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57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傻子。”她嗔怪,手却握着我的手更紧了。
  “你才傻子,还占我便宜!”我假装抽开手。
  我看到桌上有一些苹果,我问:“这谁买的?”
  “监区长。”
  “还算有点良心。”我拿了一个就吃。
  “不洗吗?”
  “懒得洗了,明知道你吃不了苹果,还买苹果。”

  “平安嘛。”
  “你也别说什么平安的,更别觉得监区长她们怎么样,她们比章冉姚图图可要黑暗太多了。”
  “我知道。”薛明媚说。
  我停住了吃苹果:“你知道?你知道什么?”
  “她们做的跟我们犯人们有关的违法的事,我都知道。”
  “薛明媚,这样,我知道你知道很多,你能不能找一些女犯,弄些资料,签字,整死她们?”
  薛明媚叹气说:“劝你就别异想天开了,你以为你把这些资料,给雷处长,就能把她们关进去吗?太天真。而且女犯们愿意配合吗?她们还不想死!”
  “是,有点天真了。”
  “以前C监区的七个监室女犯们联名起诉,有些女犯的家属朋友还是有点身份,这件事据说闹到了纪委,后来也是不了了之,那些女犯们,后来全是吃猪食,活计比别的监室多,没加分,被整得一个一个皮包骨头。带头的被活活打死,全身没伤痕,家属抬去做死亡鉴定,猝死。”薛明媚幽幽的说。

  “被打死?没伤痕?这怎么做的?”
  “怎么做,我也不知道,去问问你那些伟大的同事们吧。”
  “哎你别讽刺我好吧。看来这帮人根基着实很深。”
  “你想做超人,拯救世界吗张警官?麻烦你清醒点,我求你把这件事了结后,赶紧的远走高飞。”她说。

  “我走去哪,你养我啊?”我说。
  “我感谢你的大恩大德,我要是出去了,我养你。”
  “去!尽扯。”
  “我和你说真的,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你会死的,现在不会,但以后呢?”薛明媚关心的说。
  是啊,就一个小小的骆春芳已经让我疲于应付,更何况是老奸巨猾的其他人。

  虽然我有点高估了骆春芳,但她阴险起来,还真是令人不寒而栗,如果这次不拿下她,鬼知道她还能弄出什么大事,我不死不行啊。
  “这苹果挺好吃的,可惜你吃不了,饿不饿,我去带粥给你吃?”
  “啤酒吧,真的很想喝。”她说。
  “我去你大爷。话说回来,你就这么和警察说了全部,连手机罪证这个你都说了啊。”我问她。
  薛明媚问我:“有什么不可以说的吗?不是录口供吗。”
  “那如果他们帮着监狱的呢?帮着监区长啊什么的呢,怎么办?”
  薛明媚问我:“我不是让你拿着交给雷处长吗。”
  “是啊,但你也不该和他们说有个物证嘛,到时候让雷处长他们拿着物证,压着他们这帮孙子,叫他们不好好查!”
  “说了也不怕,只要你交给雷处长就好了。你交给他了吗?”
  “交了交了。”

  薛明媚一定想不到我交给贺兰婷,那家伙,可比雷处长有分量啊。
  早点把这几个鳖孙弄死吧,也了却了这件烦心事。
  康雪肯定也没想到,我竟然把手机交给了贺兰婷,她到时候一定想,我到底是什么身份,能调动特警?还能通纪委?通司法?
  以后她会防着我,也许还把我当成贺兰婷的人。

  只是,贺兰婷才不会那么傻站出来说:“我拿着手机让有关部门帮忙查了。”
  没关系,当成就当成,以后和指导员,还有得玩。
  就真的怕啊,怕如薛明媚说的,会死的。
  看来薛明媚深深领教过这帮阴险狡诈的老狐狸们的手段了。

  让她们女犯们一起联名控告这些吸血鬼,是不可能的了,我只能慢慢搜集证据。
  我这个卧底,很难做。
  “你的脖子,你的伤,感觉有没有好一点了?”我问薛明媚。
  “没那么痛了,动不了,说话都会痛。”
  “那肯定啊,伤口那么深,所以我说啊,你还是别说话了。”
  “回去了就不能和你那么说话了。”她轻轻抚摸我手臂。
  “完了,你爱上我了。你条件那么好,竟然会爱上我,你完了。”我说。
  “你想多了。”她说。
  “我想多了啊?你没爱上我,是我想多了?”
  “要是监狱有其他男人,死都不会跟你。”她狠狠说。
  “行行行,我也知道你漂亮,你有魅力,等你出去了,马上换男朋友,换十个八个比我帅的开玛莎拉蒂开路虎。”
  “谁说你是我男朋友了?”她问我。
  “好好好我不是,你想得美啊让我做你男朋友。都这样了嘴还那么厉害,要不是看在你伤了的份上,我就该拿个什么东西塞进你嘴里堵住。”我说。
  “塞啊,我咬断它,我看你以后怎么骗小女孩。”

  “哇你这人思想好不纯洁,我只是说拿着苹果啊什么之类的东西塞进你嘴里堵住,你竟然想到我这里来了。”
  她却轻轻笑了,然后表情变得痛苦,看来是笑得扯到了伤口,我说:“好吧,你先休息,想喝粥叫我,想喝什么叫我。要不要喝豆浆,哥这里有。”
  她干脆闭上眼睛,不说话了。
  得瑟,你就得瑟,你想了别来求老子要。
  我出去外面,徐男还在痛苦的想着事情,我靠近她身旁,问她:“还要不要烟了。”
  “我现在骑虎难下了。”徐男说。
  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更不知道能帮到她什么,也不说什么了,给她了一支烟。

  退出来?是不行的,因为徐男有把柄在她们手中,什么把柄,我也不知道,她也不会说,如果那么容易说,那就不是什么把柄的。
  不退出来,继续剥削犯人下去,到时候如果有一天东窗事发,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楼梯口响起脚步声,我回头过去,康雪。
  她怎么还没回去?
  看她严肃凶险的那个样子,又要玩什么鬼花招。

  我以为刚才监区长说留下我和徐男录口供,然后她们就走了,而且指导员也说我们走吧。
  谁知道她们根本没走,还干回马枪。
  只不过,回来的只是指导员一个人。
  她到底想干什么?

  我和徐男站直,等她走到身旁后:“指导员好。”
  她看着我,说:“你过来一下。”
  “是指导员。”
  跟着她走到了,又到了,那个角落。
  “请问指导员,什么事。”我说。
  “看来你有很多的小秘密不愿意和我说啊。”指导员眯起眼睛,问我。

  “请问指导员,你说的小秘密是什么小秘密。”是啊我的确很多秘密,各种秘密,都有。不知道她知道的哪个。
  “还有一部手机,是证物,为什么刚才没有和我说!”她气着问我。
  “我,我,唉我忘了这事,你刚才问了我好多事,可我忘了这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