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202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两百八十八,不需要别的服务吗?”
  我说:“我先问问,怎么那么贵啊。”
  她说道:“帅哥,要住宿,到车站那里住,这里住宿,是很贵。第一次来吧?”
  我撒谎道:“我刚来这里要进厂,还找不到我表哥,就来这里找地方住,我以为进巷子里,就便宜点,没想到那么贵。”
  “我们这里,不止是住宿,还有女孩子陪。懂不懂什么意思?”
  我假装不懂的摇头。
  “就是,有女孩子陪睡。”
  她从前台抽屉拿出一个ipad手指点了几下划给我看,一个图片一个图片的给我看,上面都是多少号多少号的女孩。
  穿着很性感的,甚至有一个,比谢丹阳还大还爆炸性。
  我咽了咽口水说:“原来是提供这些服务的。”
  她继续划给我看,说:“看上哪个?”
  我说:“都很漂亮,是多少钱呢?”
  她指给我看其中一个说:“这些女孩,价格都不一样。你要是钟点房,一个小时八十,住一晚两百八十八,这是住宿费。比如这个女孩,是要另外给钱,一个小时三百,过夜八百。这个比较漂亮,是大学生,还有厂妹,厂妹便宜一点,一小时一百五,过夜五百。我给你看看。”

  是漂亮,至于是不是大学生,谁知道。
  话说到处都在扫黄,为何这个地方还发展得如此欣欣向荣的。
  我问:“刚才进来的几个男的,他们点的是厂妹还是大学生?”
  她警惕道:“什么几个男的。”
  我说:“穿黑色衣服,头发都不长的。”
  她马上问:“他们?你认识他们么?”
  我摇头说:“不认识,就是想知道别人点的什么多一点。”
  她把ipad放下,然后塞进柜桶里,说:“你要是只住宿,去外面找。”
  看来她不回答我这个问题,那一定是认识那几个打手了,很可能那些打手本就是罩着这里的人。
  我指着阁楼上问:“我是想住啊,我也想有女的陪睡,可我总能问清楚吧,是不是在上面那里睡?”

  “是。”
  那个阁楼,就是旅馆房间,提供陪睡的地方。
  “你到底住不住?”她有些不耐烦了。
  我想了想,等我先把这些情况和贺兰婷反应一下再说。
  我说:“不好意思啊,我先考虑一下,我要是住,我也先要取钱,我不够钱。”
  她坐下,不再理我。

  我往里边继续走,真想翻过这个围墙看看。
  于是绕到了围墙的后边,然后我在一个围墙的角落矮处,垫着两块石头,跳上去抓着围墙边缘,往里边看。
  在围墙里边的阁楼前小院子,看到了刚才的一个穿黑色衣服男的,在抽烟打着电话。
  我用力往上爬,手却一滑,啪的掉下来,叠起来的两块石头也摔了下来,发出了很大的咕噜声音。
  然后,听到了大门开的声音。
  我急忙顺着后边跑,绕过了两条很小的巷子,钻啊钻,看身后,没人追来,这真是各条小巷四通八达,想找回那条大街,站在一条条四通八达的巷子里,我却不知道往哪儿走。看着头上,我往天空最亮的那个方向走,好不容易找回了那条大街。
  我出了外面,这地方,红灯区,开着特殊服务的店,请打手看着,还不知道除了提供特殊服务,他们还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如此猖狂,为何没人管?
  出了到那个银行,我到了刚才和谢丹阳分开的地方,却不见了谢丹阳。
  不是叫她等我吗,跑哪儿去了?
  我拿出手机,给她打过去,提示的是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候再拨。

  我的心一沉。
  这么一段时间,我去了大概半小时,谢丹阳到底去哪儿了。
  不可能先回去,回去的话,她不会不给我电话。
  我慌了,是因为我想到了不好的事。
  第一次被打手们在这个镇上打,第二次是被打手们绑架。
  谢丹阳都在,难道说打手刚好出来遇到了她,抓她走了?
  有可能。
  被抓去了,能干嘛?
  像谢丹阳这么性感漂亮的大胸女,被抓去了,还能干嘛?凌辱是少不了的。也许还会囚禁起来,拿来接客。
  我是真慌了。
  我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又打了电话过去。

  还是无法接通,我急忙发短信给她。
  无法接通。
  我突然想,对哦,谢丹阳带手机出来了吗?
  拿着手机站着发呆想着该怎么办时,有人从身后拍了我一下。
  我回头过来。
  正是谢丹阳。
  我抱住了她:“你去哪了你!”
  “怎么了?我见你去那么久,我就去旁边超市看看买东西了。”谢丹阳在我怀中,不明就里。
  我放开她,说:“还以为你被人家给拉去,拉去卖了!”
  谢丹阳推开我:“你让我等那么久,你说去一下子,我只能去逛超市,你找不到我你还怪我。”
  我抓住她的手,说:“我不怪你,怪我好吧,对不起啊。可我回来了找不到你,我是真的担心你被抓去卖了。”

  “卖什么卖呀谁抓我?”
  “卖什么?卖身啊你还能卖什么。”
  她掐了我一下说:“为什么去那么久?”
  我说:“见那些人进了一个院子里,里边好像是淫窝,专门拐卖你这么漂亮的女孩进去卖的。”
  “你说真的?”

  “废话,我说的当然是真的,你也不想想看,这里那么多的红灯店,那些人就是打手,管着这些店的治安。”
  “你跟着他们去看,是想报仇吗?”
  “报仇,我没那么大的本事。我们回去吧。”
  拦了一辆计程车回去。

  在车上,我要抱她,她推开我:“干嘛,想吃豆腐?”
  我拉住她的手,她也不给我牵了,这谢丹阳,的确是让我无法读懂她。
  侧面看,尤其是在车里看,谢丹阳更是迷人,胸脯高高,鼻子尖尖,长睫毛。
  “看什么?”她问我。
  “看你漂亮。”我说。
  “有多漂亮。”

  “不知道。”
  “你跟着那些人,你想报仇吗?”谢丹阳问。
  我低头,沉默了一下。
  然后说:“谁不想报仇呢,你想我以德报怨吗?”

  孔子说,以德报怨何以报德。
  普京大帝说,被欺负的时候,就该第一时间反击,我也想反击,可我没那个能量和那个本事。
  我也只能憋着忍着。
  谢丹阳轻轻说:“每次我看你都是只有被打的份。”
  我也不生气,说:“那是因为有你这么个累赘,如果不是因为有你在旁边,我早就,跑没影了。哪还能站在那里傻傻的被他们这么殴打。”
  谢丹阳笑了起来,笑过后拉着我的手说:“对不起嘛,是我的错了。”
  我握住了她的手:“其实这不能怪你,怪我自己太帅。我为什么那么帅遭人嫉恨,难道这是上天的安排?”
  “你还要不要脸。”
  “嘻嘻。”我在她小蛮腰上捏了一下。
  她呀的叫了一下。

  司机回头过来看看。
  她也掐了我一下说:“怎么那么讨厌。”
  “还有更讨厌的。”
  我的手就要往她那如王x丹妮般的大胸上蹭。
  她抓住我双手,放下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