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45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回忆起来,满脸都是惊恐的神色。
  这惊心动魄如同电影上的一幕,竟然是真真实实发生在薛明媚身上,想来是那么的可怕。
  人本是温和善良,为何到了一些时候,残忍得连禽兽都不如。
  薛明媚停下了说话,流下不知道怎么形容的眼泪。
  那死里逃生的滋味,我想这世上的人很多都不会经历过,当然也不会想去经历,可如果真真实实发生过后,回忆起来,会是什么滋味。我不想知道,更不会想去知道。
  薛明媚原本是一只手握着我的手,说到被割喉咙的时候,双手死死的抓住我的手。
  可见,是怕到了极点。
  我开机翻看了一下,果然,手机短信和软件里,有这几天骆春芳和刚才薛明媚提到的那些人的聊天记录,骆春芳这厮看来在禁闭室的生活过得还不错,有手机玩,有凯子钓,我看了她微x,她不仅是叫一个男的老公,很多个老公,通过附近的人添加,其中一个我看了照片,就是那个金链子,很明显的那个金链条的头像挂在脖子上,生怕别人看不出他有钱似的。
  还有吕蕾哥哥,吕蕾家属之所以到监狱门口闹事,是骆春芳一再逼着吕蕾哥哥讨要说法,拉横幅,找记者,当吕蕾哥哥和家属被抓起来又释放后,骆春芳说如果吕蕾哥哥这次不把事情闹大整死我,那么,以后死的人就是他们,而且也可以通过在监狱门口胡闹这事,要求监狱赔死亡那个赔偿金,吕蕾哥哥在骆春芳逼迫和赔偿金的诱惑下,打算把这些事公诸于新闻大众,更可怕的是,还有一些照片,其中几张,竟然就是吕蕾吊死在禁闭室禁闭上还有血字张帆的照片,我看到这个照片我就想到梦中吕蕾转身过来的情景,而她竟然还跑去拍照,其中几张就有吕蕾死亡的脸,我不敢看。

  这个女人,可怕得让我毛骨悚然。
  还有照片,是吕蕾吸丨毒丨的,这个心急歹毒的女人,究竟世人做了什么孽,让她这么来祸害人间。
  还有她和章冉的聊天记录,其中一些章冉提到说她们帮我看着,她帮我拿钥匙,她出去超市那里拿了。
  我马上意识到,章冉不是一个人,她不是,她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她身后站着更多的人!更多的管教和狱警,这个案子,可能牵涉到极其多的监狱管理职员,也许,还会有一些当头目的队长,等人参与其中。
  太可怕了。
  这部手机里,就藏着那么多的秘密,关系着那么多人的命运,不可谓不重要,我可要尽快的弄去给雷处长,只是,我如何找到雷处长?
  只能通过贺兰婷了,我该先把这事给贺兰婷汇报,然后,让贺兰婷处理。

  如果贺兰婷信任不过呢?
  我心里升起恐惧,如果贺兰婷是信不过的,会不会反手反而拿着这些直接扔了,或者加害于我?
  想了一会儿,我马上打消了这种想法,贺兰婷再怎么复杂,也是个仁慈的女子,她对出轨叛变未婚夫的狗不离不弃,或许这么想有些勉强,但她对于我这种伤害过她的人在困难时,还施与援手,而怎么会看着薛明媚这样见死不救呢。
  再说了她是要下来调查取证监狱这帮人贪污渎职违法违纪,如果连贺兰婷都信不过,那就真的没人能靠得住了。
  我决定,明天就找她,但是这部手机,放在身上,是极其危险的了,我要好好找个地方藏起来,然后找到了贺兰婷,再和贺兰婷说明白这事,或者找到雷处长,等确定可行后,我再把手机拿出来,交给贺兰婷,或者雷处长。
  我擦拭去薛明媚的眼泪,说:“乖,别哭了,大难不死是好事,等你好了,我请你吃香的喝辣的啊。啤酒,面包,男人,都会有的。”
  她扑哧笑出来:“是,我要男人,去帮我找几个,不要你那么丑的。”
  “行啊,我去弄个手机给你,你没事你就摇一摇,搜附近的,加,每天加,加个天昏地暗爱得死去活来,叫他们进来监狱千里送精。”
  她还忍疼打了我一下:“难听。”

  “好了说正事,这部手机太重要了,我想先找个地方藏起来,等我确定找到可靠的雷处长,说明白后,我再交给他,弄死骆春芳她们。”
  薛明媚说好。
  藏哪儿呢?
  我绞尽脑汁想,藏监狱那是不行了,放在身上更危险,放王达那里?也不好。
  以前的破出租屋?更不行。
  要不我直接给贺兰婷打电话,叫她过来拿走?
  也不行啊,我根本没拿手机,我没她电话,要是现在扑去找薛明媚,也不可能,很可能会扑空。最重要的是,怕薛明媚出事。
  我问薛明媚:“你说这手机藏哪儿好呢?”
  “要不,去放银行保险箱那里。”
  我问:“银行保险箱?你开什么玩笑,我还能偷偷爬进去放啊。”

  “不是,银行有一项业务,保险箱业务,一般市民的房产证,证券,存款单,金银首饰这些,都可以办理。”
  “还有这种事,我怎么不知道啊。”
  突然,手中的手机震动起来,我吃惊的看着手机。
  上面一个陌生的来电。
  薛明媚看着我:“怎么了?”
  我指了指手机。
  薛明媚看了一下,对我说:“不是找骆春芳,就是骆春芳找这部手机。”
  “怎么办?接不接?”我问薛明媚。
  薛明媚想了想,说:“一定一直在打电话,打不通她们就会想着还藏在监狱禁闭室某个地方,打通了的话,她们会知道手机已经有人拿着了。”
  “那如果接了,她们会要听声音,知道谁拿了手机,如果不接,她们还不知道到底谁拿着,到底在哪里。”
  薛明媚说:“接,但不要说话,听对方的声音。”
  我做了个Ok的手势。
  然后我接了电话,那边很静,我也不出声音,没有听到呼吸声,我的心提到嗓子眼,感觉那头,黑暗的那头有人提着黑洞洞的枪或者一把尖刀,能割开任何人喉咙的尖刀,随时等着捅过来。
  我摒住呼吸。
  整整三分钟,那边挂了电话。
  我把手机拿下来,薛明媚紧张问我:“怎么样,是谁?”
  “没说话,没有声音。”
  “她一定想要你出声,判断拿着手机的是谁。”
  我点点头。
  手机马上又震动起来,还是那个电话,我盯着手机屏幕。

  如同一场即将开战的生死博弈之前的试探。
  我又接了,还是不出声音,对方却道:“您好请问您是黄刚吗。”
  是一个女声,女孩子的声音,我突然就要出声音说不是,当要出声音的时候,我才惊愕的顿住。
  我才意识到,如果对方是试探,那么她假装打错电话,我说不是,就透露了我自己的身份,她们也就知道谁拿着手机了。

  我怎么那么蠢。
  还好没出声音。
  “黄刚,你在干嘛呀,怎么不说话呀?说话呀,是不是呀?”她问。
  故意打错电话?
  她又问:“黄刚,你怎么了你说话呀。我知道你听着。”
  我挂断了电话,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我说:“她说找黄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