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50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男哥,你能告诉我,你们怎么搞的那事吗?”我嘻嘻的问。

  她的脸红到了脖子根,骂我说:“问什么问,问那么多干嘛,我为什么要跟你说。”
  “嘻嘻你不说我也知道,我啊,在谢丹阳家,睡觉的时候,枕头下面好大一根那个棒棒。哈哈,你们就这样这样是吧?”我一边说一边做动作。
  “我艹你了张帆,老子给你脸你还往上爬了!”她就要下床。
  我说:“好好好,我错了我错了男哥,我错了还不行吗别打别打。话说,我还是那句话,干嘛我和谢丹阳那个你不嫌弃,而她和别人你就嫌弃?放心了我就随便问问,我也随便说说,你不和她分手我怎么可能敢和她乱搞呢,她是我嫂子。”
  “不知道,我不知道行了吧,别问了睡觉!”她躺了下来盖好被子。
  “男哥,晚安啊,祝你和丹阳姐梦中来相会,你一根来我一根。”
  “滚。”
  不一会儿,男哥的打呼声响起。
  我看着这个小小的床,看着薛明媚睡得那么甜,我不忍心挤她。

  我是不能和徐男睡的了,如果和谢丹阳,我一定扑过去。是的,她像个男人,她不漂亮,她让我感觉她就是个男人,如果真是个男人那也就罢了,我也乐意过去睡,可她偏偏不是个男人,而且还喜欢女人,这让我从心里很难接受。
  还好病房里有空调,不然这种天,非要冷死我不可。
  我去反锁上了门。
  我在那个柜子翻了一下,有一张垫子,白色的,我拿起来披在了身上。
  把灯关了,趴在了床边睡下。

  在我迷迷糊糊的时候,我听到了很轻的脚步声。
  几个人的脚步声,我以为在做梦,我快睡着了。
  可我强行逼着自己听,感觉不是做梦,是真实的有脚步声音,门外轻轻的有要拧开锁匙的声音。
  我惊了,心脏突突突的跳了起来,来了,这次应该是真的来了!
  我蹑着脚步轻轻,轻轻地走到门后,然后开了那个小小的挡牌,从仅露出的一点小缝隙往外看。
  外面,穿着狱警制服的女的,竟然就是。

  姚图图!
  一切都是真的,一切都是。
  薛明媚说的姚图图是章冉的同伙人。
  可我看到她身边并无他人,难道都躲起来了?

  可我刚才明明听到的几个人的脚步声,不可能只是她一个人,在这么静谧的大半夜,这种声音虽然很轻,可我还是清清楚楚的听到的是几个人,而不是只有姚图图。
  我的心突突突突的狂跳,感觉要跳了出来。
  我怕门一开她身后就几个拿着刀进来就砍。
  我干他娘了!我的钢管扔给了王达那厮,那几个估计都还在睡着,要喊吗?
  要不要大声喊他们?
  姚图图的表情,甚是害怕,她的表情不像是来杀人,像是被人逼迫,不过以她平日那性格,要让她杀人是为难她了。可那个沉默寡语的章冉,实在不得不让我觉得胆寒。想不到这么个女孩都那么狠毒。
  这时候了我还在乱想。
  姚图图拧不开这门,我想先看看,她要干什么。

  她没气力拧开,里面反锁了她也拧不开。
  她身后两侧突然出现两个男的,我吓了一大跳,心提到了嗓子眼,其中一个就是金链子。
  还有一个凶神恶煞的光头。
  伸手就拧把手。
  还都穿了狱警的制服。
  我还看见了,他们手中拿着刀。
  长刀,在夜里闪着寒光。
  徐男不知何时到了我身边的,她警惕性也很强,尽管睡得很死,她拿着钢管,紧张问我:“你那些朋友呢!”
  “喊吧!”
  不喊就完了!
  刚要开口,突见他们身后几个人出来,打成了乱成一块。
  “他们出来了!”我说。
  我和徐男马上开门冲出去帮忙:“打死他们!”
  地上。

  姚图图和光头男还有金链子,已经被制服了,全都被特警们押着躺在地上。
  就这样?
  是的就这样。
  姚图图带来了两个人而已,光头男金链子都带着砍刀,砍刀都在地上,已经被制服。
  王达睡眼惺忪看着我:“不是说人家二三十个吗?这也太不够看了,才不到几秒钟。”
  “你讲什么话呢,来二三十个把我们打死才好是吧,万一伤着铁虎和特警哥哥们,那是大罪过了。”

  铁虎问我:“现在怎么处理?”
  “绑起来,报警,这事情闹大了才好。”我心想,这事情如果给指导员她们知道,第一个反应肯定是要压下去,不要出事。
  她们追求的是她们女犯人们每天给她们‘供奉’的黑钱,她们不会去想伸张正义替女犯伸冤,有事就先压下去,不能传出去,保住她们的地位。
  发生这种事情,如果捅出去,我估计,监狱里应该有人该扫出去了。
  如果捅出去,她们有的人被处分,被抓,我可能就成了她们的靶子,不管了,老子还有贺兰婷撑腰,如果我真的压下去不管,难保骆春芳哪天也找人弄死我,还有薛明媚。
  骑到了老虎身上,下来就很难了。

  特警三下五除二,用他们的鞋带绑着他们,蹲着,把他们的皮带松了,裤子褪到地上,跑也难跑了。
  果然是专业。
  我看着姚图图,我捏着她下巴看我,她却不敢,一直低着头,还哭了。
  我说:“姚图图,你这干嘛呢?你不好好的在监狱里面呆着,跟人家流氓凑什么热闹?”

  姚图图慌着哭着说:“我是被逼的,被逼的。”
  徐男蹲下去问姚图图:“图图,这怎么回事呢?”
  我对徐男说:“男哥你不知道吧,她和章冉联合起来,收了骆春芳的好处,和骆春芳一起,在监狱里搞粉。”
  “啊!图图,是真的吗?”徐男马上抱着姚图图双肩问。
  姚图图哇的慌着哭出来:“我,我我,被她们逼的。”
  姚图图看来很不经吓,这下子阵脚全乱了,她身后的金链子骂道:“你住嘴!闭嘴!”

  我问金链子:“怎么了金链,是不是怕你们做的事被供出来,我不怕你不供,我有证据。把他们一人一间病房关着,绑好!”
  铁虎让手下把他们三一人一间房关进去绑好了。
  金链子被拖进去的时候对姚图图威胁道:“别乱讲话,老子杀了你!”
  我一巴掌扇过去:“闭嘴!”
  王达问铁虎:“虎爷,你是怎么听到人家走路的声音的?千里耳啊?”
  我说:“我也听到了。”
  王达说:“我也听到了,不过是在他们走到了门口的时候,铁虎拍醒我的。铁虎在他们在楼下上第一层楼梯的时候,就听得出来他们三个人了。”

  日期:2015-05-28 19:2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