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43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实在没空去请保姆,等有时间再说。”
  我嘟囔说:“不想去。”
  “不想去行啊,那这顿饭你请客。”
  我一看账单,五百多,马上说:“为什么我请客?”
  她反问我:“那为什么是我请你?”
  我说:“你你你带我上来的,你把我带上车带到这里的。”
  “带你来我可没说请你吃,我对你这样好,你请我吃个饭还不行了是吧?”她恶狠狠的问。
  “好好好,我去搞卫生,搞卫生。”
  “说来我就生气,我帮了你你还和我计较!计较去搞一下卫生?计较这几百块钱!”她有些生气了,今天她像是吃了丨炸丨药。

  “好好好,我请客了再去搞卫生,我请,我搞,我搞。”我急忙平息她的怒火。
  是的,贺兰婷说得对,贺兰婷对我实在够好了,工作谁给我的?她。救命的钱谁给的,她。
  我这样子就有些不懂的知恩图报了,对吧。
  不过我就是看不过眼她那什么态度,凶,凶,就知道凶。
  她叫了服务员过来收钱,我掏出钱给服务员。
  贺兰婷幽幽的说:“谢啦张表弟。”
  “不客气,这是表弟我应该做的,表姐您开心就好。”
  “哦,挺好。我先去忙了,你自己打的过去我家。”
  她说完挎起包包就走人。

  我去坐了公交车去了她家,还是那样,小狗看到我就摇尾巴扑上来了。
  整理好了,已经是下午五点。
  这谢丹阳咋还不给我打电话。
  看着这个房子,我想,如果我晚上出来能住这里就好了,不过这里离监狱太远了,来回不方便,而且我跑贺兰婷家里,那还像什么卧底的样。
  我想到那么大的房子,贺兰婷爱来不来住的,唉,可惜此房,可惜此房啊。
  开了客厅那个大大的立式空调,开了电视,看看球赛。
  想了一下,不对啊,我好像换了号码了。
  急忙翻出谢丹阳的电话,给她打了过去。
  “你在哪呢,我一直给你打电话,老是来电提醒!”谢丹阳很急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今天换了手机号,忘了跟你说了,不要生气啊。”
  “我跟爸爸妈妈说了今天我们一起吃饭的!”谢丹阳说。
  “好好,是在家里吧,我现在过去是吗?”
  “不是,是在运达广场的一家湘菜馆,我早就定好位了,你快过来,我已经到了,我爸妈很快也要来了,快点。”
  “好好好,是哪个区的运达?”
  我下了楼马上打的过去。
  谢大美女坐在一家湘菜馆里,面带愠色,说:“好你个张帆,差点没放我鸽子。”
  “这不是来了嘛。”我笑着说。

  我坐下后,她说:“过这里来啊你坐我对面什么意思嘛?”
  哦,是是是,是要假扮她男朋友的,我一下子间忘了。
  我过去坐在她旁边,有几个礼盒,我看了一下:“这是什么?”
  “健康按摩仪,不要乱玩,很贵的!”
  “碰一下都不行啊!”
  发票掉了出来,我捡起来,看着发票的数字,我吓了一跳:“健康按摩仪,两万八!两万八?”
  “叫你不要乱玩。”
  “两个这么小的按摩仪,两万八,就是五万六!你不是给人坑了吧你!”我说。
  “这是名牌,对人的经脉有作用,我朋友的家人用过,对什么肩周炎肩膀痛什么的都有用,我说是你送的啊,不要露陷了。”谢丹阳说。
  “肯定是假的坑人的。”这女人脑子一定秀逗了,一个按摩仪两万八她还买!
  “我朋友的家人用过啊,肩痛都好了,这是给细胞做按摩的。广告说有三十万人临床验证。我忘了叫什么了,一个平时演小品的明星代言的。”谢丹阳介绍说。
  我嗤之以鼻:“明星就不能骗人了?”
  “你想用还没得用!”她气不过,说了这句话。
  “好吧,我不应该和你吵的,因为是我‘买的’,你给我介绍一下,我等下好向我未来的岳父母介绍介绍。”跟她吵这个不会有什么结果。
  她介绍着,叫我等下怎么说怎么说,可我话题一转,说:“万一你爸爸妈妈问我工作才那么久,怎么有那么多钱买这个,我怎么说?”
  “笨蛋你不会说之前在学校兼职打工也赚了点钱,现在工作了,还是有这个能力买的,希望叔叔阿姨笑纳。谎话不会编吗?平时你怎么骗女孩的。”
  “我是好人!”我马上反驳她。
  “你鬼好人,你做的什么事,在监狱里,我还不知道?”谢丹阳说。

  “切,不就是徐男和你说我去见了哪个哪个女犯吗,我是去给人家做心理辅导的,防止她们自杀,你的,明白?”
  “借口。哎,我爸爸妈妈来了。”她急忙起身出去迎接。
  我也站了起来。
  谢丹阳把她父母迎接过来,我也打了招呼。
  四人坐下,然后就叫服务员上菜了,谢丹阳已经点好了菜。
  她还煞有介事的说:“爸,妈妈,我和张帆早就来了,张帆要请你们吃饭,一直问我你们两人喜欢吃什么。我们就点了这些菜。”
  我虚情假意的对他们笑着点头,叔叔说:“张帆有心了,在家里吃也一样,以后去家里吃,去家里吃。”

  我笑着说:“没事没事,也不是经常来,叔叔您吃您吃,阿姨您也吃,不是什么很上档次的饭店,不要介意。”
  “这孩子还那么客气。”叔叔说。
  谢丹阳妈妈可不吃这套,依旧板着脸,吃着饭,吃着吃着,她叫服务员拿个汤勺,服务员拿来了,她嫌小,然后跟服务员比划说喝汤的汤勺,不是匙羹。
  “之前我不知道,后来我知道了。骆春芳的丨毒丨品货源,竟然是骆春芳联系卖家,而帮忙跑腿的是吕蕾的哥,亲哥帮忙。骆春芳一直有货源,可是她需要和卖货的人的联系,就通过章冉,让章冉带进来的手机和外面卖货的联系,可这时候还需要跑腿买货送货的,于是,她就商量吕蕾,吕蕾和她哥哥都是瘾君子,骆春芳答应给他们好处,吕蕾也就通过这部手机联系上了她哥哥,让她哥哥去买货,拿到小卖部给小卖部送货的小哥带进来给章冉,章冉给了骆春芳,骆春芳部分自己吸,大部分卖。骆春芳骗吕蕾说,那个叫张帆的男管教,已经和薛明媚勾搭上,以后不敢再做这种事,也就是说没有货吸了,吕蕾毒瘾很大,听到这些更是恨你和我。骆春芳又说,这事情查出来,连吕蕾的哥哥一起也被查,吕蕾家里两兄妹,母亲早年瘫痪在家,吕蕾进来了,哥哥不务正业,但至少还能在家照顾母亲,如果吕蕾哥哥被弄进监狱,这个家子就全完了。骆春芳又威逼吕蕾自杀,她对吕蕾说,‘那个叫张帆的男管教如果不整出去,那以后我们全完。现在是薛明媚和张帆知道我们做这事,但她们还没有证据而已,如果有证据我们全都死。吕蕾你不听我的话,我就把我们一起贩毒吸丨毒丨的事儿上报,大家一起死!’”

  我说:“吕蕾这样都被逼着上吊?”
  “没了丨毒丨品,她想到这个就万念俱灰,而且骆春芳狠毒,她十分害怕骆春芳把这些事捅出去,也相信如果让你和我这么对付她们,迟早有一天这些事被查,她的哥哥会被我们整死。犯毒瘾后,写了你名字,自杀了。”
  我沉默了。
  低着头,想着骆春芳的狠毒,险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