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35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没说完,到了担架前薛明媚身旁看着她,满脸的鲜血,医生进行了检查后,医护人员正在除去她脸上的血渍,这张白皙的脸,漂亮的脸,明媚的脸,正是薛明媚。
  “薛明媚,薛明媚!”我叫着。
  医生推开我:“你干什么!”
  “医生,她她她怎么样了?会不会死!”
  “你别大声嚷嚷!”医生斥责我。
  “医医生,她她怎么样?”我紧张得有些口齿不清。

  “没割到地方。”医生说。
  “什么意思?”我又问。
  “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
  我听到这话,松了一口气,看着薛明媚,上天保佑,虽然我无神论。
  我握住她的手,冰凉的手,千万不要死啊。
  心如刀绞。
  谁干的?骆春芳!
  我转头过来问徐男:“谁割喉她的?”

  “在禁闭室关着的,除了薛明媚,只有骆春芳了。”
  “是骆春芳?不可能啊,那她们都关在各自的禁闭室里,又如何能够开门到对方的禁闭室?”我又问。
  “我也不清楚,当时监室的女犯们都去劳动场了,马队长派小周去2023监室查2023监室,听到禁闭室那头有呼叫救命的声音,就按了警铃,同事们都进去了,我进去的时候,骆春芳已经被制服。”
  “那小周呢?按警铃的发现情况的小周。”
  “她没来啊。我进去后见小周是站在旁边了,我接过担架就帮忙抬薛明媚了。小声和你说啊,很多管教都不喜欢沾血,另外两个姐妹是队长逼着抬的。”

  “你呢?”我问。
  “你他妈不废话,如果不是薛明媚,如果不是你和她熟,我才懒得理。”
  “你这没人性的家伙。”我骂她。
  “人性?什么叫人性?这些人相互相杀都是自找的。”她反驳我。
  “艹,什么自找,一定是骆春芳。”
  在禁闭室里,在各自关着的禁闭室里,两人怎么出来禁闭室外面打杀起来的?难道真的有管教帮忙开门?或者是骆春芳有钥匙?骆春芳就算有钥匙她也不能从自己禁闭室里面开自己的禁闭室门。那还是说,有管教帮手。
  看来这事,非等薛明媚醒过来才知道了。

  到了监狱医院,薛明媚送进了抢救室,监狱医护人员也进去了。
  我们四个管教在抢救室外面守着。
  我把徐男拉过来对徐男轻声说:“你在这里守着,我去买点饮料。”
  “快去快回。”
  “你一定要守着这里啊,不要走开!”我生怕有些管教是骆春芳买通的人。

  “好了好了你快去。”
  我想了想,我不能去,我让徐男去,我掏出钱来:“麻烦你帮我走一趟吧,我好口渴。”
  “你自己为什么不去?”
  “男哥,去嘛,我啊,想收买一下这两位姐姐,方便我日后和薛明媚独处,我才能帮助薛明媚做心理辅导啊。”我说。
  “薛明媚还没好呢,你自己不能去吗?”
  “唉,麻烦你了,我想第一时间知道她没事。”我给她钱推着她。
  徐男无奈之下,去楼下监狱医院买了一些饮料,我拿来就收买两个管教,“姐姐们,大家辛苦了,来,一起喝个饮料啊。”
  “小张,嘴那么甜,还买饮料给我们喝,有什么企图啊?”一个姐妹接过饮料问我。
  “我能有什么企图啊我,只不过就是想靠近两位姐姐,在监狱里不方便给姐姐们买饮料啊什么的,出来外面,有机会还是要抓紧机会赶紧增进感情。”我笑眯眯的说。
  “增进什么感情啊,小张,你老实跟我们说,你和薛明媚很熟悉吧。”另一个姐妹问我。
  “你怎么知道?”
  “你看你刚才救护车上担心的那样。是不是,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特殊关系?”她看着我问,觉得我和薛明媚关系非常。

  我说:“她是我做过心理辅导的心理病人,说有特殊关系,那是有点过了。只是我曾经给她做过心理辅导,她想不开,后来治疗她起了一些治疗作用,医生对自己治疗过的患者都是有感情的嘛。我也真的怕她就这么死了。当然,要是像和我徐男这样的关系,如果徐男碰上这些事,我当然更担心徐男,假如姐妹们你们也遇到这事,我也会担心。”
  “我呸呸呸!你说什么呢?”她们骂道。
  徐男一脚踢过来我一个趔趄:“王八蛋敢诅咒老子!”
  “温柔点行不行,好我说错话,对不起啊姐妹们。”
  “看在你的饮料上,饶过你。”
  我把徐男拉到一旁,徐男有些不耐烦:“你又怎么了?”
  “那个,昨晚的纸条,谢谢你。还有你帮过我的,谢谢。”我说。

  徐男帮我隐瞒蒙混过关,我不得不感激她。
  “别谢,我也是帮自己,这个事情以后别再提起了,传出去了,我们两个都麻烦。”
  “好吧不提了,那我请你吃饭吧。”
  “别怪我大搓一顿。”她威胁。
  “只要不是什么鹅肝啊,鲍鱼海参,茅台XO,我还是要努力的。”
  “你说的啊!”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好。”
  等了大概有半个钟头,大家都没说话,很无聊了。
  平时大家去医院等待或者去车站等待,都在玩手机,无聊的时间也容易打发,我们几个,手上没手机,更没有书本,实在是无聊至极。
  我一看,快七点了。
  我对她们说道:“你们都饿了吧?”
  “是饿了,我去打快餐。”一个姐妹说。
  来监狱医院陪护,我们这些陪护人员,可以在医院的食堂打快餐,免费的。

  我说:“好不容易出来一趟,还要吃什么食堂大锅饭,这样吧,我请客,大家去外面吃顿好的。”
  “好啊好啊!”
  徐男突然说:“你们去吧,我留在这里守着。”
  我说:“我的意思是,我请客,我掏钱,你们去吃,我守着。”

  我没打算离开这里。
  “你请客?你掏钱?还要你守着,这样不好吧。那你们去,我守着,回来给我打包就好了啊。”另一个姐妹说。
  我掏出八百块钱给徐男:“男哥你带两姐妹去吃点好的,我守着吧,给我打包啊。”
  徐男数了数,一点也不客气,说:“才那么一点,还说什么不是鲍鱼茅台,你就努力,这要是去高档点的也吃不到什么好吃的。”
  “唉,我口袋就这点现金了,抱歉啊,我还不够努力,下次取了钱,我应承大家,尽量请大家吃更好的!”我说。
  “哎哟小张好会说话,还那么谦虚。”
  徐男狠狠道:“他就嘴上谦虚,你们别相信他!”
  两个姐妹嘻嘻的缠着徐男的手:“我们走吧,快去快回,不能让小张等久了。”

  日期:2015-05-26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