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22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平壤的进攻,日军采取了“分进合击、四面包围”的战术。进攻兵力共分四路:由大岛义昌少将率混成第9旅团3600人自汉城出发到达大同江南岸,以牵制、吸引清军;第5师团本队5400人由师团长野津道贯中将率领,自汉城发兵进攻平壤西南面;由陆军少将立见尚文率领第10旅团2400人亦由汉城出发渡大同江绕攻平壤东北;元山支队4700人渡大同江进至平壤西北切断清军向义州的退路,并与第10旅团一起担当平壤北面的攻击。

  从总体战役形势来看,可以说清军并不具劣势,甚至可以说是旗鼓相当。
  第一,清军驻守平壤的总兵力计步、马、炮约15000人,拥有野炮4门、山炮28门、速射炮6门。日军参战部队16000余人。按照进攻部队一般要2-3倍于防守部队的原则,清军防御部队明显居于优势。
  第二,平壤地势险要,易守难攻。
  第三,清军贮存有足够全军一个月食用的军粮,弹药、武器都很充足。日军几路部队只有几天的给养,往来的告急电报中甚至出现“除粗米饭外,副食毫无,仅以一匙之盐,供数日之食”的字样。
  第四,清军以逸待劳,日军劳师远征,长途奔袭1000公里,已成强弩之末。

  第五,朝鲜官民也大力支持清军。清军入驻平壤后,朝鲜居民“箪食壶浆,馈遗不绝”,积极协助清军作战,连在汉城被日本扶持的大院君傀儡政府也暗中向清军传递情报。清军可谓占有人和之利。与清军相反的是,日军所到之处,朝鲜居民纷纷躲避,被强征的劳役也寻机逃跑,甚至还不断袭击行军中的日军。
  面对日军的四面来袭,叶志超严令各军坚匿平壤,龟缩不出。日军则利用清军收缩的有利时机从容完成了对平壤城的包围。9月14日,平壤战役率先在城北打响。清军初战不利,退入城内。
  仗还没真正打起来,叶志超已经是惊慌失措。当天晚上叶志超也不喝酒了,开始组织召开军事会议,会议一开始老叶就提议弃城逃跑。当时有赞成的,也有反对的。总兵左宝贵坚决反对逃跑,恳请叶志超“同心合力、共济时艰”。为了防止叶志超逃跑,会后左宝贵甚至派出亲兵暗中对之进行监视。
  9月15日,为了便于就近指挥,明治天皇宣布将战时大本营从东京前移至广岛。

  也就在这一天的清晨,日第一军按计划发动总攻。战役在三个方向同时展开,那就是大同江南岸战场、玄武门战场和城西南战场。
  晨3时,日军第9混成旅团首先向大同江南岸清军发起进攻。清军分兵抗拒,重创日军。日军中、右两队司令官武田秀山中佐和西岛助义中佐拼命督战,攻陷了左右两翼的堡垒。但随即遭到清军的步炮协同夹击,毙命官兵140余人,伤290人,旅团长大岛义昌少将也被击伤。
  玄武门为主攻方向,因此日军集中了优势兵力,由立见尚文少将的第10旅团和佐藤正大佐的元山支队担任主攻。晨8:30分牡丹台陷落。正在玄武门指挥作战的左宝贵见牡丹台失守,“知势已瓦解,志必死”。为表示誓与平壤共存亡的决心,左宝贵换上了御赐黄马褂,亲燃大炮连发36弹。混战中左宝贵身中两枪仍不退却,最后不幸中炮牺牲。午后14时,玄武门被日军攻陷。日军乘势向城内推进,遭到清军的奋力抵抗后只得退守玄武门。

  在城西南战场,野津道贯亲率日本第7师团本队于晨7时从平壤西南用炮火掩护实施步兵冲锋,清军马队迅疾进行反击。战至中午,野津道贯见难以得手下令暂停攻击,退回原驻地。

  午后14时,平壤三个战场的基本形势是:大同江南岸战场马玉昆所部毅军击退了日军的进攻,略占上风。西南战场胜负未分。只有城北玄武门失守,但日军尚未入城,战场处于僵持状态。对清军来说战事犹有可为。当时平壤开始下起大雨,日军冒雨露宿,处境极为困难。
  但玄武门的失守以及左宝贵的阵亡使得清军主帅叶志超魂飞魄散。他立即与众将商议决定弃城逃走。众人之中除了马玉昆提出异议之外,其余皆赞成叶志超之议。下午16时,叶志超打出白旗表示停止抵抗。日军料定清军夜晚必北逃,便在清军可能经过的路线上预先设下伏兵。
  9月15日夜8时,清军开始撤退。俗话说兵败如山倒,撤退的清军很快变成溃军,随后就一窝蜂地进入日军预先设定的伏击圈,遭日军枪炮袭击,死尸遍地,血流成渠。仅仅一夜之间,清军逃跑路上被击毙者达1500多人,另有683人被俘。清军被日军俘获的军火、弹药、粮食及其他各种物资不计其数。平壤日军本来只剩下两天的补给,叶志超的逃跑使得日军获得了足足一个月的粮草弹药。
  9月16日晨,日军元山支队和第10旅团跃马而入平壤城,山呼天皇万岁。城中不仅已无清兵一兵一卒,当地朝鲜居民也纷纷逃散。
  逃离平壤之后,叶志超的“跑跑”能力得到了尽情的发挥,马不停蹄一路狂奔五百里,过顺安、肃州、安州、义州等地均弃而不守。安州有清兵马步军八营可以接应,聂士成劝阻叶志超“安州地备险奥,可固守”,惊魂未定的叶志超根本听不进去,脚步不停直奔鸭绿江。21日,叶志超率残部“渡鸭绿江,入边始止焉”。到9月24日,驻朝清军全部退入中国境内。日军一路高歌猛进,完全控制了朝鲜半岛。

  恬不知耻的叶志超竟然还向朝廷谎报“敌军有三四万之众,苦战五昼夜,弹尽粮绝,退出平壤”。清政府一度听信了叶志超的虚假战报,甚至还降旨慰勉。之后真实情形被揭露,清廷震怒,11月21日下令将“叶志超先行革职,以肃军纪”。1995年2月18日,叶志超被判斩监候,秋后处决。后赦归家乡,1899年病死,——死不足惜。
  一跑牙山,二跑平壤。按道理老酒(笔者自称,下同)“十大跑跑排行榜”应该赏给叶志超一个位置,但甲午战争发生的年代早了一点,加之名额有限,宝贵的位置不能给你,请老叶原谅则个。
  清军另一年近60的老将卫汝贵以“临敌退缩,以致全军溃败,克扣军饷,纵兵抢掠”的罪名被处斩于北京菜市口。日军曾经缴获了卫汝贵的一封家信,信里卫汝贵的老婆说:你从小打仗,现在官也不小了。咱家里钱也不少,你年龄大,要注意保护自己,遇到打仗别往前边去。后来这封信的内容被作为反面教材写入了日本的教科书。
  在平壤战役中壮烈殉国的回族将领左宝贵被光绪帝追赠太子少保衔,赐谥号“忠壮”。
  9月16日,日本明治天皇赐谕嘉奖平壤大捷。日第一军继续向前推进,前面就是鸭绿江,江对面就是大清国的国土。
  当年踌躇满志的枭雄丰臣秀吉梦断于此,这次的日本人可不想就此打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