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32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谢什么,也没能帮到你。到时他们问我,我就就这么说,说因为骆春芳暴乱的时候你制止了她们,还打了骆春芳和吕蕾,所以极有可能是蓄意栽赃陷害报复你。放心吧,监狱的领导也不想出事,传出去就严重了,我想他们很可能把这事压下来。”
  “谢谢,谢谢。”我感激的说。
  “那我回去了。”
  “谢谢,谢谢花姐。”
  “别谢了,你这样子我还挺不习惯的。”

  不习惯?看着靓丽身板挺直的她,在这种环境下,我色心一起,“这样子习惯了吧!”
  伸手就在她屁股上用力抓了一下:“很有弹性。”
  真的是很有弹性,很翘,结实。
  她废话不说跟着一脚踢过来,我早就有所准备,躲开拔腿就逃了。
  她也没追上来。
  走回宿舍。
  如果真如朱丽花所说,监狱把这事压下来,调查结果就是个吕蕾存心报复栽赃我,那就最好不过。
  开了宿舍门开灯,见地上有一张白纸。
  我拿起来看:放心吧哥们,不要担心,我知道怎么说。

  纸上的字是打字机打的,是徐男,为了避嫌,特地用打印机打印然后塞进我门缝来。
  果真是疾风知劲草,板荡识诚臣。
  可是徐男和朱丽花毕竟是监狱的小人物,在监狱里的地位和我差不多,我担心着,如果指导员,监区长,监狱长这些人不帮帮我,我很难过这一关。
  最怕是有人落井下石。
  如果我去找她,就是贺兰婷,副监狱长,以她深不可测的背景,会不会好些?
  一夜烦恼。
  最郁闷的是,还做了一个梦,梦见的,就是吊着的吕蕾。
  在梦里,我一直在逃避看她的脸,可是她的身子吊着不停的转向我,我就跑,跑不出那个小小的禁闭室,我就一直绕着她转。
  当我吓醒后,我把灯开了,他妈的太吓人了。
  整夜都没敢合眼了。

  明天会好的,天亮会好的,我告诉自己说。
  没想到起来后去上班,才知道事情变得更加严重。
  死者吕蕾的家人在监狱大门口挂横幅,放鞭炮,大闹,横幅白底黑字,写着还我女儿命来这样的字。Xx女子监狱逼死无辜女犯等等。
  这太狠了,之后马上有人围观,不仅如此,他们还给电视台,报纸等新闻媒介的记者打电话,记者也来了。
  我坐在办公室里,是同事告诉我的,我想打电话问问指导员我该怎么做怎么办,可是指导员不找我,上级领导不找我,我也不知道到底找不找的好。

  如果有事,我想她们会自动找上门来。
  一早上,从心理咨询辅导办公室,到B监区的办公室,除了有同事告诉我说外面死者的人在闹事,没人找我。
  到底要不要找贺兰婷帮忙?可我现在怎么找她?
  我不能直接跑她办公室,况且她还不一定在呢。
  可我就这么等死不成?
  要不我请假出去,然后给贺兰婷打电话求救?
  我不能这么等死,这么一想,我打算下午就请假出去。
  到了中午去食堂吃饭,同事告诉我说,闹事的全被带走了。
  全被警察带走了。
  难道就这么结了?

  我心里没那么难受了。
  这监狱里犯人出事,家属肯定会难过,闹事也能理解,很多犯人家属第一时间,都会想到监狱管理人员身上出了问题,所以才逼得犯人自杀,特别像现在这种情况,直接写着监狱管理人员名字的,更不能不让家属怀疑监狱管理人员对犯人进行过虐待等等。
  我去找指导员请假签字,但是指导员不在,我没辙了。
  下午,在心理辅导办公室,我还是如坐针毡。
  电话终于响了。
  我期待的,我害怕的,电话响了。
  期待这事能了结,害怕调查的结果对我不利。

  是指导员打来的电话,叫我直接去监狱长的办公室旁边的会客厅。
  监狱长办公室旁的会客厅,那么严重。
  我想到了很多不好的东西,想着过去后,直接是一副手铐锁在我手上,或者是面对着一大群死者家属,被打得体无完肤鼻青脸肿,也许被打的时候,还一大群记者给我照相上报纸,或者是直接被s法厅的人给带走,然后带到拘留所,然后被起诉,然后判决,最后赔偿接着到了男监狱?
  越想越害怕。
  不会的,我不是杀人凶手,人不是我杀的,朱丽花也说,人又不是我杀的,不会有什么大事的。
  尽管自己说不怕,但到了快要揭开答案不知是福是祸的时候,心里面还是很害怕。
  走到了那边的办公大楼,然后上楼,找到了那个很大的会客厅。

  会客厅里,空荡荡,里面还有个小的开会的会议室。
  我想,会不会在里边,然后往里边走。
  会议室里,果然有人,只有一个人:雷处长。
  雷处长坐在会议室的圆桌旁,他的面前,只有一包红河烟,没有文件,没有公文包,什么也没有。

  “首长好。”我看到他,急忙打招呼。
  怎么只有他一个人,这是什么情况。
  “坐,小张。”他还是那么威严,据说不怒自威的人,天生来就是有福气的。
  “我,我不敢坐。”
  “别怕,坐吧。”他又说。“坐坐坐,你害怕什么你没做亏心事。”
  我战战兢兢的把凳子拉到离圆桌两米左右地方,坐下,面对着他,像个小学生。

  “请问首长,我可以给你敬烟吗?”我坐了好久,他只看我不说话,我没话找话,只好掏出烟来。
  可是掏出来后,我又后悔了,他抽六块钱红河,我掏出来芙蓉烟,这不是,这不是要找死吗。
  但是话已经说了,烟也拿出来了,我抽出了烟递给他。
  他倒也不客气,接过去拿着桌上的打火机点上,然后问我说:“很多女犯人都觉得你人很好,你知道吗?”
  女犯?很多女犯?我很好?我不知道。
  “不知道。”我实话实说。
  有谁会觉得我好呢?丁灵,薛明媚,估计还有那个D监区的活死人女犯,哪有很多女犯人呢。
  “你做心理辅导帮助了很多女犯,还有一个要自杀的女囚。有一个姓凌的小管教,带着很多管教来找我,说你一定是被冤枉的。她们说,你上次救了一个要自杀的女囚,监狱还没给你奖励。还有很多你的同事都帮你说话。”
  小凌?是D监区的小凌。还有徐男,朱丽花她们,她们帮我说话。

  “我也相信,你是被人栽赃陷害的。”
  我心里一颤,这句话从雷处长的嘴里说出来,是和朱丽花说出来不一样的,雷处长是盖棺定论的那个人。
  “谢谢首长!”我几乎是感激涕零。
  “我是对事不对人,你不用谢我,谢你自己。”
  “谢谢首长的信任。”我还是表达了心中的感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