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69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干你啊,老子他妈的昨天还像个嫌疑犯一样被威胁说我多管闲事,如果不交出证物就搞死我。今天就成了立功的功臣了?她葫芦里到底什么药。
  “不敢不敢,这都是指导员指导的功劳。”我说。
  “小张真会说话,小张啊,监狱的领导已经在商量,可能时候会给你奖励。监狱里谁有功劳,领导都一清二楚,有功都会赏的。”指导员笑着看着我。
  这到底怎么回事?
  我问:“我破案了?指导员,你不是说这件事你要看着自己来处理吗?”
  “我是说交给我让我帮你的忙处理,没想到你已经处理得那么好妥当了,我就放心了。这几个监狱里的害群之马,就应该得到惩罚!是我们这些B监区的领导管理不当,所以才造成了这种情况,如果不是因为小张你,可能事情会闹得越来越大啊。”指导员说道。
  这人讲话,真他妈的,始终没几句是讲透的,只能猜,猜猜猜。
  帮我忙,叫我拿手机帮我处理?怕我处理不好,实际上是想帮着姚图图和章冉两个脱身,毕竟都是她的人,她想把这件事压下去。我严重怀疑以前姚图图和章冉干这些,指导员这些监区领导可能都有份,也可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再加上不想自己管的人出大事,所以才想着帮她们脱身。
  还说我已经处理妥当?这么说,贺兰婷已经让人下来查这个事,指导员眼看不妙,马上抽身出来和姚图图章冉一刀切清?

  看来贺兰婷委托的这个什么机关还是什么人,一定是有来头的,否则不可能那么迅速一下子压住了康雪这群人。
  我笑着说:“指导员,这都是碰巧的,而且都是你指导的功劳。”
  菜上了,指导员招呼我吃,指导员又说:“小张啊,之前康姐做什么事啊说过什么过分话,是有些太不经过头脑了,你不要放在心上啊。”
  “有吗?指导员从来就没对我说过什么做过什么过分的事呀。”我急忙说。

  “呵呵小张真懂事啊,我表妹就没你那么懂事呀。小张啊,你看你破了这起案子,康姐跟你拿证据,其实也是为了能够尽快破案,怕手机放在你身上不安全,这下好,你交给司法和政法的人让他们下来查,那最好不过了。”
  司法,政法?贺兰婷还真厉害。
  压着我好多天的心里的大石头总算落地了,看来这案子,能昭雪沉冤了,我也不用担心被康雪她们威胁告我了。
  那是不是在康雪看来,我和司法和政法的人很熟?
  然后她才这么捧我套近乎,想想今天B监区同事们的目光,莫非她们全知道了。
  根本就没想到来得那么快,这贺兰婷办事,也真够迅速的。
  当天给她手机,她马上交上去,然后我跟她说了康雪她们要告我,她马上让人下来查这贩毒杀人这个案子,这指导员几个一看,来头不小,那还敢告我?
  政法和司法都是能压着监狱的,估计来头不小,直接管着监狱的人了。

  把指导员吓得身份转换了,从之前的牛逼嚣张到现在的有些恭维。
  可不应该是这样啊,她不是说她有人嘛,有后台吗?
  我想了一下,我明白了。
  指导员就算有后台,这一次查下来,犯罪事实全有,骆春芳姚图图章冉等人谁逃得掉?她就算搬后台搬背景,可这些人犯罪事实都在这里,人证物证全在,她后台再深,如何硬碰硬?
  就算监狱长帮着指导员,出了事的时候,大难临头的时候都会弃车保帅,如果康雪真的能搬动后台来搞定这事,就不会这么对我了。

  可她一定也做了一定的公关手段,不然不可能我们监区出事了不引火烧身啊?
  我真想弹劾她一道。
  可我也没有她和骆春芳章冉姚图图她们一起犯罪的证据,我只是在乱猜罢了。
  没有证据,再深的后台,也不能拿她怎么样,只不过我们监区出的事,难保不会记个处分什么的。当然,以康雪这种人的手段权谋,像一只泥鳅一样,抓她记过是不可能的事。就凭她平日里连监区长在她面前都低声下气那样,黑锅都会让监区长来顶了。

  她现在这样表现,多半是要请我吃饭的,莫非还有事请求我?
  你娘的,害的我心里扑通扑通的,既然没坏事,那就好了。
  我敞开喉咙,吃,喝:“美女再来两瓶啤酒!”
  “吃,吃。小张,康姐有个事想和你谈谈呐。”指导员笑眯眯的说。
  “康姐您说。”既然是互相利用,互相怀疑,互相提防,大家在面子上总不能撕毁。

  我看她夹了一块鱼肉,然后给鱼挑刺,然后夹给我。
  多好的女人啊。
  如果是别人这么对我,我一定感动得涕泪横流。
  可惜了,对于这个口蜜腹剑的女人,我无法感动,只感到冷飕飕的危险。
  康雪笑了笑,然后脱掉了外套,故意挺了挺鼓鼓的胸脯,说:“小张呀,这次啊,康姐可能有点麻烦事啊。”

  “什么麻烦事?”我问。
  “也不是很麻烦,还是不要跟你说了,省得你也替我心烦。”她故意又说。
  我靠老子替你心烦个什么鬼,我喝了一口啤酒,但还是说:“康姐你这说的哪里话,对我那么好,我在这里,如果没有你,我哪来这样好生活呢。你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你说。”
  “那真是不太好意思啊。”她站起来。
  缕了缕头发,然后走到我身后,看看门锁紧没有,然后俯身下来在我耳边轻轻说:“小张,这么多天有没有想过康姐呀?”
  我倒了一杯酒,喝了,我说:“还好吧,康姐你先说你什么麻烦事。”
  “是有点麻烦,也不是很大,但需要你帮忙。”她的手伸下来,摸了摸我脸庞,然后假装不经意不小心的伸进了我衣领摸着我胸。
  我拿了她的手出来说:“康姐我今天想喝酒,很累,喝完了回去睡觉。”
  “好吧,小张近来是挺累呀。”她靠在我耳边说,“你能不能跟查案的人说,你抓获犯人破案这件事,是我在背后偷偷和你参与了?”
  我马上问:“为什么?”
  “因为,康姐也想有一份功劳,这是康姐的私心。”她笑眯眯的说,然后坐在我身旁,故意的用胸脯磨蹭着我。

  害的我喝了两口酒后,心里也痒痒的。
  我说:“哦。”
  “真的吗小张?你真的同意吗?”她笑眯眯道。
  “嗯,同意。”我说。
  我无法拒绝她,我如果拒绝了她,就是和她过不去,在没有能把她一下子弄死之前,没必要和她过不去,因为她还是我上司,还是能咬我,还是能搞死我。
  而且贺兰婷也说让我靠近这群人,弄到她们的犯罪证据,现在看来是很难的了,因为她感觉我背后有人,我不知道她如何猜测的,也可能以为是贺兰婷,也可能以为是雷处长那样的人。
  但无论她怎么猜测,我只知道,在没有拿到弄死她的罪证之前,她还是我上司,她还是满腹阴险计谋,和她翻脸成仇,我没有赢她的百分百把握。
  卖个人情也好,她对我也曾有过恩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