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38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尼玛重色轻友的家伙。”

  “我靠你了,假如里面躺的是你,我一定伺候的更加殷勤!”我回头说。
  进了病房后,我轻轻坐在薛明媚身旁,“感觉好些了吗?”
  “比被割的时候好多了。”她说。
  “这个时候你还能讲冷笑话。我对你的敬佩,真是滔滔不绝。喝点粥。”我拿出来。

  “你喂我吗?”她笑了笑。
  “我拿着整个碗往你嘴里倒,啊,你张嘴。”
  “我不要这样喝粥。”
  “那你喝尿。”
  “喝你。”
  “好我设给你喝。”
  “少恶心了。”

  我拿起勺子,一边吹一边喂着她。
  我想到刚才说的章冉要杀她的事情,就小声问:“刚才你说的,章冉怎么怎么的,是真的吗?”
  薛明媚喝了一口粥,停了下来,警惕的问:“你的那些同事,在外面吗?”
  “在。”
  “能不能想办法让她们走?”
  “我也不知道能不能,你还是抓紧时间和我说吧。”我说。
  外面传来徐男的声音:“啊,是这样,指导员啊,说留下两个,要你们回去,我和张帆在这里守着。你们赶紧回去吧,这里有我和小张就行了。”
  “辛苦你们了,那我们先回去了。”
  “路上小心。”
  徐男果然厉害,真的能把另外两个姐妹弄回去了。
  等脚步声远去后。
  我出了外面,对徐男说:“哥们,难道是指导员安排的要我们留?”
  “你做梦吧你,哪有那么巧的事情!偷偷和你说,指导员说让我们两回去,说我性格五大三粗,而你是个男的,不方便照顾她。要她们两留下。”

  “我靠那我们是在违反圣意了?”
  “我在那个办公室的破电话打的,指导员说留下两个,我就当只听到了这句,至于下面那句说留下哪个哪个,我就听不见了。”
  “厉害,聪明!”
  “厉害什么,别又惹出事了我警告你!也别穿帮了,指导员明天会和领导过来探望病人,你别说漏嘴了。”她嘱咐我说。
  “好了好了这你就放心了,我办事,你放心。”
  “还有,别再闹出事,我真的很怕出事。”
  “好了好了,你他妈的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婆婆妈妈的,一点也不像你。人家好女孩,看上你是因为你的性格魅力吸引人家,他妈的你变得那么婆婆妈妈,小心人家甩了你!”
  “我艹你这嘴怎么那么毒。”
  我急忙闪进了病房:“你爱去哪玩去哪玩啊,我就不陪你了。哦,我这里还有两百块,你去买包烟抽抽,谢了啊。”
  “你刚才不是说身上只有那几百块钱了吗?”徐男看着我手中的钱。

  “不要拉倒。”
  她抢了过去:“我没带钱带卡出来,我去超市走走。你好好看着她,不要让她跑了。”
  “哥哥,她就是想跑跑得了才行啊。”
  徐男走了后,我到薛明媚身旁坐下,说:“好了都走了。”
  薛明媚听了听外面一小会儿后,说:“章冉,你认识吗?”
  “同一个监区的同事,哪能不认识,不过那个女的,脾气古怪得很,很少说话,默默无闻。我们基本当她是透明的,她干嘛要杀你?”

  “小声点,你去把门锁上。”薛明媚说。
  我去把门反锁,然后回来。
  “好了,现在可以说了吧?章冉,为什么要杀你?”我问薛明媚。
  薛明媚握住我的手,说:“监狱里,你看到的,已经够黑暗了,而你没有看到的,更加黑暗。我一直劝你早点离开,为什么你不愿意离开。”

  我叹气说:“我能去哪呢,你不知道我以前在外面工作,流离浪荡的,一个月两千块钱,房子租不起,吃也吃不好,被人看不起,女朋友还跟人跑了,提起来都心酸。”
  “我哪怕是一个月一千块,我是你也不要在这里。”
  “呵呵,你说的是,特别是经历过这件事,被吕蕾栽赃这件事,我感到监狱里的可怕,可怕的人,可怕的阴谋,不止是同僚们可怕,连我以为没什么力量已经被锁着的女犯们,都那么可怕。”
  “女犯们远远没有监狱的人可怕。你看过越狱吗?”

  我好奇问:“怎么,你也看过越狱?”
  “越狱那个苏克雷说,监狱的那些人比他们更流氓,只不过他们多了一个合法的身份。”
  “呵呵,我不知道别的监狱会不会好点,但我们这个监狱,的确有很多弊病和黑暗。”
  “所以我劝你快点离开。”薛明媚劝告我。
  “行了,我该走的时候会走的,但我现在还不想走,我有些事,你也不会明白。”
  “你被她们控制了吗?”薛明媚赶紧问。
  “没人控制我。”
  “如果没控制你,你为什么能在这里这么久,你和她们一样,也拿犯人的钱,是吗?”
  “你想到哪去呢,我是那种人吗!实话说,她们要逼着我要,我没拿过。”
  “那她们就应该要除掉你了。”薛明媚说,看来她很懂这个监狱里面的游戏规则。

  “好了别为我那么担心了,说你的事吧。”
  “我还是从吕蕾开始说起吧。”
  “说吧,从她为什么要害你要杀你开始说。是不是和章冉和骆春芳都有关系?”
  “吕蕾为什么进来坐牢,你知道吗?”

  我说:“知道啊,故意伤人嘛。”
  “她为什么伤人,犯罪履历是不是写着她因事纠纷故意伤人?这因事纠纷,并不是她们说的因为嫉妒羡慕,而是,她在排球队的换衣间卫生间里吸丨毒丨被那个队友发现。”
  我问:“所以她为了前程要杀那个队友?”
  “也算吧,那个队友至始至终不敢说是因为看到了她吸丨毒丨才引起的争执,吕蕾警告她说如果说出去,就杀她弟弟。”
  “这些事你是怎么知道的呢?”我急忙问。
  薛明媚说:“监狱里的管教不会对我们犯人的身份感兴趣,而我们犯人,每天那么闲,对什么都感兴趣,吕蕾她自己跟别人提起过,女人嘛,都是藏不住秘密的。”
  “哦,然后呢?”
  “然后,然后她为什么要和骆春芳一块为什么要杀我了。”薛明媚咬牙切齿。
  “对,她为什么那么听骆春芳的话,骆春芳叫她杀你她就杀。甚至连自己所谓的自由,被处分,甚至命都不顾了。”
  “吕蕾从来没戒掉毒瘾,而且毒瘾很严重。”
  我吃惊道:“你这话什么意思,毒瘾很严重,从来没戒掉?难道说,她在监狱里,还能吸?”
  “骆春芳也是吸的,她知道吕蕾也是,骆春芳能弄到,她把吕蕾拉到她手下,替她卖命,替她做打手。”

  “骆春芳也是吸丨毒丨的?她怎么弄到?”
  “怎么弄到,如果监狱里没有一些败类,她会弄到吗?”
  日期:2015-05-26 19:0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