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48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出了外面,笑着说:“吓死我了,还以为仇家找上门来了。”
  “没死就好。”
  我看着他身后穿着警服的四个高个子,轻轻问:“你报警了?”
  “不是,这是我朋友们,铁虎,我哥们,这也是我哥们,张帆。”王达指着其中一个高个子对我介绍。

  我连忙伸手:“您好您好。”
  他也伸出手来,很有内力:“您好,我叫铁虎。”
  “铁虎是我高中同学,现在是特警队的,公丨安丨局东郊分局的。张帆,我大学同学,女子监狱的管教。铁虎身后都是铁虎的手下。”王达介绍着。
  介绍后,他拍着我们两个:“他娘的,你两都穿着警服,混得风生水起,每天盘起脚等吃等喝。老子以前成绩比你们都好,现在却每天搬货,搬货,不停的搬货。老天真是不公平。”
  铁虎说:“你是公司的老总,我们怎么和你比。”
  王达拍着铁虎的肩膀说:“特别是高中的时候,怎么看你都是个矮个子,三天两头请病假的病秧子,现在怎么就长得那么高,还看起来那么厉害的样子。”
  果然是特警队啊,看起来是真的很厉害的样子。
  我招呼着几个朋友坐下,发了烟,然后跟王达说:“谢谢你啊贱人,我还以为你不来了。”
  王达点上烟,说:“能不来吗?不来的话,某人估计要跟我绝交了啊。”
  我笑着说:“不敢不敢。”
  “你就那样,不过说真的,你要是有难,我不来的话,你真可以和老子绝交了,朋友就该这样嘛。”

  “是是是。”
  “承认了!他娘的承认了如果我不来你就跟我绝交是不是?”他拍大腿问我。
  我靠这狡猾的狐狸。
  我急忙说:“嘘小点声,这里是医院!病人做完手术躺着呢。”
  “草你,别岔开话题。”

  “好好好,我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是我不好,对不起王大爷。”我跟他道歉。
  “小样,这么点事就他妈的绝交?”
  “这小事吗,我今晚要被人弄死了这能是小事吗?”我反唇相讥。
  “死了倒也好了,你那十二万反正没借条,刚好吞了你的钱。”
  “好了好了我快点死好吧,我在你心里还不如十二万。话说你高中同学能人辈出啊,有愿意帮你打工的,有愿意出来帮你大忙的,我还以为你真要去带二三十个看场子的来呐。”
  王达看了看铁虎说:“铁虎以前在高中的时候,有个校花特别喜欢他,那个校花我勒个去,谁都看不上偏偏看上病秧子铁虎,还公开追求,喝醉了来学校在我们教室门口表白,铁虎胆子小,不敢接受。从那时起,铁虎经常被别班的喜欢校花的人欺负,在走道上被人扒下裤子。”
  铁虎跟着插话:“不是被人扒下裤子,是扒光。”
  “哎呀还以为你掩饰,你倒是不怕曝光糗事啊。”
  “这是事实。”铁虎倒是直爽,“那天还感谢你帮我了,带人上去揍了他们一顿。”
  “你别感谢我,感谢你家校花,他娘的,当时我也是个有点名气的扛把子,在我们班是老大,是学校四大金刚。我喜欢校花啊,可她喜欢铁虎,看到铁虎经常被人整,那天又在教学楼走廊被扒下裤子,我本来就恨铁虎,恨不得过去帮他们扒光铁虎这小子。那校花看到我在围观,跑过来对我说‘你们班的人被人打你还看的那么过瘾,以后谁还愿意跟你混’,我心想,这话说的是啊,老子班里的人被人动,我不出手以后在江湖怎么混。”

  我笑着说:“是因为校花激你的吧。”
  “也是因为校花,我二话不说,兄弟们上,上去就揍了他们一顿。后来就被记过了。铁虎就跟我好上了,呸呸呸,不是好上了,是偷偷的跟着我混了。我好心搓成了铁虎和校花这对狗男女,没想到他结婚连我都不告诉,日,铁虎和你张帆一样,都是白眼狼!”王达一边骂一边说。
  铁虎呵呵的笑着说:“那不是找不到你嘛,你也不上网,我在班里面的群找你,都说联系不上。”
  “我艹你铁虎,你要是真心找我,还找不到我,你看那么多年了,高中毕业到现在,我只知道你去了警校,后来做了警察。有时也在qq上过年过节的发个过年快乐的,你也没回复我。要不是我今天有事,在qq上叫你,还不知道你已经把校花骗到家里了,更不知道你还是特警队的队长。”
  “对不起啊达哥,在警校我们不能上网,封闭管理,也不能用手机,训练又忙,工作了更忙了。”
  “忙你大爷,他妈的,你们现在都混的有头有脸的,手下一帮帮的,你们以前都是我的马仔小弟,现在都是我大爷。命运总是那么的不公平。”
  我递给他一支烟:“好了大哥,你是我心中永远的好大哥,你是未来的霸道总裁。我会鞍前马后一直跟随你。”
  “铁虎老子还没问你,你说你现在这样,校花喜欢你,我也认了,但是你那时候,校花喜欢你,我们都不甘心啊!为什么?”这厮还真多嘴多事。

  我踩了踩王达的脚,提醒他别多事。
  铁虎看到了,笑了笑说:“没事没事。我老婆她说,以前追她的人很多,可见我见到她从来没看过她一眼,然后她就觉得我与众不同,越看越有味,就找上我了。”
  王达吃惊说:“这样也行?”
  铁虎傻呵呵的说:“她说我从来没正眼看过她,其实那时候我胆子特别小,我看女孩不敢看,特别怕看到她,看多了我就乱想到那些事,觉得自己不正经。”
  “真不公平!你让我们如何接受这样的答案?”王达可惜着说。
  “算了算了,你狗日的嘴巴留点口德好不好,现在是铁虎嫂子,不是别人的老婆,你那张嘴怎么讲话那么难听?”我踩踏他的脚。

  “好吧,抱歉铁虎,别放在心上啊,我就随口说说,呵呵。你到底怎么情况?”这时他才对我问正事。
  我说:“我还没问你们怎么上来的?”
  王达指了指铁虎:“特警队的人上这种地方,小意思了。”
  “你们爬上来的?厉害。”
  “胡说什么,是铁虎他们有证件,这个小医院还有人敢拦特警队的吗?你快说说你什么情况。”

  我简单的说了一下给王达听:“监狱里两个女的开打,一个女的要杀这个女的,没杀死,她已经和外面联系上,叫外面的人来弄死她。”
  “我靠这么深仇大恨?”
  “被弄的女犯是证人,想弄死她的是在监狱里搞粉的。被这个女犯整到证据了。”
  “搞粉的?妈的监狱真乱啊,你们怎么管理的?”王达说。
  我说:“这我也不知道,现在监狱的领导都不知道有那么严重,明天我才能把这个事情上报,所以要捱过今晚。”
  “行了,放心吧。听起来挺刺激的,哈哈。”
  “你不害怕?”我问他。
  王达笑呵呵说:“怕什么怕,有特警队的人在,一个打一百个,他们什么人?”
  “不知道,可能还有狱警。”

  “狱警!”铁虎和王达同时吃惊。
  “是的,可能有狱警参与。”
  “监狱还真是够乱啊。”王达叹着说。
  “确实如你所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