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19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显然这时候再用“协助平叛”的借口已不成立,日本马上找到了新的理由,要帮助落后的朝鲜进行内政改革,同时还真抛出了一个改革方案。驻朝日军已经接到了日本外务大臣陆奥宗光的指示,想尽一切办法促成中国和日本的直接冲突。
  在这样的形势面前,通常情况下是军人主战,政府特别是外交官会冷静地寻找更多的解决途经。陆奥宗光这种急不可耐要求开战的态度,也只有太平洋战争开战之前的松冈洋右可与之媲美。
  还真别说,这个身为外务大臣的陆奥宗光还真有做军人甚至是特工的素质。早在6月22日,陆奥宗光就向中国驻日公使汪凤藻提交了一份长篇外交公文,特意让自己的翻译译成中文后送达中国使馆。公文中陆奥宗光故意提出很多汪凤藻权限内无法答复的问题。愚蠢的汪凤藻果然上当,第二天就将这篇公文用密电的形式发回国内进行请示。日本军信课长佐藤爱磨第一时间就截获了这封电报。经过一番并不复杂的比对,断定其内容就是陆奥宗光交给汪凤藻的那封函件,从而摸出了大清电报密码的排列规律。

  蒙在鼓里的清政府仍然在使用这套密码。8月1日宣战之前还以密电的形式再次向汪凤藻拍发了宣战文书。日本根据先前找到的规律,结合截获的电文以及随后公开发表的宣战书进行对照,发现结果竟然完全一致。日本情报部门立即开始破译截获到的大清国军政电文。大清也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密电已经完全被日本破译。
  戏要做就做足。后来日本在中国第二个议和团张荫桓和邵友濂抵达日本请求和谈时,还装模作样地强烈要求两人必须交出电报密码才能向国内发报,让中国确信自己的密码安全无虞。就这样,战争中大清的作战计划、兵力调动以及今后谈判中的底牌对于日本已毫无秘密可言。就像打麻将,你牌都铺开来打,还赢个鬼?
  战后,日本授予立下大功的佐藤爱磨三等勋章和大笔奖金。佐藤爱磨有个儿子叫佐藤尚武,后来曾官至日本外交大臣。值得提出的是,在本文即将结束之时,就是这位时任日本驻苏大使的佐藤尚武,从苏联外交人民委员莫洛托夫手中接过了苏联出兵东北的对日宣战书。
  书归正传。此时着急的除了陆奥宗光,还有在“甲申政变”中表现优异被日本人恨之入骨的袁世凯。在日军优势兵力的步步紧逼之下,智略过人的袁世凯也没了招数。他只有一次又一次给国内发电请求增援。在一封电报中袁世凯甚至用上了近乎粗鲁的语言:朝鲜就像我们的老婆,现在正在被人**,“急呼本夫,争无力,坐视情何以堪”。可是本来就不想打仗的李鸿章依然按兵不动。焦急的袁世凯只有装病于7月19日秘密回国,沿途还受到日本人的多次追杀。

  李鸿章的心思是,这个节骨眼上要尽量避免与日本的冲突,无论如何让老太太过好生日再说。为了达到避战的目的,李鸿章积极请求英、俄两国进行调停。

  此时的英、俄可以说各有各的小算盘。英国为了维护其在华利益,想方设法阻挠俄国势力南下,因此企图利用日本以孤立俄国。开战前夕的1894年7月16日,日本驻英公使青木周藏与英国外交大臣金伯利伯爵在伦敦签订了《日英航海通商条约》,英国不但满足了日本多年以来提出的修改不平等条约的要求,也表明了不支持大清、不干涉清日开战的态度,一定程度上等于倒向了日方。
  至于俄国就更不用提。对大清和日本都没不怀什么好意的俄国正想借机削弱双方,以便“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实现其下一步在远东扩张的目标。表面上俄国似乎在积极调停,但暗中却唆使日本不要撤兵,恨不能双方马上打起来。
  得到了英、俄默许的日本态度开始更加强硬。7月20日,日本向朝鲜发出最后通牒,要求朝鲜在48小时之内对日本提出的改革方案进行答复,改革的主要内容包括“实行新政、废除与大清签订的一切条约、令清军全部撤走”。在未得到答复的情况下,7月23日日军悍然闯入皇宫劫持朝鲜国王李熙,“请”出李熙的父亲大院君“重出江湖”组织傀儡政府。7月25日,朝鲜“新政府”发布公告:废除之前与清政府签订的一切条约,不再承认与大清的宗藩关系,要求在牙山驻扎的清军和丰岛海面上的北洋水师舰只立即撤离,授权日本驱逐在朝鲜的所有中国军队。战争至此已不可避免。

  面对如此的公开挑衅,即使是要过大寿的清廷也已忍无可忍,光绪帝严令李鸿章立即备战。主战派的帝党甚至叫嚣:“除了千分之一的极少数人之外,其余九百九十九人都坚信大清国可以打垮小日本。”迫于压力的李鸿章也开始在7月中旬开始增兵入朝。
  日期:2015-07-30 00:24:07
  1.2.4 丰岛海战

  增援刚开始还算顺利。由马宝贵率领的6000人、马玉昆率领的2000人先后由旅顺登船,在大东沟登陆后直奔平壤。左宝贵和聂桂林的6000人、丰升阿的1500人也跨越鸭绿江从陆路入朝。四路大军陆续在8月上旬进驻平壤。
  李鸿章当然不会忘记驻守在牙山的亲信叶志超。牙山靠南,走陆路太远,交通也不便利,只能通过海上增援。到了真正要使用的时候李鸿章才忽然发现,大清竟然缺少运兵船。无奈之下只好让江自康带领2500人租用英国轮船“高升”、“爱仁”、“飞鲸”号前往牙山。担任护航的就是北洋舰队“济远”、“广乙”和“威远”三艘战舰。
  本来丁汝昌的意见是由北洋舰队集体出动护航,但一心避战的李鸿章害怕出动这么大的兵力会刺激日本人,所以只允许派这几艘舰去。牙山的复杂地形并不适合部队大规模登陆,因此增援部队先后分三批出发。
  凡是有中国军队与敌交兵的地方,就不会少了这样两种人:一种叫“汉奸”,一种叫“跑跑”。李鸿章的外甥张士珩当时是天津军械局的总办,其家中的书吏刘树芬早已被日本间谍石川伍一重金收买。石川从而刘树芬处获得了大清舰队增援的详细情报并立即电告日军。随后石川和刘树芬被抓获并斩首。
  得讯后的日本联合舰队马上派坪井航三海军少将率领第一游击队“吉野”、“浪速”、“秋津洲”三艘快速战舰出海拦截。7月25日清晨,日本舰队来到了牙山湾之外。当时的丰岛水域天气晴朗,万里无云,海上能见度良好,正是交兵的好时机。间谍和汉奸的情报异常准确,日舰很快就发现远方有两艘军舰冒着黑烟缓缓驶近,——这就是北洋舰队的“济远”号和“广乙”号。

  本来是三艘护航舰只,护航编队司令方伯谦发现“威远”号速度太慢就安排其提前返回。方伯谦在“爱仁”、“飞鲸”号卸载完毕之后,准备回头去迎接第三艘运兵船“高升”号。意想不到的是,一出牙山湾就迎头遇上了三艘日本军舰。当时双方的实力对比是:
  清方:
  “济远”,2300吨,速度15节,最大舰炮为210毫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