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76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想着康雪那张仁慈的脸,我如坐针毡,有点想离开这个地方了。

  手机响了,吓了我自己一跳,是康雪打来的,我拿起来:“康姐。”
  “小张啊,我这朋友的脚,伤得有点重,我要陪她去一下医院。你呢,在家等一下夏拉,她今天过来,估计也快到了,和她一起先吃饭等我吧。”
  “好吧。”
  挂了电话后,我才坐回了沙发上。
  夏拉,那个长腿腿模,回来了,和我吃饭?
  不得不承认,男人的行为真的基本都是小头决定大头。
  和她吃完饭我再走也没什么,我想。
  一会儿后,夏拉果然回来了,开了门后,先映入我眼睛的就是她的那双笔直性感长腿,进来后她把围巾,耳罩,手套脱下放好。
  看着我,说:“我表姐说了,叫我招呼你。”
  “呵呵,谢谢你了。”我说。
  “那还不来吃饭呀?”她问我。

  我急忙过去了:“好啊。”
  我过去,站在饭桌边等她,她脱着鞋,腿长就是美,弯腰的曲线,真苗条。
  脱了鞋子,穿上了棉拖,她飞了飞秀发,走到饭桌边,说道:“我表姐说你帮了她的忙,所以今天请你来家里吃饭。你帮了她什么忙啊?”
  我打着饭,也帮她打了,说:“一点小忙,没什么。”
  “是什么嘛?”她又问。
  我把碗筷递给她,她说谢谢。
  我说道:“你问你表姐吧,有些事我不知道怎么说。”

  “还神神秘秘的?你和我表姐真的是认的姐弟?”她问我。
  “不然你以为我们什么。”
  “不是一对的?”她问。
  我笑了,说:“你怎么会那么想,你表姐那么大。”
  “这有什么啊,她之前谈的就比她小好几岁,后来没谈成。”
  “哦,小很多吗,是干嘛的?”我来了兴趣。
  夏拉道:“我也不知道是干嘛的,反正也是单位上班的,也经常来这里,后来就没见过了,表姐说分了就没见过。”
  “什么时候啊?”我又问。

  “你是不是对我表姐感兴趣啊你?”
  “随便问问不行哦。”
  “你喜欢我表姐?”她逼着问。
  “不喜欢。”我夹着菜。
  康雪做的菜挺好的,手艺不错,比我做的好吃。
  “这是我表姐做的吧?你会不会做菜?”夏拉问我。
  “会,但没那么好吃。”
  她端起酒瓶给倒酒,我问:“你有吃饭喝酒的习惯啊。”
  说道:“我表姐要我好好招呼你,不能怠慢,所以我才喝。”

  “好吧,谢谢你啊,我自己来就行了。”我自己拿着另一瓶倒酒。
  两人碰杯,她一口就喝完了一杯,说:“甜的。”
  我看了一下酒瓶:“是甜型的。”
  “为什么,我以前喝的葡萄酒都是苦的。”
  我笑说:“那是干红。葡萄酒按甜度分为三种,干型,半甜型,还有这种,甜型。”
  她的手机震动起来,她拿来看了一下,嘀咕道:“那么贵呀,那怎么开了那么多。”
  我没多管闲事问她什么事。
  她拿着手机给我看,是一条信息,是康雪发给她的:夏拉,我没能那么快回去,她的脚伤得很严重,在拍片。好好招呼张帆,不要骂人家啊。酒很贵,一瓶八百多,喝不完存了也不好喝,能喝完就尽量喝完。

  我也嘀咕:“那么贵。”
  “那么贵还开了两瓶,我表姐是想和你一人喝一瓶是吧?还说你们没什么,我看你们就是有什么!”夏拉说。
  “真没什么,不信算了。”
  我的手机也来了信息,同样的,是康雪发给夏拉差不多一样的信息,不同的是她叫夏拉好好招呼我,而跟我说的是抱歉,让夏拉代我招待你,不要见怪。

  我回复:言重了康姐,你忙你的,不用操心我们。
  “张帆,对吧?你在监狱里干什么的?我表姐是女子监狱啊,为什么有你这个男人啊。”她好奇问。
  我就说:“因为她们需要一个心理辅导师,我刚好是这个专业毕业的,应聘就刚好过了。”
  “心理辅导师?是不是学佛洛伊德的?那你会星座命理是吧!你看白羊座和什么星座的配啊?”她兴奋起来。
  我日,佛洛伊德什么时候跟星座命理扯上了。
  “佛洛伊德不是研究星座的。”我说。
  “那是什么?看相,面相还是手相呀?”
  “是是是,还会解梦,比周公厉害,而且他连八卦和易经,还有中医也略懂一二。”没文化真可怕。
  她更加兴奋了:“你乱讲吧,他是外国的,怎么会中医啊。哎,我昨晚刚好做了一个梦,我先跟你说我的这个梦,然后你再帮我看看相呀!”
  就这么个金玉其外的时尚大美女,怎么连佛洛伊德搞什么的也不知道呢?不过我真的很佩服这些女孩,相信星座,相信看相,相信解梦,相信属相配对,用心理学来说,这就是巴纳姆效应,巴纳姆效应是心理学家伯特伦?福勒通过试验证明的一种心理学现象,它主要表现为:每个人都会很容易相信一个笼统的、一般性的人格描述特别适合他。即使这种描述十分空洞,他仍然认为反映了自己的人格面貌,哪怕自己根本不是这种人。而要避免巴纳姆效应,就应该客观真实地认识自己,相信自己。现在很多人迷信于算卦,属相配对,星座等。其中的原理都来自于这神奇的巴纳姆效应。

  “我昨晚,那个梦好丢人的,我梦见了我和一个很高大帅气的医生在医院里做那种事。可我不喜欢医生,我喜欢大学严肃而且挺拔的教授那种类型,是不是很奇怪。”
  我假装很懂一样,说:“根据佛洛伊德的研究观点来说,梦都是愿望的满足,梦就是日常人类生活的睡眠中的潜意识,梦是一个人与自己内心的真实对话。在梦境中的**对象,都有着隐喻含义,基本和钱财有关,梦到和老师做,说明可能要补考或者交学费,梦到和上司,可能是工作上业务减少而降薪的原因。梦到医生,则有可能是要生病去看医生而破财。”
  我瞎扯着,心里在想,丫就是发春了。
  她皱起了眉头:“破财?我有什么病,我没病啊。”
  “梦只是梦,不一定会发生,你别怕。”
  “你看看我生命线,很长的。”她伸着长长的手臂过来。

  “人也难保会有生病的时候啊。天冷,要多注意身体,过马路要看车,不然如你表姐这个朋友飞来横祸啊。你的事业线是长。”我捏着她柔若无骨的小手,看看她的胸,说,“你的事业线深不深我就不知道了。”
  她马上抽回手:“你是不是瞎掰的啊你!”
  “我怎么瞎掰了,那你说我瞎掰,为什么会有心理学这么课程?”我问她。
  “我怎么知道,你学这个就是为了骗人骗小女孩的是不是?”她起了提防之心。

  我笑了说:“是,我现在就是在想着把你骗到手,骗到床上去。”
  “你做梦!”
  “不信算了,我还会占卜,想不想玩?”我说。
  “塔罗牌吗?”她的眼睛一下就发光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