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92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句话说完之后,义、孝、俤三人的脸色都是一变。这三人前后左右的看了一圈之后,广俤先说道:“不是说首任大方师已经飞升了吗?这里怎么还有陵寝的事?”
  她说话的时候,广仁的眼神重新在吴勉和归不归身边众人的脸上转了一圈。这时的姬哀又变成之前邱老二的小头目状态,和其他喽啰一样,躲躲闪闪不敢和广仁的目光对视。现任大方师也没有过多的注意他,从他脸上掠过之后,就转到了其他人的身上。
  对吴勉和归不归身边所有人都看了一遍的同时,广仁嘴里对着广俤说道:“关于首任大方师留下来的文献太少,到现在也没有人敢肯定,那位燕哀侯大人到底是飞升还是转世了”说到这里的时候,他的眼神正好落在归不归的身上。
  广仁冲着归不归笑了一下,说道:“归师兄,你刚才的话是对谁说的?这里是不是有我们不知道的事情?”
  归不归也是一脸笑嘻嘻的表情,打了个哈哈之后,老家伙说道:“哪里会有大方师你不知道的事情?现在整个方士一门,都以大方师你为尊,还怎么可能会有大方师你不知道的事情?说实话,我们也是刚刚进来不久,正在猜想这个究竟是燕哀侯的陵寝呢?还是他老人家飞升的所在?正没头绪呢,你们就来了,正好,你是大方师,这里到底是什么你说的算,就等你来拍板了”

  归不归这句话说的带着几分调侃的味道,广仁微微一笑,就像是没有听出来一样。但是他身边一个矮矮胖胖的白发男子皱了皱眉头,看着身边的这位现任大方师说道:“归师兄说得是,这里到底是什么,大方师你要给个说法啊”
  看得出来,广仁本不想搭理他。不过这人又说了一遍之后,广仁才不得已扭过脸来,苦笑了一下,对着这人说道:“广义师弟,那是归师兄在开玩笑,首任大方师的事情,我怎么可能会知道?”
  不过看起来,这个说法似乎并不能被这个叫做广义的方士接受。他还想要说点什么的时候,却被身边的广孝拦住:“广义师兄,这个是什么地方,归师兄一定知道,你想想看,这么多年以来,只要有归师兄在,有什么地方他不知道?还记得在渤海之滨寻找龙鱼那次吗?千里之外的海域归师兄都认得,这里他怎么可能不知道?你等着看,一会归师兄就要说出首任大方师的下落了”

  这个叫做广义的方士似乎有些厌恶广孝,广孝说完之后,没想到他的眼睛一瞪,冲着广孝说道:“我问大方师,你插什么嘴?大方师之所以叫做大方师,就是因为他什么都知道。如果不知道的话,那么什么阿猫阿狗的,就都可以叫做大方师了。是吧,大方师?你说说看,这里到底是首任大方师的飞升之地呢,还是他老人家的陵寝?”
  最后一句话是对着广仁说的,这位现任的大方师就像没有听到一样,转脸看着归不归,说道:“归师兄,广义师弟也是好奇,燕哀侯——那位首任大方师的下落,看在广义的面子上,你还是说了吧”
  归不归哈哈一笑,冲着广仁回答道:“广义问的是大方师,和我有什么关系?不久之前还有人说过,这辈子我都和大方师无缘,本来我心里多少还有点不服气。不过现在我服了,是真正的服气了,大方师——哈哈哈哈……”
  归不归一阵放肆的大笑,这时广仁脸上的笑容已经僵住了,他看着老家伙,一字一句的说道:“这么说来,我们也没有继续说下去的必要了。归师兄,这里面是不是燕哀侯的陵寝,和我们没有任何的关系,你想如何请自便。只不过这位吴勉小兄弟是上任大方师亲自看中的人,他要跟着我们回去,我代上任大方师收他为徒,以后他就是你我的师弟,也算是给他一个方士的名分了”

  广仁的话刚刚说完,归不归就又是一阵大笑。这次笑的连眼泪都流了下来,笑完之后,归不归擦着眼泪说道:“收弟子入门墙之前,也要先打听一下人家是不是已经在门里面了。大方师,吴勉在就算是方士门中之人了。人家本来就是方士了,你还怎么给他名分?那么以后怎么称呼他?双方士?”说完之后,老家伙又是一阵大笑,这边的广义也跟着没心没肺的笑了几声。

  这时,广仁脸上的笑容彻底消失了。他仰脸看了归不归一眼,说道:“双方士也罢,不管如何,我身为大方师,就不能眼见上位大方师看中之人流落在民间。明说了,今天说什么也要把吴勉带走”
  “要是我就不走呢,打折腿拖走?”广仁众人到来之后,一直没有怎么说话的吴勉终于开口了。他冷笑一声之后,有些挑衅的对着现任大方师说道:“最好你们广字辈的亲自过来动手,如果是你们的徒子徒孙,那就不好说是谁的腿被打折了。红头发的!你不是在找我吗,我就在这里,过来吧!”满场只有一个红头发的男子
  吴勉说话的时候,他口中广字辈下面的徒子徒孙都在看着他。只不过这些人的脸上都带着嘲弄的神情。但是说到红头发的时候,归不归的脸色大变,他想拦没有拦住,等吴勉说完之后,老家伙的脸色开始发苦。
  广字辈以下,以火山为尊。广仁的这位大弟子倒也识趣,自觉的走到了自己的师父面前。还没等他说话,广仁先语气有些森然的说道:“你是什么身份?别人说你如何,你就要如何吗?退回去!”
  这还是广仁出现之后,少有的严厉语气。火山当下诚惶诚恐,额头上黄豆大小的汗珠一条线的流了下来。火山连解释的意思都没有,向着自己的师父行了个礼之后,便退回到自己原本的位置。

  广仁身边的广孝打了个哈哈,说道:“这样的场合自然用不着大方师的首徒,还是我等座下弟子来替大方师分忧吧”说着,广孝顿了一下,目光在自己的众弟子脸上一一掠过。最后落到了一个看起来四十多岁的男子身上:“德源,你来替大方师分忧,请你这位吴勉小师叔归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