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47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了好了别他妈的罗嗦了,你现在怎么跟老太婆一样,谢丹阳真他妈就该甩了你。”
  她马上跟着一脚踢过来。

  我无所谓了,走回到病房里。
  徐男进来问候了一下薛明媚,然后我跟徐男说:“今晚骆春芳可能安排人进来杀薛明媚。”
  我以为她会害怕,她却说:“正常,她本来就想要她死。来就来,我们是狱警,别怕,保护犯人也是我们的工作职责。”
  “保护?如果对方来二三十人拿着刀?我们保护得了吗?我们是在等死。”
  “是哦,那怎么办?”徐男听我这么一说,也怕了起来。

  “我刚才给朋友打电话,叫他叫几十人来帮忙。”
  “妈的早知道我就不该和你留在这里了!”徐男道。
  “呵呵果然是板荡识忠臣,疾风知劲草,你这人就没义气!”
  “老子跟你开玩笑的。”她说。
  “你要是害怕,你现在可以回去监狱,我也不会怪你。”其实我希望她是留下来的,多一个人也好,而且徐男也有点功夫,体格强壮,也学过擒拿术,对付两三个没点功底的一般男的没什么问题。
  “你讲的废话,老子不是那样的人。我去找点可以防身的,如果真有人来,防身。”她出去了。
  我就到过道那里,找到小护士,担心的问她:“有来电吗。”

  每隔两三分钟我就跑去问一次,来回跑了五六次,问到小姑娘都烦了,我心想,尼玛的王达,该不是不当一回事,就跑去喝酒不理我了吧。
  “给我再打一个电话吧。好不好姐姐。”我求着小护士。
  “喏。”她不满的递给我。
  我给王达打过去,打死不接?打了五个都没接。

  艹,该不是真的板荡识忠臣了?
  如果他不来,怎么办,只靠我和徐男两人?万一人家五六十个,那我们,真的是送死。
  我急得团团转。
  徐男回来了,抱胸走着回来的,我知道她衣服里面藏着东西,进了病房,她拿出来两根钢管:“在对面那个卖五金的那里切的。”
  “好吧。”我拿了一根藏在薛明媚病床的垫子下。
  “好累,我先躺一下。”徐男到陪护床那里躺下去。
  我握着薛明媚的手对薛明媚说:“别害怕,我一直陪着你。”
  薛明媚笑了笑:“很多做好人都不会有好下场的,你想想,值得吗?”
  我沉默了一下,她马上说:“要不如果真有事,你别理我,他们对付的是我,你和徐男,睡到别处去。如果我真有什么三长两短,你记住,一定要帮我把手机交给公丨安丨机关。帮我。”
  薛明媚噙着泪。
  “说的都是废话。”我斥骂她道,“我能把你扔着不管你死活吗?”
  薛明媚牵着我的手,哭了说:“我怕我会连累到你,你看我,她们能这样对我,也能这样对你。”
  是啊,会很痛的,割喉啊。
  想想那把小刀用力的像杀鸡一样在喉咙上割啊割要割断喉咙的痛,心里都他妈的不舒服啊,我极不自在的摸了摸脖子。
  我又摸了一把自己的脸,说:“那个就别担心了,割喉,不就是割喉吗,疼不起我死得起。我怕的是他们拿走手机。我得想个办法藏起来。”
  是啊,谁都能死得起。
  “藏哪里?”薛明媚问我。
  我想了一下,说,总之不能带在身上,也不能放在这个房间,我说:“我出去找个地方藏好。去楼顶看看。”
  看着徐男打呼了,真是个十足的爷们,可惜投错了胎,我过去给她盖好被子,没心没肺的人容易睡着这个说法看来是对的。
  我出了病房,走上楼梯口,上了楼顶,楼顶是被一道铁门反锁的,出不去。
  我看着一个通气口,要不就爬到那个通气口,然后放在通气口上,放到明天肯定没问题。
  我爬上了通气口,然后关机放好。
  下来后,我去找了那个小护士,嬉皮笑脸的问:“姐姐,有没有我电话呀。很急啊。”
  “你看吧,没有。”她拿出手机给我看。
  我拿来看通话记录,确实没有,不行,我继续打,就给王达打过去,打了三次,也还是没接。这是要抛弃我的节奏吗?
  狗日的王达,要是这次真的抛弃我,我就和他绝交。
  “谢谢你姐姐,还是打不通,真是麻烦你了,你是个好人,你一定长命百岁。”
  这时来了一条信息,信息直接提示:宝贝,今晚早点下班,我们插插好不好,淘宝的网状衣服到了,嘻嘻你穿上一定够变态。
  我不小心看到了,递给她的时候她也看到了信息,脸一下子红到脖子根。
  “10086都来信息了,一定欠费了,姐姐不好意思,我下次带钱,给你交话费啊。”我说。
  她说:“不客气了。”
  纯情小护士啊。
  这就是纯情小护士,白衣小天使啊。
  网状啊!
  天使们在拯救人间,拯救像我这种变态的?丝们,可敬可佩。

  回到了病房,我关上门,跟薛明媚说已经藏好了。
  薛明媚没声音,该不是死了吧!我急忙伸手一探,均匀的呼吸,看来是累得睡过去了。
  我也有点困,看了看徐男,我还是和薛明媚挤一挤算了。
  突然,听到楼道上传来脚步声,是几个人的脚步声,我的心一下子又提到嗓子眼。
  完了完了。
  为了安全和保险的需要,监狱医院的面对监狱人员才能就医的这一部分向来不对外开放,监狱医院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对公众开放,一部分只针对监狱人员。

  所以,无论是哪个病房,都是有防爆网隔起来,就是这栋住院部的楼下,都是隔起来的,要有人上来,必须得经过查验身份,才能开门。
  一下子上来那么多人,那么可以说是监狱人员或者医院人员才能上来,我自然会想到就是章冉和姚图图带人杀上来。
  我急忙抽出钢管,本已经熟睡的徐男,很警惕的坐了起来,也抓起了钢管。
  果然是冲着我们而来。

  敲门。
  敲这个病房的门。
  我看看薛明媚,她睡着了,她应该很是疲惫。
  我开始冒冷汗,擦了擦额头,轻轻的走向门边。

  门外又有敲门声。
  我过去看,从那个门上的小窗口拨开遮挡牌一点看。
  是王达!
  怎么回事啊。
  我对徐男轻声说:“我去看,你藏起来,万一动手的话,要偷袭,他们人多。”

  王达身后还有几个人,全是穿着警服。
  我靠他报警了?
  我开了门。
  他看到我,说:“搞什么,打你电话打不通,打你说接电话的那个护士又不接。害的我们在下面跟做贼似的被盘查。”
  我高兴极了。
  日期:2015-05-28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