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30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道一道门的开进去,我和徐男到了禁闭室里。
  禁闭室挤满了人,我们监区的监区长,康雪指导员,副监区长,马队长。一个背对我的老女人,侧过去看果真是政z处主任,连监狱长都来了,还有狱政科的,还有法医,监狱的医生。
  一大帮领导,这些人如果没有什么事,哪会聚那么齐。
  看这阵仗,我腿有些抖。没看到贺兰婷,可能看到贺兰婷,我心里面会有些抚慰。

  看着里面的吕蕾呆的那个禁闭室门开着,里面黝黑黝黑的,看清楚后,是的,有个人挂在上面,应该是吕蕾了。
  “张帆来了!”有个同事给领导们报告。
  指导员马上过来,监区长也过来,都围着我,指导员问我:“怎么回事!你是不是打了她!”
  “我没有。”我强作镇定。

  “没有吗!没有的话为什么禁闭室墙上写着你名字!”监区长大声吼道。
  “我不知道。”我摇头,手心出汗,脚在发颤,我还是要强装镇定。
  “不知道?我们调过录像,还有多人证实,你进过禁闭室,不止一次,是徐男带你来的!你是不是打了她!”指导员对我说。
  这他妈的指导员,在我身下就那么欢乐那么骚,现在这个时刻,就跟审大逆不道的犯人似的怒问我。
  我还是要镇静:“我是来过禁闭室,但是我没有进过这个禁闭室,我是来找薛明媚的,我怕薛明媚想不开,给薛明媚做心理辅导。”
  监区长又说:“做心理辅导?你有没有请示过,请示过谁了?”
  我看看康雪,康雪也怕惹祸上自己身上,明知道我看着她,她什么也不表态,就这么看着我。

  我日你个康雪,帮忙说句话,说她给我这个特权不行吗!
  康雪只是看着我,冷冷的,什么表示也没有,我冷汗直冒。
  人性本就是自私,况且我和她只是被她利用的肉体关系,谈不上任何感情交往,就算有感情交往,在这种闹不好就惹祸上自己身上的关键时刻,又有多少忠义之人愿意跳出来?
  “你是张帆是吧?”那个带着严重金属质感的难听声音响起。
  是监狱长。

  我走到她面前说:“是,监狱长。”
  “康指导,你让她看看。看看里边。”
  禁闭室里,法医正在忙碌,一个高壮的人影挂了上边,吊死的吕蕾。背对着我,我不想看到她的脸,我怕以后都会做噩梦。
  是用锁链上吊的,这锁链是专门用来在禁闭室里锁着她们这些被关的不听话的囚犯所用,不知道是吕蕾偷偷藏了起来,还是有人弄来给她。
  墙上触目惊心两个字用血写的两个大字,丑的要死却让我看着心里面甚是难受的两个字,我的名字,张帆。
  我腿都软了。
  脑子里更是嗡嗡嗡的,我木然的走出了外面。
  金属感声音监狱长,眼镜蛇政z处主任,监区长,指导员轮番向我发问。
  我强迫自己镇静,还是按之前说的,我只是来给薛明媚做心理辅导,其他的我都不知道,没进过其他女囚的禁闭室,更不可能打她们。
  还好我今天没来禁闭室,如果刚好是碰到她自杀的这时间段,我现在多半被当成嫌疑犯逮捕。
  她们又轮番问徐男,徐男也按我们之前说的这么回应了。
  我很奇怪,奇怪平时监狱出了事,例如屈大姐死了,或者是D监区严重暴乱重伤两人,我们B监区暴乱的这种情况下,监狱里大多时候都是要把事情给压下去,大事化了。
  这一次,却搞得那么沸沸扬扬。
  很快我就明白了,省s法厅来人了。有人已经把这事捅出去捅到上面去了,我所说的上面,就是管监狱的监狱管理局上面的省s法厅。
  平时有事监狱都是狠了劲的往下压死,自己内部消化内部解决。

  这件事,整一个就是要栽赃陷害我,弄死我。
  我大汗淋漓,我早知道在监狱里迟早有一天我会出事,可想不到竟然是一个不起眼的女犯,而且有那么大的能量整我。
  不对,骆春芳不可能拥有那么大的能量,那么就是:有人站在她背后帮她!
  这么一想,我心里更是凉了半截。
  监狱里谁跟我有那么深仇大恨,一定要弄死我?
  一大群人熙熙攘攘的从外面进来了。

  是s法厅的人,一个看起来甚是严肃不苟言笑的中年男的,目光深邃凌厉,穿着警服,身后跟了一帮人。
  “雷处长好。”监狱长上去打了招呼。
  雷处长嗯了一声,然后问什么情况,监狱长带他看了一下,并向他介绍了简单情况,看完后,雷处长凌厉道:“监狱长,主任,这个监区的监区长,还有你说的那个张帆,徐男,开个会。”
  我看到这人,我腿都在软。
  在监狱长的带领下,一帮人到了会议室。
  一直到会议室,我双腿都是打颤的,我悄悄问脸色如猪肝的徐男:“很怕?”

  徐男不回话,就是默认了。
  我压着声音说:“记住,死也不要说那事。”
  “知道了。”
  监狱领导还有s法厅来的人,都坐下了,我和徐男两人站着。
  雷处长介绍了自己,就简单几句话:“我是s法厅,雷处长,我们s法厅接到电话,你们女子监狱出了事,死了人。”
  我在想,不可能是犯人打的电话啊,犯人手中没手机,那到底会有谁配合着打出去电话的。
  接着,就像双g一样的,把我们给分开,让我们在会议室,然后雷处长出去外面,叫我们一个一个的出去接受审问。
  当轮到徐男时,我只能远远看了她一眼,上帝保佑她不要过不了这关,说出我打了骆春芳的事。

  当徐男回来后,我看了看她,她脸色惨白,被吓的。
  我走出去后,雷处长他们看着我,看了一会儿后,问:“你就是张帆。”
  “是的首长。”
  “自杀的犯人禁闭室,那墙上为什么有你的名字?犯人上吊前写了你的名字,你和她有什么过节?”他直截的问。
  我说:“报告首长,我也不知道。”
  “你认识吕蕾吗?”他又问,声音极度的严厉。
  我说:“认识,那是在会场上。”
  我把监区里发生的小暴乱说了,然后说是吕蕾当时想要杀另外一个女囚,我制止了她并且在防暴中队朱丽花同志的帮助下,制服了她。
  “除了朱丽花,还有谁知道?”他又问。
  “哦,吕蕾要杀的叫薛明媚的女囚,也是知道这件事。因为当时她要杀的是叫薛明媚女囚,我当时就是制止的吕蕾。”
  “薛明媚?朱丽花?还有吗?”
  “当时有点乱,我不知道还有谁看到了。”
  “会场都有谁?”他记录着。
  “监区长,指导员,我们B监区的狱警管教,还有防暴中队的。”我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