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72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无论怎么样,她们两肯定也是会受到法律的惩罚,按情节的轻重来判而已了。
  多行不义必自毙。
  人啊,要控制自己的欲望,贪念啊。走错一步,全盘皆输一生尽毁。做人真难。
  我站起来,看着窗外这个四方的监狱,感触很多。
  门口有脚步声,敲了两下门后有人进来了,咳了两声,我急忙转身过来,是雷处长。
  s法厅的雷处长。
  看到雷处长,我先是一愣,继而忙迎接过来。

  “小伙子,在想什么那么入神啊?”雷处长走进来,笑着先开了口。
  “首长好,首长大驾光临,我有失远迎,望首长恕罪。”我急忙迎接雷处长上座。
  “你有什么罪咯?”他呵呵笑了一下。
  我让他坐在我办公位置,然后给他倒茶,敬烟。
  他接了一支烟,笑笑说:“谢谢。”
  “不客气首长。”
  “我来找你有两个原因,一个呢,就是来感谢你的。”
  “感谢我?”我想到了这个案子。
  “你为了铲除邪恶势力犯罪分子,一直默默无闻的忘我舍身投入其中,这个案子如果不是你,还不能破。值得表扬哈。”雷处长赞扬我说。
  我的心里暖暖的,激动的说:“首长您过奖了,我也没啥功劳,这都是,这都是领导们领导有方。”
  “哪个领导你?”雷处长直言问。

  “那个,哦,是我们的指导员康雪。”我骗他说。
  “哈哈,小伙子,有功不拘,是个君子。你说的你们指导员康雪,她是如何领导你的?”他直直的看着我眼睛。
  “哦,她,她一直知道这些人干坏事什么的,但是也不确定,就暗里叮嘱我好好查。”我小声了一些。
  毕竟是骗人的话,谎言,看着他那双凌厉的眼睛,我有些底气不足。
  “小伙子,说谎可不是一件好事。”他说。
  我舔了舔嘴唇,然后岔开了这个话说:“首长,请问我可以问您,找我的第二原因是什么呢。”
  “来问问你关于这个案子的一些细节。”
  他把红河烟六块钱的红河烟拿出来放在桌上,然后拿了一根抽,也丢给了我一根。
  我接过来,但没敢点烟,雷处长道:“抽嘛别怕。”
  我这才点了烟。
  他道:“这个骆春芳,我就一直在查她了,吕蕾上吊自杀,写你的名字栽赃你,这事情很蹊跷,如果不是你破了这案子,可能我们还要继续拖着查下去。小伙子,你破了案,大功一件,不用推脱。我知道这件事跟别人没关系,你也不要怕。”
  他知道不是康雪指导我去干的?

  “你就跟我谈谈这个案子的细节,细细说一下。”
  我心想,应该是贺兰婷把这事闹到上面有关部门的大领导,至于是哪些领导哪个机关,我就不知道了,总之政法和司法来了,都是管理监狱的,如雷处长,他也不是公丨安丨的人,不管案子,他负责的是监狱管理和监狱管理人员这一块,这么问我,那就是他也想知道监狱里的管理职员们的情况。
  我想到康雪的那些话,什么不该说,什么该说。
  我现在无法知道雷处长是不是贺兰婷的人,如果是,我可以全都说了,把这个监狱的一些情况都说了,但如果不是,而是只是来问清楚,然后象征性的处理一下监狱的事,或者转身就跟指导员这帮人合作,我岂不是完了。
  而且看起来,雷处长也是属于不想把事情闹大的那种,想到这里,我不由得撇撇嘴,我很讨厌尸位素餐的人,虽然我不确定雷处长是不是,虽然我知道他看起来是个廉洁的官,但很多官,都很廉洁,可越是到了越高而且快下去的年龄,就越不想惹麻烦,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说好听点叫无为而治,说难听就是尸位素餐。
  设立这些监督的部门和职位,本身就是为了监督整治行政人员不法行为和份子,而这些所谓无为而治的官员,只想平平淡淡退休告老。
  我看着雷处长,又告诉自己说,或许他不是那样人吧。
  但在我无法得知他的身份背景政治方向还有心理想法之前,我也只能把不该说的该说的都要保留,骆春芳这些没背景的可以大说特说,而章冉姚图图还有涉及到监狱管理人员,我也只能讳莫如深。
  至于屈大姐被逼死啊这些,我自己也都没任何证据,我又能怎么讲,更不可能去谈指导员这帮人在监狱里敛财的犯罪事情了。
  “说,别犹豫,有什么都可以说。”雷处长道。

  我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当然,我说是康雪暗中发觉然后为了不打草惊蛇给我下指令去调查此案,还说我没想到过姚图图和章冉也是一起帮着骆春芳的,特意说是不是被骆春芳给栽赃拖下水了?
  雷处长听完后,手指夹着烟,敲了敲桌子,盯着我语重心长的说:“小伙子还是有所保留啊,对我不够坦诚。不过我也理解。这个事呢,上头很快会和调查机关研究处理结果,小伙子,好好努力,不要辜负党和组织对你的信任。”
  这话讲得我凉飕飕的,妈的,那我是不是要把我所知道的全都抖落出去算了?
  他却站了起来要离开了:“好了我也该走了,小伙子,再见了。”
  我送到了门口,僵硬着脸强笑了一下送走了雷处长。

  “别送出来,你忙你的。”
  “是,是,首长再见。”
  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楼梯拐角,我回到自己位置上坐下,心里很不是滋味,我想,雷处长一定是带着愉快的心情来问我这些问题,可他没想到我会有所保留,而且还谎言骗他说是康雪指导员在暗中推我去调查此案,也许他根本就知道此案没有谁在给我下指令,也许他还觉得他把我当自己人,而我却怀疑着他把他当外人,有所隐瞒。
  如果在古代,他是皇帝的话,那可是欺君,这是重罪。欺骗君主的罪行在我国古代,对官员虚报瞒报信息问题是高度重视的。古代法制中的欺君之罪,虽然也包括欺侮君主的含义,但事实上主要是对欺骗君主的行为进行惩处,事实上相当于把官员虚报瞒报信息罪名单列。同时对这种行为的惩处也是严厉的,欺君之罪是杀头的罪。之所以把它定为杀头的罪,是因为虚报瞒报信息有可能造成极为严重的后果,这方面的事例在历史上也确实屡见不鲜。

  例如一个朋友,对你有所隐瞒,本来他在街上和你女朋友刚好遇到,随便聊了几句,你问他今天干了什么他却没有告诉你他遇到了你女朋友,而过后有人说看到你女朋友和你这个朋友那天在哪里一起的,这时候,你马上怀疑,而且放大化,感觉他们背后有见不得人的事。
  这就是人性。
  可怕的人性。
  那么说,看到我有所保留和隐瞒,甚至是欺骗,雷处长是不是对我甚是失望?而且还会怀疑我也干了坏事?我确实是干了坏事,拿了贿赂,不知道这算不算贿赂。
  我点了一支烟,做人真难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