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53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5-07-29 15:58:00
  ———————
  “明瑶妹子,他是我弟弟,叫陈弘德。”我注意着蒋明瑶的神情,小心翼翼的说:“他从小到大就吊儿郎当的不正经,满嘴胡诌,你别放在心上。”
  “没事。”蒋明瑶说:“不放在心上。”
  “谁不正经……”老二嘟囔着要辩解,被我一瞪眼,话又咽了回去。

  “明瑶妹子,你是自己来的?”我蹲下身子,轻声问道:“蒋伯父和蒋大哥都没来吗?”
  蒋明瑶摇摇头:“没有,就我自己。”
  “那你怎么不告诉我?”我说:“而且你还跟蒋伯父说你不会来的。”
  “我是来找那个害我的女人报仇的。”蒋明瑶瞥了我一眼,淡淡的说:“跟你没关系,所以也没有告诉你。”
  “哦。”我挠挠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嫂子,我是——”

  老二凑近来插嘴,刚喊了一声,蒋明瑶把眼睛一瞪,说:“谁是你嫂子!?再胡喊乱叫,我撕烂你的嘴!”
  老二一吐舌头,缩了缩脑袋,嘟囔道:“一个说要打烂我的嘴,一个说要撕烂我的嘴,真是应了那句话——不是冤家不聚头,还应了另一句话——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又应了那一句话——啥唱啥随……”
  “闭嘴!”我和蒋明瑶异口同声厉喝。
  老二愕然的闭上了嘴。

  一时间,静谧异常,气氛反倒有些尴尬了。
  日期:2015-07-29 16:04:00
  “那啥,哥,我有件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老二突然弱弱的说:“我屁股有点麻,脑子有点晕……”
  我感觉有些不对劲儿,回头一看他的脸,又白又青,眼神飘忽,跟鬼似的,不由得吓了一大跳:“你怎么了?”
  “我,你,你看看我屁股还在不在……”老二话音刚落,“噗通”一声,就栽倒了。
  “老二!”
  我大叫一声,然后才想起刚才是蒋明瑶袖子里飞出来了一道“绿光”,伤到了老二的屁股。
  刚才只顾着蒋明瑶,竟然忘了这一茬!
  “明瑶,你袖子里的绿光是什么东西?”我连忙问蒋明瑶。
  “绿光?”蒋明瑶一阵愕然。
  “就嗖的一下出来了,然后又嗖的一下回去了。”我慌张的说:“刚才咬中老二的屁股了。”
  “啊?!”蒋明瑶也吃了一惊,说:“你怎么不早说!?那是我养的五步灵蛇,毒性很强,你快给他敷药!晚了非死即残!”
  说话间,蒋明瑶已经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绿色的小塑料瓶子来,递给我:“外敷敷在伤口处!”
  我慌忙抓在手中,冲到老二跟前,一把扯断了他的裤腰带,看仔细了那伤口所在,把药瓶拧开——

  里面都是些白色的粉末,倒在伤口处,立即有一道烟腾的升起!
  毒性之烈,可见一斑!
  但是那药也非常好用,刚敷上去不多时,便有一股毛线粗细的液体,顺着老二肥大的屁股,流淌下来。
  那液体像是血,却又发绿,浓郁的吓人,不是血吧,却又有血腥味,更怪的是,血腥味中还有些许的甜味发散出来。
  日期:2015-07-29 16:07:00
  我随手在衣服上撕下一块布,把那绿色的液体给擦掉,直到流出的血迹是殷红色的,我才放心。
  毒液已经完全排出去了。
  “怎么样了?”蒋明瑶在那边问。

  “应该是没事了。”我说:“正常的血已经流出来了。”
  “那就好。”蒋明瑶也松了一口气。
  “嘶!”
  老二呻*着,醒了过来。
  “没事了吧?”我问他道:“现在感觉还麻不麻?”

  “不麻了。”老二说:“现在疼,还感觉凉!哥,你不会是在我屁股上戳了个窟窿,透风了吧?”
  “扯淡!”我说:“疼才好!如果是麻的话,那就说明毒还没有祛除干净!”
  “毒?”老二吃了一惊:“刚才到底是啥咬住我了?”
  “对不住你了。”蒋明瑶也、大声的说:“刚才我没完全醒过来,以为是什么坏人,所以就放了绿袖……”
  “绿袖?”老二瞪大了眼睛:“那是啥东西?”
  “一条蛇。”我说:“你明瑶姐养的五步灵蛇,误伤了你。”
  “蛇!”老二尖叫一声:“哥啊,你是知道的,我从小最怕蛇啊!”
  “放心吧,毒已经解了。”我说:“现在没事了。”
  “真解了?”
  “真的!”
  “可我心里为啥还是七上八下?”老二说:“哥,你再帮帮我去去毒吧?”
  “怎么帮?”
  “用嘴吸——”
  我一巴掌打在老二屁股的伤口上,老二仰天长啸:“啊!”
  ……
  日期:2015-07-29 16:09:00
  我懒得再搭理老二了,回到蒋明瑶那边,见她还是脸色惨淡,便问她道:“你的左胳膊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感觉血像是被抽干了一样,无力的很。”蒋明瑶虚弱的说。
  “确实是被抽血了。”我说:“是一根藤蔓,就在这棵老树上。你怎么会着了它的道?”

  “我也是误打误撞走到这边的。”蒋明瑶说:“先是被一阵怪风给困住了,吹得我睁不开眼睛,正迷糊的时候,就感觉胳膊上一紧,像是被一只手给抓住了腕子,大力的拉住我跑,紧接着是腕子上一痛,眼前就发晕了,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好厉害的手段。”我心有余悸的说:“那藤蔓能长出来毛刺,毛刺肯定是有毒的,刺进人肉里,就能把人给弄晕了,还好我刚才没有被刺中。”
  “哥,你咋把我裤腰带弄折了!”老二在那边喊了起来。
  “拿草和树叶搓根绳子系上!”我说:“喊什么喊!?”
  “……”
  蒋明瑶听得一笑,说:“你也真能凑合。”
  不知道为什么,蒋明瑶的脸明明是很丑很丑了,可是她一笑,却又有种说不出的风韵,让人恍惚。
  “你怎么了?”蒋明瑶收敛了笑容:“怎么变得呆呆的了?”

  “哦……”我一晃神,连忙说:“没什么,没什么。”
  日期:2015-07-29 16:12:00
  “对了!”
  蒋明瑶恨恨的站起来,仰面去看那棵大树,问道:“那根吸我血的藤蔓呢?”
  “刚才被我打烂了一截,缩回树顶了。”我说:“藏在枝叶中,找不见了。”

  “好端端的树上,怎么会长出那样一根吸血的藤蔓?”蒋明瑶愤愤的说:“依我看,这树也一定有问题,说不定与那根藤蔓是狼狈为奸。”
  我觉得是蒋明瑶多想了,便说:“等到天亮了以后,咱们找找,看能不能寻见吸血藤蔓,把它给彻底毁了,不让它再害人了。”
  “嗯。”蒋明瑶甩了甩胳膊,一蹙眉头,说:“太可恨了,到现在还是使不出力气。”
  “明瑶姐!”老二半天没说话,这时候突然怪叫一声:“你哭了?!”
  “啊?”我诧异的看了看蒋明瑶,她没有哭啊。
  蒋明瑶也瞪着眼:“胡说!谁哭了?”
  “那你这边脖子上咋还会有泪痕呢。”老二指着蒋明瑶的脖颈说。

  老二倒是观察的仔细,我也狐疑的去看。
  蒋明瑶连忙擦了擦,低声说道:“那是汗。”
  “不是汗!”老二斩钉截铁的说:“对于女孩子哭不哭的分辨,我是很有经验的!”
  “哭?”我猛然想起来之前的情形,问蒋明瑶道:“明瑶妹子,我想起了一件事,前半夜,我曾经听见有个女人在哭,而且像是在边走边哭,那是你么?”

  蒋明瑶不吭声了。
  我越发的起疑,而且越想越觉得那声音就是蒋明瑶的。
  可是,如果真是蒋明瑶在哭,她哭什么?
  难道她跟阿罗是一伙儿,故意引诱我出去,然后让我着了阿罗的鬼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