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87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以后这种朋友,不认也罢。”
  “就是。”
  我跟着她们身后,她们聊着聊着,到了外面,风呼呼的吹。
  拦了一步计程车,被泼酒的女同学先上去了,她们依依不舍送走了她。

  然后又来了一部,谢丹阳依依不舍让几个女同学也先走了,我和谢丹阳等下一部。
  谢丹阳靠过来问我道:“你没事吧。”
  我说:“我没事啊,你呢,被吓到了吧。”
  “我以前啊,有个隔壁班男的在我回家路上,他就带了几个人拦住我。他岔开腿拦着我的时候,我一脚踢到他那里,哈哈好搞笑,他后来几天都不去上课。听说后面几天走路都是拖着腿。以后再也没来找我。”谢丹阳边说边笑了起来。
  我捂住了下边,说:“那么狠,还拖着腿走路,那岂不是蛋破人亡了?”

  “人没亡,不过估计是破了。”谢丹阳说着就抓着我笑得更开心了。
  “你这人一点也不仁慈啊。居然打破人家的蛋,还那么开心。”
  “就开心啊,你看今晚那个钱进,要是他拦我,我也会这样。”
  我说:“人家家里有钱有背景,你还敢踢他啊。”
  “有什么不敢呀。”
  “好吧,你厉害。话说,怎么那么久的士没来一个,冷死我了。”我把双手插进口袋。

  她靠过来:“给你取暖好了。”
  她挽住我的手臂,我贴上了她,贴上她那对。
  果然舒服,果然很大。
  我问她:“你那么多人追,为什么看不上人家?”
  “我不喜欢。不知道怎么说,就是没那种感觉。”
  我开玩笑说:“你喜欢徐男的那种感觉。”
  她也笑了笑说:“刚认识徐男的时候,身上确实带着一股很江湖义气的味道,自我,霸道,我很喜欢,要是现实中有那么一个男人也这样就好了。”
  “有是有。”
  “你在说你吗?”
  我摇着头说:“我没那么厉害,我想你大学的时候一定有这样的男的,不过你没碰到而已。莫非你就是碰不到,才喜欢女人的?”
  “乱讲!”她打了我一下,说:“你以为我们天生就喜欢这样子吗?”
  “好吧对不起,是我嘴贱啊。”

  “没那么严重了。还冷吗?”她靠的更近了。
  我笑嘻嘻的挤压她那对说:“要是埋进这里肯定不会冷!”
  “埋吧,埋死你。”
  “哟,那么开放呀今天,平时开个玩笑都要死要活的。你那么主动我还不要了,你反抗我就喜欢,你越反抗我才越兴奋啊。”我笑嘻嘻的。

  “变态。哎车来了!”
  她挥挥手,那辆计程车在前边,停下来。
  两人要往那里走的时候,一辆很大的金杯面包车一个急刹车横在我们面前。
  我还没回过神来,车子的门哗的一声打开,下来四五个人把我和谢丹阳拖上了车。
  我急忙反抗,可双手一下子就被他们给死死按住,然后放倒在车上的地板,一个人坐在了我身上:“我们又见面了。”

  是钱进。
  “放开我!”我怒道。
  “发脾气啊?”他一巴掌扇在我脸上,脸上火辣辣的痛。
  谢丹阳也被反扣住手,这几个家伙身材魁梧,脖子上有纹身,都是短寸头,看样子是打手之类的。
  打手也是练过的,很多专业的打手黑道的保镖,帮开发商强拆的打手,比我们一般的干警能打得多。
  因为他们就吃这碗饭。

  我根本挣脱不了,被两人按住手,钱进骑在身上。
  谢丹阳骂道:“钱进你这无赖,家里有钱你不懂得学好,放开我们你王八蛋。”
  钱进又给了我一巴掌:“谢丹阳你骂得好!我就是王八蛋,我就是无赖。你很心疼这煞笔啊,我让你心疼!”
  他又给了我两巴掌,打在了额头上。
  他自己叫了起来:“妈的头还挺硬的。”
  他站起来,谢丹阳问:“你要干什么?带我们去哪里?”
  谢丹阳的声音有了一丝恐惧,我也感到了恐惧,黑窗户的车,看不清楚外面的灯光,车子一直开,而且不知道去哪里,身旁这么多个打手按着我们,凶多吉少。
  我在想着,是不是能挣脱开了,然后直接冲到方向盘那里撞路边,大家死好过被折磨。
  钱进坐在车座上,对谢丹阳说:“丹阳,我钱进泡过的妞那么多,你是最倔强的一个,我虽然失手的也很多,可我不至于让你这么瞧不起我,你还奚落我,泼我酒。你他妈的给你脸你不要,老子是追了你四年,那又怎么样呢,你不就是一个女人,我是不甘心。不过我今晚也只是想灌你们两几杯酒,既然这么不识抬举,那也不要怪我不客气。”
  “钱进!你放开他!他不是我男朋友!”谢丹阳这时候还想着先救我。
  “看你那么关心,你还讲这样话,我信吗?没事啊丹阳,最多我扁他一顿,然后玩了你,我再一起送走你们,不要害怕。”
  “钱进,你要这么做,你也不得有好下场!”
  “哟哟哟威胁我啊丹阳,别那么凶大家都同学一场。就你们也想让我没好下场吗?你他妈的不就是一个小干警吗?你凶什么凶,老子他妈的让你干不成你信不信。你家背景我查过,你爸爸就是个校长,没啥大不了的。不怪我看不起你,是你自己还真的没有跟我对抗的力量。丹阳,大家同学一场,没必要闹得那么僵,我今晚让你羞辱了我,我这人最好面子,你们知道的。要不这样,两个选择吧,一个,你泼了我有三杯酒吧?你们两凑个三十万,一杯十万,我一开心,就放了你们。要不呢,你陪我睡一晚,不亏,就一晚!”他靠近谢丹阳。

  我说道:“钱总你放了她,这钱我来凑。”
  我本想好言好语先起来,然后冷不防的扭方向盘,大家一起翻车得了,他妈的还不知道被他们这样弄到哪里去,下场如何。
  谁知他听了这话踢了我一脚:“闭嘴!老子不缺钱!”
  我明白了,就是摆明的今晚要折腾谢丹阳了。
  我对钱进说:“钱总,要不你放了我,我真是假扮她男朋友的,对不起啊您大人有大量,放了我啊。”
  钱进看看我,他也不是傻子,说:“哟哟哟,唱双簧啊,不管你是真还是假,过了今晚我放了你们,但是现在,我不能放。”
  “钱进你到底想怎么样?”谢丹阳问。

  “怎么样?刚才说了,就一晚,没别的。”
  “钱进!”
  “哟发脾气啊,你发啊,你还可以喊破喉咙。就算你去报警,老子也不怕你,打官司嘛,我打得起。在这个江湖上混,要有钱,有有人,懂吗?给你们免费上课了,快谢谢我吧你们两个煞笔。”他拍着我的脸。
  我根本无法挣脱,怎么办?
  我们不能就这么真的傻傻的让他带着到一个郊外或者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地方,对我们百般凌辱,我无所谓被打一顿,谢丹阳,至于谢丹阳我说得难听点,**了也不会死,可我很怕到时候他们一旦动了狠心杀心,那命都没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