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信调戏班主任,发现了她的隐私,我震惊了》
第300节

作者: 肤浅失眠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是表姐。

  我这个时候才注意到,不仅是表姐,武舞小ShaoFu也在。
  而我因为做了那个梦的关系,满头大汗,武舞拿了个温热的湿毛巾,给我擦了擦。
  看到武舞小ShaoFu就在眼前,我才发现原来之前的那是个梦,并不是真实的,小ShaoFu就在旁边呢,哪里会离开我?
  不过,表姐的问题我是不好意思回答的,我总不能说我做了个梦,要结婚了,武舞小ShaoFu突然来把我从婚礼现场带走,草,说出来太狗血了!
  我就笑了笑,说就是做了个梦,没什么。

  接着,我就看到我的病床周围有呼吸机啊其他的监护仪之类的各种仪器,再看了一下病房周围的情况,我就知道自己在一间独立的ICU病房,一般情况下,ICU病房是不准家属进入的,不过表姐她们关系硬,可能不放心我,所以都进来看着我。
  接着,表姐就给我说了一下我的伤势,身上一共挨了十多刀,其中有四刀的伤口很深,不过,最伤的还是大腿上的那四刀,其中有一刀还戳破了大动脉,流了不少血,严重失血,说要是再来医院来迟一些,说不定就救不活了。
  至于我拔掉的指甲,表姐说医生说了,甲床还在,还会生出来的,只不过新生的指甲生长缓慢,要想完全长出来,至少需要三个月左右的时间,这三个月内,我要注意指甲上的卫生。
  我知道,自己有罪受了!
  没有指甲,随便碰到肯定都疼得要命!
  还有,现在的我由于背部,胸口位置,肚子上,还有手臂,大腿上都有伤害,所以躺在病床上的我无时无刻不感受到身体上传来的痛楚,不能乱动,只要动了下,碰到了伤口就疼得我直吸凉气。

  现在我醒了,麻药过去之后,更是疼得厉害。
  武舞帮我擦汗的时候,可能是感受到了我疼得厉害吧,就去喊了医生,问能不能给我点止疼的药或者打一点止疼针,后面是一个护士进来帮忙给我吃了止疼药,慢慢的等药效来了后,我身子才稍微舒服了一点。
  我醒来的时候是早上的九点左右,表姐是十一点左右离开的,离开之后,照顾我的便是武舞。
  武舞坐在病床旁边,问我想吃点啥,她给我去买,我告诉她肚子不饿,想抽根烟压压惊,武舞说医生说了,不准抽烟,说着还瞪了我一眼。
  我苦笑,给她说我烟瘾不大,不过这个时候就想抽一根。
  武舞看了看我,说等着,然后她就离开了。

  不一会她回来了,给我买了烟,是七块钱一包的红河,我好像给她说过喜欢这种烟,够劲,没想到她都记得呢,我心里有些感动,她给我点烟的时候,我让她把过滤嘴掐掉,她也照做了。
  她放在自己嘴里点燃后,帮我塞进嘴里,我狠狠吸了一口,感受着烟雾从肺部流过的感觉,忍不住说了声爽!
  我吸了几口烟后,发现武舞看着我的眼睛红红的。
  看到她这样子,我挺蛋疼的,我见不得女人哭,就赶紧说:咋的了这是,我这不是活得好好的么?
  武舞红着眼睛狠狠的瞪了我一眼,说:在山顶上的时候你还逞能要拍照,昨天把你送来的时候,医生说要迟来几分钟,你就救不活了!
  我嘿嘿了声,问她说昨天帅气不?
  武舞嗯了一声,说:帅气!
  我苦笑了下,说:帅气是帅气,但以后恐怕就丑了,等我的伤好了之后,前胸后背,肚子,大腿浑身都是伤痕,不知道有没有啥祛疤产品有效,要是一身的伤这么丑,肯定娶不到老婆。

  武舞痴痴的看着我,说:瞎说,小Qing人,你听说过没有,男人的身上的伤痕就是他的功勋章,女人见了不会觉得丑,反而会觉得够爷们,对她们很有吸引力的。
  听到武舞的话之后,我情不自禁的想起了我爸,我对我爸最深的记忆,不是他教我下棋,也不是他对我管教严格,而是他伤痕累累的身体,记得那个时候,每次我妈见到我爸身上的伤痕的时候,她眼神里都是心疼。
  我不知道我爸经历过些什么,但我知道,现在我身上的这些伤,比起我爸爸那些来,什么都不算。
  想了想,我就和武舞开玩笑,说:我身上的伤痕能吸引你不?
  武舞认真的看着我,说:小Qing人,你说呢?

  我说:没受伤之前你都一直不跟我啪啪啪,现在受了伤,估计以后见了我身上的伤痕都恶心,更别说啪啪啪入党了,对了,你婆婆到底啥时候出远门啊,你这都忽悠了我都快半年了!
  武舞可能是见我还能和她说这种话吧,所以眼神里的担忧减少了不少,风情万种的瞪着我,说:你要啪啪啪行啊,要不要我现在把病房门关起来,咱们现在就玩?
  我大怒,说:之前你不说,老子现在心有余力不足!
  武舞哼了声,说:那你就别想,都两点多,饿了吧,先吃点啥?
  我给她说喝粥。

  接着武舞就去外面给我买粥,回来的时候也是她喂我喝的,可能是吃饱了,还有吃了止疼药的关系,我就感觉有些困,武舞就让我睡,她说她不吵醒我。
  我就闭上了眼睛,没一会就睡着了。
  武舞一直坐在床边看着我,在我睡着了之后,她站起来轻轻在我嘴唇上啄了一口,柔声呢喃:小Qing人,不管我们将来能不能在一起,你都是我这辈子最爱的男人,就爱你一个。
  我并不知道在我睡着的时候,武舞给我说的那番心理话。
  我只知道等我睡醒睁开眼睛的时候,武舞还坐在病床前看着我,过了一会表姐也来了,她从家里亲自熬了鸡汤喝粥过来,带足了分量,够我和武舞一起吃。
  吃完后,表姐和武舞都坐在病床前,陪我聊天。
  她们也不敢说啥笑话,怕把我笑得伤口撕裂,不过说的都是一些轻松的话题,大约十点钟的时候,武舞就手机就不停的响了起来,每次响起来之后她都挂断了电话。
  这么连续了三四次吧,表姐就开口,说:小舞,你回去休息吧,张成这,我守着就好。

  武舞摇头,说:不,我也在这里守着他。
  表姐眼神复杂的看了武舞一眼,说:小舞,你要再不回去,估计你婆婆就会把电话打给你父母了,你真想跟她闹?你赶紧回去吧,这里我看着,没事。
  听着表姐说的这番话,我就知道肯定是武舞那个婆婆在催她回家了。
  其实我特别希望小ShaoFu能守在我身边,表姐和她都是大美人,一个风华绝代,一个妩媚风情,一起守着我看着也养眼啊,武舞那个婆婆管得可真多, 草,不过,站在武舞婆婆的角度,她儿子在这么远,儿媳武舞生得这么漂亮,怕被其他男人勾走了,催得紧,也正常。
  我也不希望武舞因为我的关系,和婆家闹僵,就给她说回去吧,我身子好着呢,明天来看我就好。

  武舞最后听了表姐和我的劝说,看了我一眼要我好好休息,就回去了。
  武舞离开后,表姐把病房的门关起来,坐在我病床前,有些心疼的看着我,说:伤口疼不?
  我嗯了声,点头说:姐,我撑得住。
  表姐看着我,叹了口气,说:现在知道我为啥要不停的让衣冠 禽兽训练你的原因了吧,随着你的长大,仇家对你越来越视为眼中钉肉中刺,他们怕你长大了报复,肯定想斩 草除根,所以未来你遭遇这种事情可能会更多,遇到的杀手也会更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