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65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行了行了,我相信你,我不想看。”我说道。
  “感情归感情,公司的事归公司的事,必须要看。”他说。

  “好吧。你说下一个,天大的不好的事。”拧不过他。
  王达却故意停顿,看着我,说:“别激动啊。”
  “你说嘛。”
  “别发脾气啊。”
  我说:“你他妈说不说,等下你说我还不听了。”
  “那我还是不说的好,省得你发脾气,你操心。可能还惹事。”
  我冲上去抓住他衣领:“你他妈的存心吊我胃口是不是,快点说!我不发你身上,我保证不发脾气行了吧。”

  “那你松手啊!”
  我松手,回到位置上坐好。
  王达整了一下衣领,说:“李洋洋来找我,买了一些送你的东西拿来我这里,说是你出来找我了,让我转给你。我看她嘴角,眼角,都有伤,我就逼问她怎么了,她开始不说,后来被我一直问,才说是因为找你被家人打了。而且很严重,走路都瘸了一样。”
  我一听到这个,脸色突变,如鲠在喉。
  李洋洋,因为找我被家人打了?还打到瘸了!

  李洋洋,因为找我被家人打了?还打到瘸了!
  我先是震惊了一下,然后急忙问王达:“你再说一次。”
  “是真的,我知道你可能不会相信,我自己也不相信,但是她明显的就是,一身伤啊。”王达语气加重道。
  我摇着头笑了笑,李洋洋的父母那么溺爱李洋洋,怎么可能打她呢?
  看李洋洋的父亲,知书达理,斯斯文文,气质内涵,而且都是高官,怎么会打李洋洋,而且还打得李洋洋全身是伤,这不可能。

  “你就吹吧,反正吹牛不用交税。没事干找其他的话来骗我还好,你说李洋洋的父母都是高官,父母亲我也见过,她爸爸是很有身份名望的一个人,再怎么阻挡我们恋爱,也不会打自己的宝贝女儿啊。”我叼起烟。
  “贱人你推断的都对,但是我眼睛看到的就是这样,耳朵里听到的也是这样,是李洋洋亲口说被家人打了。后来我又问她究竟怎么回事,她就不说了,走了。走的时候边哭边走的,瘸着腿。”
  我看着王达认真的这个样,收起了嬉皮笑脸:“你该不是认真的吧。”
  “我还不认真?这是事实,我不认真也是事实,事实就是如此。李洋洋被打了,说给你听了,随你信不信。”
  我还是半信半疑:“日你,我估计你想骗我给李洋洋打电话是吧?上次你就放我鸽子,说什么你和我去咖啡馆聚一聚,结果我一去,就是李洋洋。你还想玩这招?”
  “好吧。那我们聊点其他,你最近忙些什么?”
  “没忙什么,也忙,反正监狱里好多事情,现在还摊上一些事,算了不想说,越想越头疼。”那些事要和王达说,估计没个一两个钟说不完,干脆不说了,好不容易离开了那个是非之地,现在提起来就不爽得很。
  “晚点我们一起吃宵夜吧。我们喝点酒怎么样?把你那个什么什么谢丹阳啊,什么什么监狱女同事女管教啊,叫出来陪我们喝喝酒啊,你真不够意思,自己玩了那么多,也不介绍一个给我。”
  “什么我玩了那么多,你别乱扯好吗,这种话要是给人听到,人家不整死我!”我问王达:“李洋洋送了什么东西来?”
  “喏,在这,一个不大不小不轻不重的箱子,不知道里面是什么。”王达一脚把一个箱子踢过来。
  一个黄纸皮箱子,密封好的,我用刀切开包装胶带,里面是零食。
  全是吃的。

  上面都标有价格,HKD。
  “港币。”王达说。
  有一包鸭舌,里面全是鸭舌,HKD:2500。
  “2500元,那,哇,还是挺贵啊,一港币兑换人民币八毛钱,那也要两千块了这包。看看,这些零食,也要万把块钱!”王达算着给我听。
  我看看,确实如此。

  是港货。
  我叹气,既然已经分手,何必还对我那么好,既然明知道没有结果,为何还要继续为我付出,既然已经看透我们没有的将来,干嘛还要对我这么关心这么好。
  我问王达:“真被打了?”
  “骗你我是你家的狗。”他举起手指。
  “我还是不相信,她父母那么疼爱她,怎么可能打她。”
  “就是因为疼爱,所以才打。你想想看,你和她交往,她父母死不同意啊,觉得嫁了你跟你了是苦了自己女儿,如果不强行阻拦,会毁了女儿一辈子,害了自己女儿。而且在已经介绍了一个家境背景很好的男人的情况下,而且在已经给你钱了要你们分手的情况下,既然还死要跟着你,打,必须打!是我女儿我也打!”他还挥舞手脚做动作。
  我一脚踢过去:“你他妈的住嘴!”

  我想到那次和谢丹阳的父母吃饭,我装谢丹阳男朋友,刚好被李洋洋父亲看到,他一定会多想,觉得我脚踏几条船,更加坚定我是个浪子,花花公子,没责任心的人渣的想法,本来家庭背景就差出身不好人家就看不好我,怕李洋洋跟了我吃苦,我还给他来这么一个脚踏几条船的不负责任的印象,他在多次阻挠李洋洋和我交往未果后,或许真的会动手打李洋洋。
  但是我还是无法相信,李洋洋的爸爸会打李洋洋吗?她妈妈会打吗?会舍得吗?
  难道是那叫啥开云哥的小子动手的?我日他妈的,如果李洋洋真被打,多半是他打。但也不可能啊,他一直求着哄着李洋洋跟他,况且他打了李洋洋,这李洋洋父母难道不找他拼命吗?他不是个蠢货,不会干这种事啊。
  “你给我好好形容一下,她伤到哪?”我又问王达。
  王达指着自己的眼角,嘴角,手背:“这,这,还有这,看起来挺狠的,表面是这样了,还有看不到的地方就更不用说了。唉,反正挺可怜的。”
  我沉默了。
  “我先给她打个电话吧。”我说。
  “我觉得还是别找了吧,你要是找她,让她父母知道,她如果又被打,很可怜啊,这么个小女孩,这么打,会不会死啊。”王达关心的说。
  “有那么严重吗?”

  “你自己没看到,你看到了你吓一跳。”
  我拿了王达公司电话打过去李洋洋手机。
  打了第二次她接了,温柔的喂了一声。
  她性格如此,软洋洋的。
  “喂,您好。”她又道。
  “洋洋,是我。张帆。”我说。
  “啊?张帆哥哥。”她有点小惊喜。
  “是啊,你在做什么,天气好冷,睡了吗?”我找话题说。

  “还没有,在床上看书。”
  “哦,看什么书啊。”
  “郭敬明的。”她笑了笑。
  日期:2015-05-31 09:1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