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95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接着生日蛋糕被服务员推进来了,切蛋糕什么的我已经快睡着。
  后来是被夏拉扶着出了KTV。
  接着不知怎么的,到了一家酒店。
  “你怎么样了你?”她问我。
  “我喝多了。好晕。”我两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她给我倒了一杯水,我喝了。
  “我问你个事呀,你有没有女朋友啊?”她突然问我。
  “有吧,好像没有。干嘛问我这个?”我有些晕沉沉的回答,李洋洋是不是我女朋友了?
  “我听我表姐说,你们监狱的漂亮的副监狱长,是你的女朋友?”她轻轻问。
  我们监狱的漂亮副监狱长?是谁呀?
  我问她:“你表姐说的副监狱长,是谁?”
  “我不知道呀。”
  我晕乎乎中想到,贺兰婷。

  是,她说的应该是贺兰婷。
  我有点醒神,她干嘛突然问我这个?
  回自己办公室之前,我又找了沈月。
  我问她什么时候搞什么文艺评选。
  她说明天,我说到时候通知我,我也去看看。
  她说好。
  其实我就是想去看看,有没有漂亮的女孩,也打发打发时间。
  回办公室的路上,脚软的我扶着栏杆往上走,刚好遇到指导员从下面上来。
  她手中拿着笔记本,看上去是刚去开会回来。
  她问道:“怎么了?”

  我边走边说:“喝多了昨晚。”
  “要不要帮忙扶你。”
  我靠在她身上,说:“那最好了。”
  她扶着我走上去,说:“是纵欲过度了吧。”
  “是是是,酒色过度,脚都软了。”
  她笑笑,说:“送你的酒,没喝完吧?”
  “在喝。”那个什么什么强身健体强鞭酒,我早就忘了。
  其实我不太相信那些能治什么那些不举之类,估计都心理作用罢了。
  要是让我相信吃伟哥能治那还差不多。

  我也没吃过,不知道吃下去会怎么样。
  如果没得发泄,会不会爆管而死?
  扶着我进了办公室后,她问道:“昨晚是不是和夏拉出去喝酒的?”
  “是的。夏拉没喝,我自己喝死了。”
  “夏拉是个天真的女孩。”
  我忙问:“指导员,我知道,可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我没有对夏拉有过什么不好的念头。”
  她却笑眯眯说:“小张啊,别胡乱想歪了,康姐的意思是说夏拉是个好女孩,如果你有意思,对她好点。”
  我强颜欢笑:“谢谢指导员,我配不上夏拉。”

  她来撮合我和夏拉?
  她明知道我私生活混乱,还把夏拉推来,这不要送羊入虎口吗?
  她装作要出去,然后又回来,看看我,然后问:“昨晚和你谈的事,你考虑得怎么样了?明天,记得,就明天,必须给我个答复。”
  “唉指导员,别那么急嘛,我好忙最近,能不能让我忙完选拔的事?”
  “选拔后,你能带走一大笔钱,是吧?”她突然说。
  我一激灵,想,是啊如果我要真的走,我也真是这么干,先拖时间不那么快回复她,到时候把选拔的事情忙完,带走一笔钱,老子不干了,带着这些钱去装逼去飞。
  康雪嘴一撇,咬牙了一下,狠狠说:“别想得美,记住,明天。如果不回复,我有办法让你离开监狱。你别想着那些什么钱,副监狱长帮你也没用。”
  “康姐,我其实都想的差不多了,没想过要走。真的,你对我那么好,我对你真是感激不尽,感激涕零。”
  “是吗?你的意思说你想好了?”
  “我也需要钱,我欠了很多钱,你知道的,我连你们捐款的钱都没还上。还有我在外面欠了很多朋友和亲戚很多钱。可是指导员,真的不会有事吗?”我要博取她的信任。
  “该说的我也已经说了。明天早上,记得到监区天台。”她出去了。

  “慢走指导员。”
  我要堕入火坑了。
  我终于要干这些事了,我以后要有好烟好酒,有很多钱了。
  可我不敢动啊。
  当天晚上,我晕沉沉的倒在床上,喝酒太多就是不好,一天都没回过神来。今早起来后,也没想那么多,直接就走出了酒店,那个夏拉和什么泡泡的在隔壁房间不在我也不知道。
  泡泡看上我?夏拉在胡扯吧,看上我什么?我在监狱里,那些饥渴的女人看上我,多漂亮我都不奇怪,但是在外面,我这个条件能有芙蓉这种看上我我都很庆幸了,还模特?夏拉就是在玩老子。

  早上,按着指导员跟我说的,去了监区天台上那间屋子里,开会。
  所谓的开会啊。
  我走进去,台面上已经很多烟啊礼盒啊补品什么的。
  还有钱。
  罪恶的钱,都是老百姓和女犯人们的血汗钱。

  让你们这群吸血鬼来糟蹋,干你们老娘。
  指导员这种人当然不会出现在这种场合,马队长和马爽组织的。
  马队长道:“从今天起,张帆正式加入我们。”
  我看着这群熟悉的同事,基本都在了,不在的也是因为去看护女犯干活或者是站岗什么的了。
  别的监区我不知道,留在这个监区里只要不是实习生,基本全是参与了她们。
  她们看到我,也没什么好奇怪的,毕竟来过一次了,虽然反抗过,后来还是妥协了,她们看来我就这样的。
  沈月徐男,我站到她们两旁边。

  “小张,麻烦你上来,把外面那箱子搬进来。”马玲还吩咐我。
  “是!”
  我出去外面,把一箱子的烟啊什么的搬进来。
  马玲和马爽几个骨干开始分赃,我分到了半条烟,女式的烟,五二零那种。
  我给了徐男:“老子不抽这烟。”
  “拿着吧,拿去换钱。”
  我推给徐男,“你拿吧,不想带这个。”
  徐男也推回给我,我干脆塞给了沈月,沈月是个见钱眼开的人,说了几句客气话,然后不客气的拿着了。
  现金分到了六百多。
  吸血鬼们。

  看她们都很开心的样子,是啊每天分到那么多钱谁他妈的不开心啊,只有我和徐男,脸上露出不悦神色。
  徐男靠近我小声说:“既然来了,就假装开心吧。别惹麻烦了。”
  好吧,我强装笑脸,分到了钱,我好开心。
  回到自己办公室,我把钱收好,然后记录在笔记本上。

  某月某日,多少钱。
  下午,徐男来找了我。
  关上了办公室门后,她问我道:“怎么了,不是一直抗拒,今天怎么顺从了?”
  我无奈道:“我没办法,我又不想走,她们说如果我不要,就赶我走。而且我爸治病,我欠了人家那么多钱,想想看要还多少年啊。”
  日期:2015-06-05 06:3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