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89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跟歹徒在一起,命运只能自己掌握自己这边,一旦放弃,就让人捏着了。还好我们幸运。”
  “你不会怪我吧?”
  我说:“怪!怎么不怪,每次和你出来,不是被打就是被绑架,太丢人了。”
  谢丹阳笑着说:“我也很奇怪,和你每次出来,总会出一点事。”
  “不过还好都是有惊无险。你说以后要是咱两结婚了,天天这样惊天动地的过,会不会很刺激啊,跟拍电影一样的。走到哪被人打到哪。”
  “鬼和你结婚。”
  “哎,不结婚也行,我这么担惊受怕的,你要不要给我亲一下压压惊啊?”我逗她。
  “不行。”

  “小气啊。”
  其实我是牵着她的手的。
  一直就没放开。
  我直接就偷偷亲了,亲在了她脸颊,她只是假装怨恨的看了我一眼,表情欲怒还羞。
  我叹道说:“还好刚才没翻车啊。”

  “是啊。”
  “不然我们只能去地狱里结婚了。”
  “你这张嘴有时候说话真不是一般难听。”谢丹阳掐了我手背一下。
  我也掐了她屁股一下说:“我讲话难听,有刚才追你的钱总难听吗?”
  “钱进这个人,是小人中的小人,小人呢最多背后说人坏话,可他有害人的本事。仗着爸爸有几个钱,想干嘛干嘛。这人迟早有一天遭殃。”
  我问:“你相信报应?”
  “你看他所作所为,能长久吗?”

  我点头,同意。
  “可我们要防着他一点,说不好他真会用关系,把我们给弄出去。”
  “弄呗,我估计他不会这样做。他的目的是得到你,把我们整出去,对他没什么好处,你还是自己注意点吧丹阳姐。”我语重心长道。
  “别丹阳姐了,你比我小多少呢?”
  “丹阳宝贝。”
  “也不行。”
  “丹阳老婆。”
  她不回话。
  到了港岛酒店,已经在手机上预订付账了,我们交了押金就能上去,手机软件很厉害,一条龙了。
  双人房,很大。
  我们进去后,我松开了她的手,说:“双人房啊。今晚不能跟你睡了?”
  “谁跟你睡?”她说。

  我坐下后,点了一支烟,谢丹阳进去卫生间。
  我坐在床上想,假如逃不了,我们现在会怎样,估计多半被打个半死不活,而谢丹阳,就要惨遭蹂躏折腾。
  估计是被脱光,然后折腾。
  想起来我自己倒是先觉得兴奋了。
  好无耻。

  还好车子没翻,翻车了的话,不死也要没了半条命,现在想起来,那一幕真是惊险,我自己感觉脖子凉飕飕的有些后怕。
  谢丹阳出来了,说:“你先洗澡还是我先洗?”
  我说:“我想上厕所,我先洗吧。”
  进去洗澡后,我趴在床上就不想动了,困,累。
  她在那边那张床,把床铺好,看来今晚她是不想和我睡了。
  我看着我床头的那个针孔摄像机手表,妈的,要不要偷拍她呀。
  偷拍了能自己放着看就好了啊。
  谢丹阳进去洗澡了。
  我玩着玩着手机,就困困顿顿的晕睡过去。
  也不知何时,感觉她爬上了我的床,直接就半个身子趴在了我身上。
  而且,没有穿衣服。

  我一下子醒过来,感受到她的身体,有点凉,而又柔滑细腻丰满,第二次了。
  让我如何控制得住自己?
  今天,我失恋了,失去了李洋洋,而床上,却多了一个谢丹阳。
  这就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吗?

  这个尤物,性感度可比李洋洋大太多,就是美如贺兰婷,傲如柳智慧,妖如薛明媚,丰满如小朱,也都没谢丹阳的那么夸张。
  也许很多人觉得这样的太失实了,可对绝大多数男人来说,还都是喜欢这样的。
  我懵懵中醒来,动了动,感到自己有了反应,说:“谢丹阳,别这样,我会受不了。”
  “你怎么受不了?”她问。
  “我怕我受不了等下把你给那个了。”
  她伸手说:“真的是啊。”
  “你,还是赶紧回去你那里睡,要不你穿上衣服睡。”
  “唔唔,等,下。”她有些口齿不清。
  “快啊。”

  “唔。”
  我一看,她已经睡着了。
  “妈的。”我骂道。
  我狠狠捏了她一下,她没感觉了,睡着了。

  我还真想动她。
  她只穿了一件短裤。
  受不了。
  我翻身到她身上,她有点醒了,轻轻推我:“我要睡觉,明天再说。”

  我有些哭笑不得,她转身过去了。
  我只好躺了下来。
  无奈。
  很累,很快也睡着了。
  早上被闹钟闹醒的,想起来还要上班。
  浑浑噩噩,而谢丹阳,也不太愿意起来。
  她还过来抱住了我,看来是有裸睡的习惯。
  我说:“起来了,我们该去上班了。”
  “想要吗?”她问。
  我舔了舔嘴唇,想要吗?
  你说我想要吗?
  她用手帮我,竟然不到三分钟,我就完了。
  她看了看我说:“叫的还挺性感。”
  她起来去洗手洗漱穿衣。

  我也爬了起来,还沉浸在快乐中。
  没想到,我竟然有这样的艳福,就是不整,就是这么样,也够让我舒服了。
  谢丹阳出来的时候,我说:“你还说没有过男朋友,你刚才的手法,很熟悉啊。”
  “看电视看的。”她说。
  “哎,今早这个事,你可别和徐男说啊,虽然她说什么不介意我两有什么,可我还是怕。”我不无担心说。
  “她说不介意,就是不介意。”谢丹阳穿好了衣服。
  我起来穿衣服洗漱,和她到了下边找个早餐店,吃了就上的士往监狱去。
  到了监狱门口,我们在付钱给司机的时候,看到一辆银色的车子从小镇的方向开过来。
  那车我知道,就是康雪的车,她开的车,副座是监区长。
  她两经常去那个小镇上,到底是去干嘛的。
  等她们的车过去后,我两才下车了,我问谢丹阳:“你说我们监区的指导员和监区长老往镇上跑,是去干嘛的?”
  “买东西吧。”
  “买东西也不能那么早吧?”
  “那是在那里过夜,可能晚上跟我们一样,出去玩了,不想回来。在外面睡。”谢丹阳说。
  我想了想,越想越觉得奇怪,康雪这个女人,做什么事情,目的性都极强,她出去镇上玩?还跟监区长玩?有个毛线好玩。
  过门卫的检测仪的时候,我删除所有通话记录然后,交了手机,过去的时候举起了那戴手表的手,过去了。
  进去后便和谢丹阳分开了。

  分别的时候我说:“谢谢你啊。”
  “谢我什么?”
  日期:2015-06-04 06: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