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91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想了一下,我还有什么事?
  她说:“你借给我的书,我看完了,我会拜托别的管教带给你,谢谢你。没其他我回去了。”
  她扬扬手,然后走了。
  没错,扬扬手,然后就走了。
  看着她的倩影,我愣了好久,还真是够傲的。
  这时身后有声音传来,有人走过来,几个。
  我回头,马队长几个人过来,看到我的时候,马玲的表情甚是不爽,我急忙站定:“马队长好!”
  她挤出一个微笑:“小张好。”

  然后就和她的几个人走了。
  她因为骆春芳的案件,被上边踢去背黑锅贬一级,自然恨我,可她又如别的人一样以为我有深不可测的后台,又不敢得罪我。
  但这些只是表面,像她们这群小人,如薛明媚说的,她们只会在暗中背后下绊子,让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这才是最危险的。
  所谓的降级为副队长,我真是觉得搞笑啊,哪有什么副队长一职,这所谓的降级处理,之前也都说了,全是走过场给人看。
  下午,在自己办公室昏昏欲睡,好不容易到了下班。
  沈月果然来了,和徐男来的。
  徐男自从我跟她说她们敛财的事将来如果被捅穿,估计要面临牢狱之灾后,就再也没了以前那么嚣张跋扈。
  如果是以前,估计她先进来,一脚踹开门,然后拉我出去。
  而现在,默默跟在身后。
  沈月进来后,我先是招呼请坐,倒茶敬烟,沈月没拿,徐男忧郁的抽了一口,我笑着说:“曾经叱诧风云的男哥如今怎么了?竟然那么忧郁了。”
  “滚。”她道。
  “张帆你忙完了吗?如果没忙完,我们等你。”沈月说道。
  “走吧。”
  去了那个黑店,在路上我就说:“其实你不需要请吃饭什么的,有什么我们在办公室谈,在宿舍谈都差不多。”
  沈月说:“张帆,能请到你是我的荣幸啊。”
  我笑着说:“客气了沈月。”

  然后我看着徐男说:“看看人家沈月,说话多好听,你看看你,讲话不爆粗口就专门扁人的。”
  “草你,要你管。”徐男开口又是粗话。
  “算了,朽木难雕。”
  进去包厢吃饭,沈月对我态度甚是尊敬,又是倒茶洗碗又是买烟给我点菜倒酒舀汤的。
  熙熙攘攘,皆为利往。
  我谢了她,倒酒后喝酒也跟她说了几句客套话,然后她对徐男示意了一下,徐男这才开口转入正题:“沈月请你吃饭呐,你怎么报答人家。”

  沈月急忙道:“不是不是,徐男你怎么这样。”
  徐男说:“没事,跟这家伙不需要客气。”
  我说:“礼节,礼仪啊男哥。我不想和你说,沈月你和我直接说吧,是不是选拔的事。”
  沈月不好意思笑笑说:“不好意思啊张帆,我也是为了,为了钱。”
  她声音小下去了点。
  我呵呵道:“哈哈,都是都是。”
  我点了一支烟。

  徐男也点了一支烟,然后对我说:“上次跟你说的,你还是好好考虑考虑。毕竟你自己出面也不方便,你一个人做也做不来,沈月说如果你愿意,大家既然以后做朋友,价格可以好好商量,她们拿一人两万就行。”
  做朋友,在这里,没有什么朋友,要么是同一阵线的战友,要么是敌人,没有朋友的说法。
  有的是相互抱成团不然被人踩,有的是相互倾轧。
  我对沈月说:“沈月,谢谢你的好意,但我觉得还是按之前你说的,一人三万给你们,你们来做吧。不过最后那一关,我来亲自审啊,因为上面还有一层,一旦出了问题,我们几个全都被骂。”
  沈月忙说:“不要不要,还是一人两万就好了,谢谢你张帆。”

  我说:“三万,别再和我罗嗦了啊。”
  沈月有些感激的端起酒杯:“徐男说你是个很讲义气的人,今天我才知道,怪自己请你吃饭请得晚了。”
  我哈哈的也端起酒杯:“过奖了沈月,谢谢你过奖,也谢谢男哥,男爷,哎男爷你干嘛呢,喝酒啊!”
  徐男也端起了酒杯。
  我拿纸巾的时候,沈月忙抢先拿了递给我,对我看来尊敬又信服啊,我擦了擦嘴说:“沈月,无论如何,都要按要求来办事,身高,体重,年龄,分数,必须达标,然后一人八万,无论是不是熟人还是什么,都是这个价了。挑选好后你给我名单,把她们在监狱表现的简单资料也都给我,辛苦你了。”
  “我会按照你的吩咐做。”
  喝完了六瓶啤酒,吃了六菜一汤,花了将近两千,黑店就是黑店,昆你个黑店。
  出外面后,我们看到在另一个包厢,监区长指导员康雪好多我们监区的领导全都在里边,而我们走过去后,在外面前台结账的是:马玲和马爽。

  她们本身就是一伙的,这也不见得有什么奇怪。
  出去的时候马玲也看到了我们,看着我们三个,我们急忙和马玲打招呼:“马队长好!”
  马队长看着我,问:“你们也是来吃饭的,好巧。”
  “哦,我们已经吃完了,马队长你慢用,再见马队长。”
  马队长看着我们三,头也不回的进了里边。
  出了外面后,沈月说道:“马队长看到我们好像很不高兴。”
  我心里知道她不高兴的原因,不就是因为看到我拉帮结派的不高兴嘛。

  徐男心里也清楚,她说:“以后我们还是少成群结伙的出来的好。”
  沈月说:“我们才三个呀。”
  徐男说:“三个也不好,张帆因为骆春芳的案子,让马队长落了处分,我们再一帮帮的玩,哪天马队长也会恼我们。张帆,你也不要见怪,我们跟你好归跟你好,但老是泡在一起,队长心里不舒服,我们以后也没好日子过。”
  我说:“我明白。以后有事的话,咱还是在不显眼的地方说吧。”

  道别之后,回了宿舍。
  没有手机,没有ipad,没有书,在宿舍的日子,贼他娘的难熬啊。
  次日,我就想着出去买一些书回来,不然我晚上会憋死在宿舍中。
  刚好指导员给我打电话约我去她家吃饭,这个女人最近很喜欢叫我去她家吃饭,很想靠近拉拢我。
  没办法,哥有魅力,哥有背景,哥有人脉,哥现在很多人找。
  下班后就出去了,出去之前把手表扔在了宿舍。
  我怕等下过检测仪被查出来。
  出大门检查后拿了手机,出去见指导员又是在那个地方,她那辆银色的车。
  我过去后,上车。

  指导员说道:“绑好安全带。”
  我绑上后,她摸了摸,说道:“我忘了拿家里钥匙了,你等我一下。”
  “哦。”她下了车回了监狱。
  我开了手机,看着一些垃圾短信进来。
  再也没有了李洋洋的信息。
  抬头的时候,看见监狱大门边,站着一个亭亭玉立身板挺直的姑娘,淡牛仔裤浅灰色外套,是朱丽花。
  朱丽花?
  朱丽花要出去玩吗。

  她手里拿着手机,往外面看,她在等人。
  我看见前边来了一辆灰色的奔驰轿车,开到她面前,停了下来,朱丽花缕了缕秀发,上了轿车,开车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
  我去尼玛,朱丽花原来是有男朋友的?
  我岂不是都是在自作多情了?
  车子开走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