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37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张了张嘴,没发出声音,但随即发出声音:“能。”

  “能讲话?能说话那就太好了。不过你别着急啊,我先去问问,不然等下说着说着,血突然飞出来,那就不好了。”我不是开玩笑,虽然我不太懂医学方面的,但如果等下说着说着,那个线崩开或者什么的,那真的要死。
  可是,我不能出去啊,我要看着她,万一有个三长两短那就麻烦了。
  对啊我怎么那么蠢,护士走的时候还吩咐我醒来了让我叫医生,我按了呼叫铃。
  医生来了,我闪到旁边,检查了一下,对我说:“没什么大碍,失血过多,伤口很深,刚做完手术,需要休养。”
  “那,能说话吗?”
  “可以。但不要让病人情绪激动。”说完他就走了。
  “谢谢医生。”
  医生临走时还吩咐,只能吃流食,
  我不知道什么是流食,就问:“流食是什么?”
  “粥类。”
  “是,谢谢医生。”
  医生出去了。
  我重新坐回薛明媚身旁,握住了她显得有些冰凉的手。

  看着她脆弱的样子,我有些心疼,摸了摸她的的脸庞,脸庞也是冰凉的。
  “疼吗?”我问。
  她的眼泪早就止住,还有些许泪痕,我帮她擦掉。
  她点点头,然后又轻轻摇摇头。
  我说:“你还是不要动不要说话的好。”
  “你怎么,来的?”薛明媚轻轻开口说了第一句话,几乎是一字一顿的说。
  “哦,她们把你抬出来的时候,我是男的嘛,就过去帮忙抬担架,当时你满脸是血,我也不知道不认出是你来,后来到了救护车前,徐男把我推上了车。她告诉我是你被骆春芳割喉了。”我说到割喉两字,看到她的脖子缠着,极度的不舒服,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薛明媚轻轻的笑了一下,甚美。
  我说:“你还能笑得出来。”
  “活着真好。”她轻轻说。

  “说的就跟你死过似的。”我说。
  “现在,这样,就跟死过了一样。”
  “唉,这倒也是,你还是好好养伤吧,养好了再说话,再和我吵架。对了,你想吃什么?哦,你也只能喝粥了,要不我下去给你拿粥?”
  她看看我,看看天花板,叹气说:“好久没喝过啤酒了。”
  我无语。
  “你能不能正经点,说啊饿不饿?”隔了一会儿,我问她。
  “不想吃。”
  “啤酒?等你好了,有机会我请你喝,喝吐你。”
  她轻轻笑了一下,握了握我的手:“想不到在我死的时候,只有你一个人陪在我身旁,我居然走到这一步。”
  “你还没死好吧。”
  “如果死的话,也只是你陪在我身旁。”她又想哭。
  我叹气说:“假如你不是在监狱,在外面要死的话,你亲戚啊朋友啊,男朋友啊,老公们啊,排成一列一列的,从病房里排到楼下,比市长的面子还大。”
  她轻轻笑了:“会吗?”
  人在这个时刻,都是非常脆弱。

  人在生病或者要死的时候都脆弱,不管平时是多么的强悍,多么的无坚不摧。
  “你不饿吗?”我问。
  她问我说:“你一个人陪着来吗?”
  “不是,还有监狱的医生,还有其他我们监区的三个管教。”
  “章冉来吗?”她提到章冉,眼神闪烁出害怕的光,表情也微微变了。
  章冉是我们B监区一个其貌不扬的说话很少长得挺丑又矮的一个女管教,黑黑的,平时话特别的少,那个女孩很怪,我平时和她打招呼,她只是低着头,似乎无时无刻不是想着心事。
  “她救了你?不是说是小周吗。”不对,既然是章冉救薛明媚,为何薛明媚眼中尽是恐惧。

  “她,她要杀我。”薛明媚握紧我的手。
  “你说什么?”我大吃一惊。
  我正要问下去,门被推开了,徐男和那两个管教回来了:“张帆,打包给你吃的。你先吃饭吧。”
  我急忙把手抽回来,故意咳了一声,说:“薛明媚,你好好休息,别说话,医生说你不能说话,医生说要吃流食,我等下商量一下去给你打。”
  徐男走过来说:“还商量什么,你去打不就是了?”
  我站起来,看着徐男,说:“你讲的是不是人话啊,我在这里让你去吃饭,你吃回来了我还没吃你就赶着我去干活?”
  “好了好了和你开玩笑的,你先吃饭,我去吧。”徐男说。
  “我们出去外面吧,在这影响病人不好,医生说她要好好休息,怕伤口缝针裂开。”
  我把她们推出去外面,她们问:“怎么样了?做手术了是吧?”
  我示范给她们看:“从这里,割到这里,脖子都快割断了,还好没割到气管,缝针了,把脖子跟头连了起来,不死算命大。”
  两个小姑娘抓紧自己的脖子。
  徐男说:“鬼扯,那样还活着。”
  我说:“你他妈的去打饭去,少在这打岔。”
  “你敢使唤老子!”

  我指着徐男说:“妈的你还喝了啤酒是不是!我闻到了!也不给我带。”
  “那东西带进来这里不好,要不我们看着,你自己出去喝两瓶?”徐男还有点良心。
  “一个人喝,没劲。麻烦男哥你赶紧去打饭吧,病人饿死了可是我们的责任。”
  徐男下去打饭了。
  我心想,我该怎么支开这几个管教,然后去和薛明媚聊聊呢。她说的章冉要杀她,这真是一个让我不能相信的事情,说骆春芳杀她我还相信,章冉为什么要杀她?她们都说是骆春芳割她喉咙的,为何薛明媚说是章冉?

  要把她们支开,我才能和薛明媚聊。
  我随便扒拉了几口菜,然后扔掉了饭,说:“好吃是好吃,果然比大锅饭好吃多了,就是分量少了点。”
  “给你打来你还嫌弃!”徐男回来了。
  “那么快啊。”
  我从她手中接过饭盒。
  “你要喂她吗?”徐男递给我饭盒。
  “医生说,我是搞心理辅导的,和病人也熟悉,让我照顾她,比较好,也有助于她的恢复,还有情绪的稳定。不然啊,她一旦激动起来,你们知道的,脖子已经只连着一根喉管和一块皮了,激动起来血会从缝针处飞出来。”
  两个女管教又难受的摸自己的脖子,我自己也不舒服的摸了摸,徐男有些‘善解人意’,说:“哦,那你快去吧。”
  我说:“话说,大家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姐妹们,可以去玩玩嘛,我想,我们今晚都要在这里过夜了。”
  徐男说:“是哦,我还没和指导员和监区长汇报。”
  我把徐男拉到一旁来说:“如果指导员要我们其中的人回去,你一定要把我留下来,最好是留下我和你,明白吗。”
  “明白。”
  “谢啦。”
  “那万一,指导员不是留下我和你呢?”
  “我靠你这死猪脑,你不会动脑子,这么简单的问题都问我,你还怎么混啊!”我骂她。
  “你不是死猪脑,你来动脑子,你说啊如果指导员要我们两回去,你要怎么说她才同意留下我们两?”她问我。

  “你就求她嘛。”
  “又有什么用?你能跟领导讨价还价吗?”
  我提着饭盒往里边走,说:“总之我不管,拜托了男哥,帮帮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