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99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听得斜着头到旁边,真想骂她一句狠毒。
  毛人凤估计都没这招吧。
  我哦了一声说:“康姐高明,康姐你真厉害,你以后要教我多一点这些知识。”
  很快进了监区。
  在狱警的带领下,我们走向109监室。
  还没到109监室,就听到了109监室里边的尖叫声,我和女狱警急忙疾步走过去。
  果然是109监室,打了起来。
  康雪拉住了我和女狱警,我急忙问:“指导员,打起来了我们不过去看看吗?”
  指导员说道:“先让她们打完。”

  “为什么?”
  “不为什么。”
  我心急如焚,这康雪,怎么能如此草菅人命,那边打架喊叫哭声连绵不绝,而她在这里悠然自得。
  我受不了,跑了过去109监室门口,里面乱成一团。
  “住手!”我大喊道。
  里边的七八个女犯扭打到了一起,看起来是五六个打其中两个。

  “都给我住手!不住手扣分!”
  她们住手了,都站好了起来,对她们来说,扣分比什么都可怕。
  很多女犯因为打架,被重罚,也许就这么一年的努力结果的分数,都会被废了。
  所以她们最怕的,就是扣分。
  都站好了。

  监区的女犯们大都认识我,不是第一次见,所以不会有像以前刚来时候的骚动。
  大家都在看着我。
  我骂道:“打什么,打什么打!不好好呆着,想进禁闭室是吧!”
  两个女的被打在地上,慢慢的撑着爬起来。
  这一幕,让我想到曾经薛明媚和骆春芳。
  康雪踱步走过来,看着监室里边,问:“怎么了?”

  地上那个女的爬起来,告状说:“康指导,她们几个一起打我。她们不听我的话,就是不听上面的话,还联合起来对付我。”
  康雪笑眯眯问:“她们不听上面的话?039,我看是你不听话吧。”
  039是她号码的尾号,她急忙道:“康指导,我平时你要求我做的,我都很努力,可现在她们反了!”
  “是你反了吧,两个月的监室长,钱我没看到。实话说吧,我已经吩咐下来,让230代替你,你已经被撤了。”
  她央求道:“康指导!我最近手头紧,能不能宽限一个月?就一个月?”
  “你10月份说11月份给,后来拖来拖去,越拖越多,我已经对你失望。我还没问你,订报的钱,在哪?”
  她抽泣道:“我老公病了,钱我给了他去看病,过一个月,我们拿到买房子的钱,就给你还上。”
  康雪叹气着说:“039啊039,我已经给了你两次机会,你不是你儿子病了,就是你老公病了,要不然就你妈妈病了。我已经对你没有了耐心,你知道欺骗我的后果是什么吗?”

  “康指导我会还上的,你相信我!”她央求道。
  康雪冷冷的看着她,她几乎要跪下来求,康雪对230说道:“你以后,做监室长。记得月底我要看到报钱。你们记住了,230就是你们的新监室长,不听话的,扣分。闹事的,关禁闭。不配合的,自己看着办。”
  “是。”里面几个传来蜜蜂一样小的声音。
  “230你出来一下。”
  女狱警开了监室门,230出来,康雪把她带到一旁,说道:“这039很不配合,让我很不高兴。不论是做监室长该上交的钱,还是订报的钱,你一定帮我要回来,一半归你。还有,如果要不到,下个遭殃的就是你。你当监室长的钱,第一个月就免了,下月初开始缴纳。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230表情怪异,说不上开心还是不舒服,说了声:“是。”
  我们回去办公室路上的时候,我憋了好久,问:“指导员,这监室长,一个月要交多少钱?”
  “我算给你听,人头一个一千,监室里如果十个人,就是一万。其中五分之四要必须上交是监室长该交的钱,五分之一是给监狱长的薪水。”
  “那这些钱,是强行勒索的吗?”
  “订报,有监狱报,每个月都要订,每天都有,每天都看。一人一千,就是订报纸的钱。”

  果然啊,不论什么地方,都能吸血。
  我说道:“那没钱的,怎么办?”
  “没钱,怎么可能没钱?只要在监狱里面劳动,每个月都能分到钱。”
  听着她那大言不惭没良心的话,我心里反感的很,简直是喝人血的吸血鬼。
  难道说,那屈大姐,是不是不愿意交这订阅监狱报一个月一千被活活逼死了?
  我问:“指导员,是不是每个监室都这样?”

  “监狱里,每个监室都这样。”
  “哦。”
  “这些钱,上交后,是这么分的。我们这边的是分到五分之三,下边的分到五分之二。例如刚才说的,一个监室如果十个人,一万块交上来五分之四就是八千,八千拿来五分之二分给监区的你们,是多少了?你自己算。”
  黑啊,黑心,狼心狗肺。
  我又问:“我也有份是吗?”
  “当然,你现在已经是我们的一员。小张啊,好好做,听话,有钱赚就行了,别想那么多,没事的。我去忙了,有事再找你。”
  “指导员再见。”
  看着她的背影,我傻傻的看着半天,太黑心了。
  她说的上边,是她和监区长这一层的,也许还有监狱长政治处主任那帮都有份。
  我边想边摇头,女犯们辛辛苦苦一个月像机器人一样的在劳动场和车间干活,得到的那么一点钱,还要交上去那么多,太黑太黑了。

  这几天,几乎每天都和指导员去监区一趟,跟着她学习做这些吸人血的事,犯罪违规的事。
  我成了指导员的走狗。
  她看起来对我的表现甚是满意,觉得我已经完全被她拉上了贼船。
  这天下午,我们又去了一趟B监区。
  那个109监室,230在监区狱警管教和监室其他人的帮助下,把109监室管的‘很好’,039鼻青脸肿的,被打了不止一次,也很听话了,吃下去的钱,也吐了回来。
  我问指导员如果她不把钱吐回来怎么办。
  指导员只说了三个字:弄到死。
  足以让我感到她的可怕。
  而且还是借用其他女犯的手弄死女犯。
  到了监区办公室,一直没发现我前边走着两个女的,当其中一个扭头过来看我时,我突然发现,是朱丽花。
  她是来巡查的,不知道她是刚才没看到我听到我们的声音回头,还是一直知道我在她身后,所以回头。
  我急忙拿着手上的这七本杂志藏在身后。
  她看看我也不说话,扭头过去走了。
  真是回眸一瞥百味生。
  可惜她是人家的女人了。
  你若回头就用眼神和我交流,无需太多的语言,用瞬间替代永久。当爱情经过的时候,我没有牵到她的手,梦在九霄云外的另一个宇宙,就仿佛美丽的石榴。当爱情经过的时候,我不知自己在梦游,到下一个路口,是向左还是右,有谁来为我参谋。
  当爱情经过的时候,我只抓到了她的衣袖,挥了挥让她带走了所有的云彩。
  她那回眸一瞥,好惊艳,朱丽花的确是个漂亮的女子。
  就这一刻,让我觉得我自己爱上了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