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92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唉我还真他娘的是在自作多情,总以为天下女人都爱上自己了,我是个二笔。
  好吧,我承认我还真是是有点心里不舒服。
  我不是真的很小气。
  她本来就不是我女朋友,她跟她男朋友约会,我居然感觉自己心里不舒服。
  掏出烟盒,拿了一支烟,却找不到打火机。
  就在车上翻,在中控台的小盒子里,我翻出了一叠的名片,这种名片,男人都知道的,平时去酒店开房,房间门下会塞进来一大堆。
  什么什么清纯大学生,白领兼职,性感女老师,上门按摩,敬请保存需要请联系。

  这康雪搞这么多的这些名片放在车上干什么?还是整齐的像是拿来发的一叠。
  还有一张汇款单。
  汇款到了一个什么账户,我本没什么心去看,可看到那长长的数字,我就好奇看了一眼:6,035,900.00。
  我靠,六百多万?
  还是昨天的汇款,那么多钱?

  是她的?她怎么有那么多钱?
  康雪出来了,我急忙放好进中控台小盒子里,康雪回来上了车,说道:“等很久了吧。”
  “不久啊。指导员你那朋友好了吧?”我搭腔道。
  “哦,好了很多。今天我们去外面吃吧。”
  “外面吃?好啊。不过记得吃完了提醒我,我去拿我的IPAD。”
  指导员带着我去了一家西餐厅,我很少去西餐厅,因为我穷,没钱。
  记得带了前女友去吃过一次,她吃了后动不动就说那里好吃,缠着我去,去一次三四百,对于当时的我一个兼职的穷学生来说,这个数字我实在受不住。
  坐下后,我随口问:“夏拉呢?”
  康雪笑了笑说:“她,我也不知道,你想她啊?”
  我说:“夏拉活泼,好玩。”
  康雪拿起手机说:“夏拉这两天也在找我,不知道是什么事,正好叫她一起过来。”
  服务员过来,我点了一个九分牛排套餐,康雪点了一个水果沙拉一份意大利面。

  五百多。
  我掏钱,康雪制止了,我说我给我给,她给了服务员一张卡,对我说:“我这里有金卡,刷里面的钱,可以打八折。”
  “谢谢指导员了。”
  她还点了一瓶红酒。
  上菜后,吃了差不多的时候,康雪举起杯子轻轻摇了摇红酒,然后说:“小张,最近在监狱表现挺好,好多同事都在夸你。”
  我说:“不知道她们夸我什么了?”
  “说你和同事们互相爱护,相处和睦,关心同事。”

  话里有话啊,到底什么意思?
  我又问:“呵呵这是我应该做的。只是我不过是和两三个同事玩的比较好,也不知道是谁这么好夸我,是谁啊康姐,我要当面谢谢她。”
  “我就不说是谁了,所以呢。”她故意停顿了一下。
  我放下酒杯,等她说。
  她抿了一口酒,说:“所以呢我想其实你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加入我们,很多同事都说有好处不带上你,这样不好。”
  原来是这样,我还说要怎么找她谈这个问题,没想到她先找我谈了,既然如此,那我就顺了她的意了。
  反正贺兰婷也是早就同意我,要我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可我不能一下子就说好,我假装为难的说:“呵呵,指导员,我是怕。怕出事。钱嘛,我不是不想要,可是出事了,那我可就玩完了。”
  “小张,我们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怎么会出事呢?以前呢,康姐要你好好考虑,现在呢,你考虑了那么久,你也看到了,这些钱不拿白不拿是吧?”
  她这明摆着要拖我下水啊,让我上了贼船,就好控制我了。
  我在想,如果我真的拿了钱,就算我和贺兰婷上报,但是如果有一天这些事东窗事发万一我也被抓了,贺兰婷却不出面帮我,我如何逃过这一劫?
  不行,我如果拿了这些钱,一定要贺兰婷给我一个字据才行。
  而且贺兰婷老是说自己什么纪委纪检背景的,可一切说都是说,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万一是假的呢。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我继续装,为难的说:“我还是真的怕有一天这件事捅出来啊康姐。”
  康雪笑了,说:“小张原来那么胆小啊。这事情呢,不是你一个人而已,你认识的沈月,徐男,都有份,还有一些跟你关系好的,都有份。她们也都劝说让你加进来。”
  是啊,都有份,留在监区里的基本都分钱,只有我。
  众人皆醉而我独醒,如此一来,我想自保其身,很难。

  我假装小心翼翼的问:“能有一天多少钱这样?”
  “以前你也见了,几百到一千多,数目要看每天犯人家属送的钱和物而定。小张,我还是劝劝你,加入吧。你不加入,你只有一条路,出去。”她半威胁的说。
  我低头拿着叉子叉一粒玉米,说:“你们赶我出去是吧?”
  “我知道你有一些背景,可能是副监狱长,也可能是雷处长,但我也老实和你说,她们的保护伞没你想象中的宽广。当然你也可以把我们的事捅到他们那里,只不过,我也说了,如果是一些小打小闹没什么要紧,可以让着你,但真的是要出事,你一定是先出事的那个。”
  我问:“出事,我能出什么事?”
  指导员依旧笑眯眯的说:“法律惩治外的事,例如失踪,例如车祸,例如淹死,各种意外死亡。”
  我气道:“你这是在赤裸裸的威胁我吗?”
  “小张,你也可以当我是在威胁,但也可以当我是在劝告你。就两条路,要么一起,要么滚。如果你想死,可别到时候说我没提醒过你。”

  “我不信你敢!”我有些嘴硬。
  “呵呵小张,我记得你在镇上曾经被人打过,前几天也被人绑架过,后来警察意外救了你们。是吧?”
  我大吃一惊:“这些你怎么知道!”
  在镇上,我是莫名其妙撞了一个打手一样的家伙,被一群人围着打,我就一直纳闷他们故意让我撞到,找借口揍我。而更可怕的是,为什么我前两天和谢丹阳出去被绑架她也知道!
  “你为什么会知道!”我又问。
  “那些人啊,康姐和他们,还是有点认识的。”
  “有点认识?有点认识,你很熟是吧?是你养的打手?”我又问。
  她不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康姐呢你要是对她好,她就是个好人。可是你要是想害康姐,康姐就不是个好人了。小张,你好自为之。就这么几条路,你自己选,后天,最多后天,给我一个答复。要么走,要么留着跟我们一起,当然,还有第三条路,就是刚才说的,你可以想办法查我们,我们也可以想办法整死你。你是在和很多人为敌,你要想清楚。你一直在查那个杀丈夫的女犯怎么死的,我来告诉你,她不合作,所以死。”

  日期:2015-06-04 19:0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