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52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唉,如果徐男真的完蛋,我也感到很可惜,可我也帮不到她,当时她劝我要钱,我还反过来劝她不要再碰这些脏钱,徐男口口声声说没事,呵呵,没事,这天底下的事情,如果想别人不知道,除非己莫为。
  只是,以指导员监区长那些人的本事和背景,想要挖出这一层哪有那么容易。
  我没有把手机那个证据交给派出所所长,因为我怕一旦他联系到了监狱方,监狱方动用关系把事情压下去,就完了。
  那个证据,我要交给雷处长或者贺兰婷。

  实在困得不行了了,一天发生了那么多的事。
  我趴在床沿,感觉床都在转动,就沉睡了过去。
  感觉有人在捏着我的脸,我的嘴,我伸手打了打,困得不想动。
  突然,我好像梦见了吊死的吕蕾,还看到她的正面,吓得我当即一激灵醒了过来。
  只见薛明媚伸手捏着我,外面已经天亮,虽然天阴沉沉的全是雾霾。
  我说:“梦到吕蕾,吓死我了。”
  “你那么怕啊?”薛明媚问我。
  “我发现我,我们男的,有时候胆子比你们女人小很多。你什么时候起来的?”我问她。
  “一个小时了。”
  “几点了?”
  “十点了。”
  “那么晚了!”我大吃一惊。
  “你昨晚,就是这么陪着我呀?”薛明媚问我。
  “是啊,想去旁边睡,又怕还有人来找你弄死你。”
  薛明媚笑了笑说:“谢谢你,傻瓜。”
  “傻个屁,哎徐男呢?”我回头看不到徐男。
  “她去打饭了,谢谢你们。”
  “不客气,我也是在帮我自己。是不是徐男都和你说了的。”我问。
  “是啊。”
  薛明媚叫我靠近,我问她想干嘛。
  “过来呀。”

  我伸头过去,她抱住我的头亲了一下我的脸说:“谢谢你。”
  “说了不客气,你竟然占我便宜,我也占你便宜。”我也亲下去了。
  一个吻过后,她问我:“那部手机呢。”
  “我藏起来了,我没交给派出所,我要交给s法局的。我怕派出所联系了监狱方后,监狱的人把这件事给整的大事化无了。”
  “嗯。”

  打算一会儿后出去找贺兰婷,直接去她家找她,碰运气吧,就算见不到,我也不能把手机轻易交给别人。
  徐男回来了,提着粥,还有炒饭。
  粥是薛明媚的,炒饭是我们的。
  我嘀嘀咕咕:“一大早吃这个,梗死人。”
  我喂着薛明媚喝粥。
  徐男骂我道:“他妈的十点了,午饭太早早饭太晚,你怎么自己不去外面买。”
  “我靠你这家伙,我就说了一句,你骂我一大串。”
  “你就欠骂。”
  喂完了薛明媚,我也吃饱了,我对徐男说:“男哥我出去一下。”

  “干什么去?等下监狱的领导估计会来。”
  “来就来呗。”
  “什么来就来呗,来了见不到你,我不被骂死啊!”
  “我有事,真有事。”

  “你能有屁事你!你除了找女人你还能有什么事!”徐男骂着我。
  “好了好了男哥,男爷,我是真有事,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就回来!”我跑出去。
  “快点!别整死我了!”
  “知道了!”

  上了楼,往楼顶处,在通风孔那里爬上去拿了手机,然后拿好下楼出去了。
  打了一部的士去贺兰婷小区。
  轻车熟路,到了那里按号码,希望她会在家吧。
  如果不在,我就缠着骗着保安要业主的号码,要贺兰婷的号码,送烟我也要弄到号码。
  没想到她竟然在家,通了之后她问我是谁。
  我急忙说:“是我啊。”
  “你?你是谁?”
  老子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
  “我是你家张帆!我是张帆。”本来想开口说你我是你家张帆张大爷,但心想她可是我上司,急忙改口。
  “什么事?”
  “急事汇报!”我急道。

  她在家按了开锁,门开了。
  旁边一个等着我的比我高的一表人才的男的,手上提着几盒子礼品,奇怪问我:“你是谁?”
  我奇怪的看着他:“你又是谁?”
  “你刚才按的门号,她叫贺兰婷,你说你是她家的谁?”他咄咄逼人问我。
  我日,是不是碰到贺兰婷男朋友了。
  我说:“你也认识贺兰婷?”

  “你真是她男朋友!她怎么找了你这么个小警察?”他开始愤怒起来。
  看起来是心里不平衡的愤怒。
  我急忙说:“大大哥我看你是误会了啊,我不是她男朋友,我只是她的手下,我要向她汇报一点工作上的事。”
  “你不是?你不是你刚才说什么我是你家张帆?你叫张帆是吧!”
  “是,我是叫张帆,我刚才是想说,我是你家张帆张大爷。不是我说我是你家张帆,但是话没说完我突然想到她是我上司,后面的张大爷三个字没敢说。情况就是这样,你信吗?”
  “我不信!”
  “信不信算了。”我走向里面。
  他跟在我身后:“你什么时候和她好上的!”

  “都说了你误会了,真的误会了,麻烦你别问了好吗,我很烦,要么等下你自己问她,不过我有事急事要找她,你先给我一点时间和她聊一聊,然后你是要问要吵架,我走了你随意。”我有些不爽了,这家伙很烦。
  “她怎么会看上你?”
  “是,她永远不会看上我,放心她也不会看上我。等下你可以核实,我真有急事大哥,求你了别挡着我了。”我给他一支烟。
  他一甩手,拍掉我手上的烟,我捡了起来:“生气有什么用。”
  “你承认了是吧!”他气恼道。
  “真不是。哎我不想和你说了。”我跑向那栋楼。
  在电梯里,他一直唧唧歪歪的问我是不是,问什么时候好上,问我对她做了什么事,问我怎么骗贺兰婷到手。
  我在电梯里,忘了扔了烟,只看着他双唇翻飞,气恼的他依旧在怒问质问。
  会不会等下发火拿起刀捅死我,想到监狱那些情杀的女犯人们,我只好说:“大哥,不是你想的那样好吗,等下你可以问问贺兰婷,如果有,你揍我,如果没有,你让我好好跟她汇报工作我就走行吗?谢谢。”
  他不说话了,也掏出了烟,在电梯里烦恼的塞进嘴里,他浑身找不到打火机,我给他点了烟。
  他抽了两口,咳了两声,说:“既然是汇报工作,不能电话里说吗?不能去办公室说一定跑家里说吗?”

  “我有些东西要交给她。别问了好吧,我也烦了,等下你可以问贺兰婷行了吧。”
  他不说话了,沉闷抽着烟。
  贺兰婷男朋友,看来是贺兰婷男朋友了,是未婚夫吗?我心里有点酸,这厮看起来穿得人模人样。
  唉,我这种?丝,也只能去监狱里找女朋友去吧。
  电梯门开的时候,我们出去,一个阿姨捂着鼻子挥着烟灰走进电梯:“在电梯里抽烟,年轻人都什么素质。”
  我默默的扔了烟头。
  在贺兰婷家门口,按了铃,她开了门。
  看见是我们两个后,她惊讶了一下,继而开了门。

  贺兰婷走回客厅,坐在了沙发上,外面很冷,家里很暖,贺兰婷看起来很舒适,披肩流苏卷发,一身藏蓝色合体的衣裙,双腿平放在沙发上,露出涂着淡金色指甲油的脚趾,戴一副沉重夸张的民族耳环,奢华又张狂,招摇又浓烈,而这一切放在她身上,都搭配得恰到好处。
  “还穿得那么妖!还说不是!”那厮进来后第一句话就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