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31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对身边的人说:“让她们把这个薛明媚,朱丽花,都找来。”
  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手心出汗手发抖。

  “别怕,人不是你杀的。”雷处长竟然安慰我。
  “谢谢首长,可是。”我还是不再往下说了。
  他让身边的人都进去,吩咐身边的人把里面的刚才我提到的会场暴乱那件事的监区长指导员马队长徐男等人都分开问,问完再来向他反馈。
  我不得不佩服他做事的水平和效率。
  雷处长和我面对面站着,他掏出一包烟,我看清楚,是六块钱的红河,他点了后,问我说:“你是心理辅导师是吧。”
  “是的首长。”

  “这个监狱只有一个心理辅导师,辛苦你了。”
  “为,为人民服务。”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好,声音小了下去。
  为人民服务?
  “有人说你治好了一些女犯人的心病,有没有这回事?”他盯着我。
  我只好女犯人的心病,他怎么也知道的?
  我说:“报告首长,这是我工作指责,分内之事。”
  “雷处长,人都带来了。”他的手下对他报告。

  我看见,朱丽花,D监区的小凌。
  还有,被管教押着的骆春芳,薛明媚。
  骆春芳先被带过来的,雷处长让我回到会议室,骆春芳恶狠狠看了我一眼。
  我冷静,冷静自己,回到了会议室。
  想抽烟,可不敢抽。
  大家都被分开了,监狱长政z处主任,无一例外。

  一会儿后,雷处长手下的人分别问完了监狱长徐男等人,都出去了,留了两人看着我们,必须分开,不能交头接耳。
  时间过的很慢,一直过了半个钟头后,雷处长派人进来让我们可以散了,犯人押回去,其他各自回到工作岗位。
  散了?就这样?鸟事没了?
  不可能那么简单的就结束啊。
  我们出去后,雷处长他们已经走了。

  没人说话,监狱长,政z处主任,监区长,康雪,徐男等人,各自默默的下楼。
  我问指导员:“指导员我可以回去了吗?”
  一时后,她看了看监狱长等人,然后说:“哦。”
  我回到了心理辅导办公室,已经是下班时间,天也黑了,肚子饿了,但不想去食堂,就吃了一点外面买的一点饼干。

  心里烦着,生怕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会不会被开除?开除还算是好的,怕就怕他们的调查结果是我打了女犯人,结果女犯人心里不平衡一死了之,那我的麻烦就大了。
  如果调查的结果是因为我的殴打羞辱女犯人导致女犯人上吊自杀,那么我要面对的不仅是民事赔偿责任,而且还有可能犯了故意伤害罪。
  至于故意伤害,很难说清楚这个,像吕蕾这种打手囚犯,身上难保没有一些伤,万一到时候全归到我头上,说是我打的,那这个故意伤害罪我必须要扛了。
  死者的家人一定不会那么轻易放了我,死者可以在墙上写了我的名字,让我如何能那么轻松脱身。
  所以就说到这个民事赔偿责任,就算是死者身上没有伤,我没有犯故意伤害罪,而如果调查结果是因为我羞辱了吕蕾,吕蕾自杀,那么,我是必须要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因为我羞辱了死者导致死者想不开而自杀,我有侵权的民事赔偿责任,最低起码要承担侮辱罪的刑事责任。

  心里郁闷,这他妈的叫什么事啊。
  别说我在s法的人面前颤抖,就是监狱长她们,都得老老实实的坐在那个跟个小学生一样。
  尽管之前已经给自己打过气,说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怕,不要悔,但没想到这些损招来的时候那么猛烈,根本是让我连招架的机会都没有。
  怕就怕徐男架不住,说我打了骆春芳,这是事实,骆春芳和徐男两人如果都指证我殴打骆春芳,那么,关于死者吕蕾和骆春芳指证的我有没有殴打羞辱过吕蕾从而导致吕蕾自杀的问题,可就真的说不清了。
  晚上快九点,我才心烦意乱的回宿舍。
  感到有些饿,可不想去吃东西。
  没什么心情。
  走到离宿舍不远处,突然有人拉过我的手臂,很用力把我拉进宿舍后面角落,我看清楚了,是朱丽花。
  “朱丽花?怎么了?”我挣脱开她的手问道。
  “嘘,小点声。你不知道全监狱的人现在都怕跟你扯上关系啊。”朱丽花说道。
  “我知道啊。”想到今天康雪的表现,直接就想撇清我和她的共事干系,还好,没落井下石就好了,她那人,表面大善实则大奸,别说是有困难的时候想要她站在我身旁,就是没困难的时候也想着从我身上捞好处。
  我问朱丽花:“既然你知道都怕和我扯上关系,那你还找我?你喜欢我是吧?”
  “少贫嘴!都什么时候了你怎么还不知好歹。”

  “唉,那我能怎么样呢?难道要我哭着跪着去求天求神求佛,有用吗?哎,你是不是一直在等我啊?”
  “我知道你在办公室,但我可不敢光明正大找你。”
  我心里一凉,说:“你也怕惹祸上身是吧。”
  只是,我也没什么好凉的,朱丽花和我,虽然我经常调戏挑逗她,虽然看起来关系挺好,虽然她帮过我我也送她东西,但说实在的,我们之间的这关系,这感情,又算得上什么。
  “当然不是!你现在是被调查的时候,我还是这自杀案的证人之一,我是想帮你的。可是我不能光明正大来找你,让想害你的人抓到把柄有话说。”她否定了我的说法。
  我握住她的手:“真的!你相信我是被人栽赃的?”
  她轻轻挣脱开我的手:“你表面虽然坏,心地还好。那个吕蕾我也认识,她是骆春芳的人,这些人为非作歹,在狱警管教看不到管不了的地方,欺压其他犯人,霸占其他犯人的东西。可是她为什么要这样陷害你?”
  “花姐,那个骆春芳在不听话的时候,我打过她,那时候暴乱我也打过她,她很恨我。她想要吕蕾杀了薛明媚,我阻止了,她和薛明媚本就是有仇的。她说过要报复我的,我没想到那么严重,她这招可够狠毒的。”我说。
  “这事很严重,连s法厅的人都来了,是谁捅到上面去的?”

  “我也不知道,我觉得不会是女犯人吧,不会是骆春芳自己吧,她也不可能做到啊,哪有手机让她用的?”
  “骆春芳找人一起对付你了。”朱丽花分析说。
  “是啊,所以我头大,摊上这么个事。”
  “别怕,也不会有什么大事的,也不是你杀了她。”朱丽花安慰我说。
  “谢谢你啊花姐。”
  日期:2015-05-25 06: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