛格酒店。
  查到的消息是,今早有四个男人,也到了赛格酒店,问夏拉和泡泡的入住资料,甚至要求酒店方调取监控资料,但酒店方以该四个男子不是警察查案为由,拒绝了他们的请求。
  当酒店经理调出监控资料给我们看后,我注意到,这四个的穿着打扮,和在小镇上的打手,根本就是一模一样。这是康雪派来找夏拉的人。

  康雪是急了,找不到夏拉,让小镇上的她熟悉的打手来帮忙找,但她们毕竟不是警方,要调取监控资料,没有部门和单位会配合。
  我越发感到小镇上这些打手就是康雪手下的人,她多么的有本事,能控制着一群黑社会打手,由此推断,莫不是小镇上开的店康雪都有股份吗?
  在想着的时候,孟警官几个问我:“请问张管教,之前你们有没有派人来寻找失踪女孩?”
  我摇头说:“没有。这些人,我也不认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找她们。”
  我当然是在撒谎,因为我说出我的疑问和判断来,对这个案子并无帮助,而且很可能打草惊蛇,让康雪知道我已经怀疑她了。
  孟警官几个头都大了:“那这是怎么回事,这些人又是什么人?”
  想了一下,他们又要去调查监控和查取这四个人的资料身份,我说算了,现在我们该寻找的,最重要的是失踪的夏拉和泡泡。
  孟警官表示同意。
  于是,我们就开着警车,往面包车那天开往何云方向消失的那个最后监控录像的地方,接着一个一个村落和一个一个小镇的路边便利店小卖部超市的问过去。
  没想到的是,在当天晚上九点多,我们就意外的寻找到了线索。

  有一家在龙头镇小卖部的收银员告诉我们,也就是前两天有一晚,一辆银色的面包车停在了小卖部门口,车上下来了三个男人,买了饮料和烟,而其中一个还因为收银员拿错了烟,骂了收银员几句。
  我们急忙让她们的小卖部提供视频资料,看过后,我们确认,就是这部车。
  监控显示,他们买了三箱矿泉水,三箱泡面,两条烟。
  照此推断,他们是要把这两个女孩囚禁在一个不方便买吃的地方,很有可能,就在附近的野外的地方。
  而他们是往小卖部拐角进去了。
  孟警官说,拐角进去有几个小村落,交通都四通八达,进去了的话,也很难找。
  最怕的是已经开去别的地方。
  事不宜迟,我们马上往里边找,进了山间里,我们连夜沿路问村民。

  因为穿着警服,村民们也都很配合,在第二个村庄的小卖部,有一个村民告诉我们,他上后山放牛的时候,见一辆面包车就在那后山的已经废弃的采石场里。
  而且不止是他一个,还有村里的好多村民也都见了。
  采石场已经废弃了三年多,那里有几个废置的小平房,以前是采石工人们住的。
  我们马上让该村民带我们上去,村民上了我们的警车,带着我们上采石场。

  采石场的路不好走,坑坑洼洼,而且是往山上走,边边就是悬崖。
  孟警官很奇怪的说:“既然不是绑架劫持,也不是强迫**,那他们把人绑架来这个地方干什么?”
  大家也都想不出个头绪。
  我自己也不懂这几个犯罪嫌疑人到底什么目的。
  车子上了山后,开到山涧里,村民老伯告诉我们:“前面那里就是采石场,一直往上面开,直走就是了。”
  我们看过去,乌黑一片,看不到任何的星点。
  老伯突然问我们:“几位同志,你们是来找人的吗?”
  我刚要回答,看到前边山腰一道灯光亮了起来,是一部车子,接着开动,往另一边开。
  因为很远,我们是不可能追得上,而且看起来,他们像是看到了我们车子的灯光往他们的方向而去,所以才逃了。
  老伯告诉我们:“外面那一头,出去了就上了往河口和陈庄的路,都是好一点的路了。”
  “赶紧追上去!”孟警官下令。
  车子加油门,但这烂路,轿车只能晃悠悠的,开也开不快。
  我心里也要急死了,妈的这要让人跑了,我们又要追查到什么时候。
  孟警官掏出手机,说:“小令,我给河口派出所打一个电话,让他们派人堵车,你也给陈庄的派出所打个电话。”

  结果小令看了一眼手机说:“没信号!”
  我急忙也看手机:“没信号。”
  强行拨打110,勉强接上,可孟警官根本听不清那边说什么,而且110一直问,孟警官说的那边也听不清。
  车子开到了采石场,驾驶车子的警员踩着油门往前追。
  心细的孟警官说道:“不急,先下去看看情况。” 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
  车子开进采石场,灯光对着采石场的三排小平房。
  下车后孟警官下命令:“小张你和小令往那边一个屋子一个屋子的搜,我们这边。”
  几个人马上过去搜,我开着手机上的手电筒功能。
  搜了过去。
  搜到第四间屋子的时候,是反锁上的,我一脚踢开了门。
  手机手电筒往里边一照,一张简陋的石砖铺的床上,坐着一个女孩,手被绑在了床头,嘴绑着布块,唔唔的叫着。
  我照着她的脸,正是夏拉。
  夏拉被绑在床头,一脸恐惧的看着门口。
  我的手机手电光照在她的脸上,她也看不清门口踹门进来的是谁。
  我急忙走过去:“夏拉!”
  当她知道是我后,嘴里唔唔的喊着。
  我忙过去,解开了她绑在嘴巴上的布条,然后她哇的哭了出来。
  接着,解开了她身后绑着手腕的绳子,夏拉一下子抱住了我。
  我抱住了她:“没事了,没事了。”
  她兮兮惨惨的哭着稀里哗啦的,我安慰着她:“别哭了,没事了,你没事就好了。”
  我看看她,脸上毫无血色,看来吓得不轻,她断断续续一边哭一边问我:“你,怎么来了。”
  日期:2015-06-07 07:0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