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77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塔罗牌,那太幼儿科了。教你一个古老的占卜,能让你知道你以后嫁给什么身份的男人几率大一点,这个占卜的预知成功率达到百分之九十以上。”
  夏拉问:“真的吗?那我们快开始吧,要怎么做?”
  “要严肃点,这个占卜只能一个月做一次,不然就不灵了。”
  “嗯好。”她板起面孔。
  “在西方古代,有一个很古老的占卜方法,古代是用灯油,到了现代,可以用蜡烛来占卜,家里有蜡烛和火柴吗?”
  “蜡烛有,可是好像没有火柴,你有打火机吗?”夏拉是深陷其中啊。
  “有火柴预测得更准。”我说。
  “我去哪儿找火柴?”她嘟嘟道。
  “算了用火机也可以,麻烦你找一张很大的纸,最好是白纸,或者是报纸也行。还有那种比较大字的写字笔。”
  一会儿后,三根蜡烛找来,报纸找来,笔也来了。
  我将报纸铺好在桌上,在一个碗的碗底涂上一层花生油,反扣在报纸上,然后将一个大碟子放在碗底上,能够转动。我让她在报纸画上如飞镖盘般一道一道的,就是从中心点延伸出去一条一条线画出去,在每个长三角形格子里写上她十二个职业。

  她写上了,大学教授,大学老师,大学博导。
  我制止说道:“你不能这么写,大学老师就是大学老师,和教授什么博导啊都是一样的,只要写职业就好,还有,不能厚此薄彼,农民啊,司机啊,也要写上去,不然就不灵了。”
  “可我不喜欢。”她说。
  “你想灵吗?”我问。
  “那万一测到司机怎么办?”
  我说:“你嫁给司机司机还委屈了。你又有什么委屈的,那是多好一份职业!”

  她看了看,在两个比较小的格子写下去司机和农民。然后其他的写飞行员,总裁,医生什么的。”
  她看了看,问我:“还有一格子,不知道写什么了。”
  我点上了三个蜡烛放在盘子,摆成三角形:“你就写狱警啊管教啊什么的都行。”
  “我不要!”她拒绝道。
  “唉,反正几率不是很大,你就写个警察也可以嘛。你还嫌弃了跟了警察?”
  “警察有什么好的?”她一边说一边写下去了。
  我说:“你看这三根蜡烛,现在点上后,跳动的火焰,是一样的,等会儿关了灯,你闭上眼睛左转盘子三次,右转三次,然后睁开眼睛,看哪根蜡烛的火焰最高,指着的哪个格子的职业,就是你未来男朋友或者老公的职业。”
  “关灯是吗?”她看起来甚是兴奋。
  关了灯后,她过来我身边靠着我:“有点诡异,有点害怕。”
  我也靠着她的直长腿,贴着她,好舒服,好香,真的也很高啊,她那对长腿比我的腿长了好多。
  好性感。
  她紧张的牵着我的手肘衣服,说:“快点开始吧,有点害怕了。”

  “怕什么,又不是笔仙,也不能有鬼出来。”
  “哎呀你别说了,快点快点。”
  我让她转盘子,她闭上眼睛默念着,左转三次右转三次。
  然后慢慢睁开了眼睛。
  三根蜡烛上,有一根蜡烛的火焰明显比其他两根燃得旺盛很多,火焰也很高。
  她顺着这个蜡烛看下去:“就是这个了,是什么呀。啊?警察?”
  她不高兴的看着那根烧得最旺的正对的警察那一格。
  “我不要警察,我不喜欢警察!重来!”她非常不高心了。
  我笑着说:“没办法,占卜就是这样,你就当是一个游戏吧。”
  “不行!这东西一定很准!我警察朋友有两个,都不帅。”
  我自我推荐说:“我也算啊,找我呗。”
  “你?算了吧。”

  我开了灯,她坐了下来,还在耿耿于怀,我问:“为什么是警察不要?”
  “不喜欢。算了,和你说你也不懂。”
  “下月我们再做!”
  “当个游戏,别那么认真。”
  “不行!”她梗上了。
  “呵呵那到时候你自己玩,我可没空陪你。谢谢你的招待,喝完这杯我该走了。”我说。

  “你走了?还有那么多酒。”
  我想着我还要给贺兰婷打个电话,不能在这里继续呆下去。
  “算了不想喝了。你表姐估计是回不来吃饭了。”
  “为什么是警察?”她还在纠结。
  我看看外边,竟然下雨了,大冬天的外面雨夹雪,而且挺大。
  “好像很冷,我出去看看。”我突然不想出去了。
  到了阳台,我看着外边,果然飘着雨夹雪,风呼呼的吹,我把门关上,在阳台风中给贺兰婷拨打了电话,竟然关机。
  那我还出去干嘛?
  如果能约她出来自然是好,找不到她我还出去干什么。
  我回到了饭桌前,夏拉问我:“一直都下啊,比刚才大,你还出去啊?”
  “不去了,来,喝酒,喝死你。喝吐你。”
  她把手机放在桌面上,一边刷微博一边吃饭,边和我说:“喝吐我,两瓶酒也太看得起我了,我半瓶酒就倒了。”
  “那试试呗。”
  “不要。”
  嘴上这么说,她却不停的和我举杯。
  喝到后来,我感觉有些喝多了,站起来的时候,有点晕晕的,她起来收拾了卫生,把盘子什么的都扔进了洗碗池说:“明天再洗吧,洗澡睡了,头好晕。喂,你睡哪?”
  我看了看沙发:“我不想出去了,睡这里可以吗?”
  “可以。”

  我问:“能给我一张被子吗?”
  “你不洗澡吗?”
  “洗啊。”
  “我先洗。”

  夏拉给我拿了一张被子出来,然后跑进去洗澡,洗澡后,她穿着睡衣,露出细长性感小腿出来,走回了房间。
  我随便冲了一下,然后回到沙发躺下,挺冷啊。
  被子不是很厚,加上沙发下面没垫,今晚比上次来冷了很多,感觉冷风嗖嗖的往身子底下冒上来。
  我用被子把我自己卷在了一起。
  还是冷。
  一直翻滚了半个多小时,冷到睡不着,我只好披着被子厚着脸皮去敲她的门。
  她打着哈欠开了门:“怎么了?”
  “我好冷,还有被子吗?你房间真暖啊。”
  “有暖气当然暖。那怎么办,我没被子了。我表姐的房间都是锁着的。”她无奈的说。
  “那我来这里睡!”我说。
  “不行!”
  “我不管了,我好冷,你表姐要你招呼我,你是这么招呼的?”我冲了进去,是真的很暖。
  “我的床很小,只有一张床,我不和你睡。”
  我指着床下:“我睡地板。”
  她看看我,不高兴,说:“睡吧!我警告你,别动歪心思。”
  我铺好地板上被子,然后抢了她的一个枕头睡下去:“我也警告你,今晚别主动下来找我。”
  “可能吗?”她也倒在了床上关了灯。
  我说:“给你讲个鬼故事怎么样。”
  日期:2015-06-02 06: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