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201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买!来来来,你给钱。”
  她倒也大方,掏出钱就给我买单。
  出了书店后,我笑嘻嘻问她:“那等下吃饭你是不是要请我?”
  “无耻。贪得无厌。也难怪你有那么多女人还不知足。”

  我大声道:“谁说我有那么多女人了?”
  她靠近过来:“你是觉得我不知道?”
  我出了门后,把帽子戴上,说:“一定是徐男跟你说的,对吧?她就瞎扯,胡扯八道,唉,谁叫我长得帅,连徐男都嫉妒在背后中伤我。”
  她不理我,径直往前走。
  “在哪啊?”我问。

  “一直走就是。这个镇不就这一条街,还能去哪。”
  走到之前被揍的地方,我看看,四处望望,说:“你还是也把帽子戴上吧,两下被上次那些人出来打一顿,可吃晚饭都不安心。”
  她也把帽子戴上,然后带我到了一家四川香锅店。
  香锅店。

  点了一个鸡煲,点了一些配菜。
  我要了一小瓶白酒。
  的确味道不错。
  旁边一桌客人过来,有些人看过来都是看她胸的,然后再看脸。
  我说:“其实不是说我跟你出来就倒霉,而是你太漂亮,招苍蝇,他们都以为我是你男朋友。这么漂亮胸那么大的女朋友配一个那么平凡的男朋友,心里不平衡啊,都在骂好白菜都被猪拱了。越想越不平衡,干脆揍我出气。”
  谢丹阳说:“钱进那次,是我的原因,可别的时候可不是我,那是别的女人了。你为了女人招惹了不少男人吧。”
  她这么一说,我想起来,的确是啊,为了女人我是得罪了太多的所谓情敌了,竞争惨烈,一般男人竞争女人有三种方法,一种是抬高自己抢到女人,一种是把情敌踩下去,第三种方法就是前两种方法一起用。
  其实为了得到想要的东西把别人踩下去,也无可厚非,毕竟嘛,弱肉强食丛林法则,可使用阴损招数犯罪手段,确实就无耻了。
  不过人类便是如此,这是人性,管你什么手段,牢里那么多女人也都如此,为了拿到想要得到的东西,哪怕是犯罪,什么手段都只是一个过程,目的就是为了得到。
  吃完了后,她起来去买单,我当然不能真的要她买单,我抢着买单了。

  我说:“跟你开玩笑的,哪能次次让你买单,你就是愿意,我都不好意思啊。”
  “一顿饭也花不了什么钱啊。”
  “呵呵是啊,要不你包养我,然后你买单,我不抢。”
  “我包养也不包养那么丑的。”
  “你整天说我讲话难听,你说的也好不到哪里去。”
  两人出了火锅店,我又戴上了帽子:“拦的士回去吧。”
  “走走吧,吃了好饱。”
  “要不不回去了,刚好喝了点酒,饱暖思淫欲了,去开房如何?”
  “不奉陪。”
  我其实也难以理解谢丹阳如何看待我和她之间的关系,说是情侣吧,又不是。

  说不是情侣吧,睡也睡了虽说没有搞,她也没给我搞,但是她帮我手动挡了,在她心里,到底如何看我和她之间的关系的。
  百思不得其解。
  那就走走吧,走去那条红灯街,看看是不是有认识的那群人。
  我要她也戴上了帽子。
  沿街走下去,谢丹阳是为了逛街,看看这个看看那个,而我是为了看人。
  到了那条红灯街前,谢丹阳一看就知道是什么了,说不往下走了。

  我说我想走下去看看,因为我觉得那些帮钱进绑架我们的人,很可能就是跟上次在这里打我的人是一伙儿的。
  谢丹阳问我你怎么会那么觉得。
  我当然不会说是康雪说的,就说:“你看吧,上次打我的那群打手,和绑架我们的那一群,看来都差不多吧,短寸头,身材基本都差不多。”
  “是挺像。”
  我就扯着她往下面走了。

  见一个白头发的老头,路过一家发廊店,发廊店前一个迎冷风接客女打扮得妖妖艳艳,扯着白头发老头进去,白头发老头进去,出来,又被扯进去,然后他又出来,我和谢丹阳就站在那里看。
  谢丹阳说:“打赌,他一定会进去,不过是不好意思。”
  我说:“看这老头,戴着眼镜,斯斯文文的,学者或者老师退休,肯定不会进去。”
  “那我们打赌呀。”
  “行,两百块。”
  第三次被扯进去后,老头就不出来了。

  谢丹阳笑了:“给钱。”
  我郁闷的掏出钱给她:“你怎么那么肯定老头进去?”
  “看他出来的时候,就不是很坚决,装的,装的迫不得已被拉进去出不来。这种男人最虚伪,比直接冲进去的还虚伪。”
  想来,我还是学心理学,也学过肢体心理学,但是女人天生有观察肢体语言的能力,比男人强十倍。

  我说道:“还是你厉害。”
  突然见也是那家店过去的两个门店,有几个人穿黑色衣服牛仔裤走过来,我急忙对谢丹阳说:“谢丹阳你看看看那个,那几个黑色衣服,短寸的,后面那两个是不是很眼熟。”
  谢丹阳看了一下,说:“是,就是面包车上压着你的两个男的。”
  “果然。”
  绑架我们的人,和打我的人,是一伙儿,康雪说的是了,不然他们怎么那么巧出现在这里。
  康雪竟然还有黑社会背景。
  我拉着谢丹阳到了银行的角落,看着那几个打手,他们走过几个店后,进了一个小巷子里。

  我急忙过去。
  谢丹阳拉住我:“别去了!”
  我说:“我要看看,他们到底什么来头,是干什么的。”
  谢丹阳担心道:“你等下被发现了,就麻烦了。”
  我拿开谢丹阳的手,把一袋书给她拿,说:“你等我,我去去就来,我就看看。”

  “哎呀你别去了!”
  “怎么了担心我被打死吗?”
  “说了不要去。”
  我跑过去了。
  跟着进去了小巷子里边,巷子不大,宽两米左右,很长,头上写着什么什么旅馆什么住宿,电话什么的。
  穿进到最里边,到了一个楼阁前,还有一家一家的旅馆和发廊。
  这些挂羊头卖狗肉的,全都是红灯区。
  顺着看上那个关着门的阁楼看上去,是一栋三层的小楼,阁楼上,似乎就是旅馆的房间。
  我过去,在登记处那里,问那个妆画的很浓的女人:“请问,这里是住宿的吗?”

  “住宿?要住宿也可以。”
  要住宿也可以?
  这话意思岂不是旅馆不是纯住宿的,那就是主要目的是提供客人嫖宿的。
  我问:“是啊,就住宿,多少钱一晚。”
  日期:2015-06-06 09:1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