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同桌说下面都是水,很难受,让我帮她......》
第185节

作者: 幸运瓶8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至于萧子萱,这段时间也很少跟我在一起,因为她每天都去找安雅诗,然后又缠着安雅诗和农承诚在一起,这自然就有机会跟着他们去农家,也就接近了农承信。
  这样的日子过了足有一个多星期的时间,萧子萱那里一直没消息,而且我也曾问她安雅诗的事情,萧子萱说也曾问过,但安雅诗却什么都不说。
  这让我心里好一阵的惆怅,不过还好,据萧子萱说,安雅诗虽然跟农承诚在一起,但平时和农承诚总是保持着一定距离,根本就不让农承诚碰自己一下。
  这也是唯一让我感觉心里好受些的事了。
  但不管是我狼帮崛起的大事,还是我和安雅诗之间的私事,首先要做的,还是废掉农承信,所以我一直都很着急。
  突然有一天萧子萱来到我家,对我说道:“周毅,我都按照你交代的做了,也跟农承信接触上了,通过这段时间对农承信的观察,基本已经知道了他的生活规律。”
  一听萧子萱这话,我当时大喜,赶紧让她快说,然后萧子萱便把自己打探出来关于农承信的事情都跟我说了。
  而听完了萧子萱打探出来的事情以后,我又立刻找到沈浪。
  我跟沈浪学说了萧子萱的消息以后,我俩经过好一阵的商量研究,因为农承信有一个每天早晨起来爬山晨跑的习惯,所以我们决定就在这个时间动手。
  当然了,要想做一件事情,不可能只凭别人嘴里所说就去做,我们自己当然也要先去了解地形地势。也好做出最万无一失的准备。
  决定了要在农承信每天晨跑的时候动手以后,我和沈浪就好几次偷偷去观察农承信晨跑的路线。
  农承信和农承诚都是住在他们自己家里的。而他们家是一栋庄园式别墅,坐落在一处海边的小山脚下。而萧子萱打探出来的消息是,农承信这个人很喜欢练武,而他们家传下来的功夫,据说是一种硬气功。
  我和沈浪当然不懂什么气功,但据萧子萱说,农承信每天都会围着自己家的别墅跑步,最后再爬上那座小山,到山顶的小树林里静坐,好像叫什么“采气”。
  我不知道怎么采气,但却知道农承信这种采气是需要静心的,所以他这个时候只可能自己一个人,而且也绝对是最疏于防范的时候。
  我和沈浪先后好几次去过那个小山,熟悉了地形以后,决定在周末的早晨做这件事情。
  终于等到了周末,我们知道农承信会每天早上五点开始跑步。然后大概在五点半爬上山顶。而我和沈浪就半夜四点钟骑着摩托车去了那个小山。
  但我只把车骑到半路,停到一个无人能发现的地方,然后我俩在走过去,悄悄爬上山顶。钻进小树林以后,我俩便各自用事先准备好的丝袜将头给套了起来,然后我手里拿了一个绳套,而沈浪却是拿了一把大锤子,各自找能够隐蔽的地方就藏了起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在过去,我和沈浪没有藏在一起,不知道他此时是个什么心情,但我却是异常的紧张,因为这是我第一次偷袭别人,而且我也见识过农承信的身手,所以接下来要偷袭农承信的时候,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能成功。
  眼瞅着就到五点半了,在北方,冬天的天色会很晚才能亮起来,山上还是一片漆黑,只能借着不远处灯塔上的亮光隐约看到些东西。
  我知道时间就要到了,农承信应该马上就上来了,这个时候我按照雷素英所教的那个腹式呼吸法开始呼吸,并慢慢把自己的心神镇定下来。
  突然,我听到上下有了脚步声,慢慢在朝着我们这个方向走来,我连忙睁开了眼睛,循声望去,因为被雷素英训练过自己的眼力,此事虽然天色很黑,但我已经能看到一个身影从山下慢慢的露出头来,看那身形,就是农承信无疑了。

  我此时一动不动的盯着农承信,看着他上了山顶以后,面朝大海,张开双臂,做了几个深呼吸状,然后就慢慢的进了小树林。
  这林子本就不大,而我和沈浪来摸地形的时候,已经注意到这树林里有一块非常平坦的岩石,看那岩石上面没有泥土,我们就知道,农承信肯定是每天坐在这个上面采气,所以我隐藏的位置离这块石头最近,就在对面三四米的距离。台叨役技。
  随着脚步声的临近,农承信的身影也渐渐清晰,虽然还有些模糊,但我已经可以肯定就是他无疑了。
  这个时候农承信走到了那块大石头上,盘腿坐了下去,然后又是深呼吸,最后一动不动,那样子像极了我做腹式呼吸法。
  此时我早就把绳套牢牢抓在了手,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农承信,但我却没敢立刻动手,因为我要观察他,看他是不是真的放松警惕才好动手。
  我不管是看着,耳朵同时也在听着,听到他的呼吸慢慢开始均匀,如同一个熟睡的孩子呼吸一般以后,我知道,机会来了!
  既然已经打定了注意要废农承信,此时机会已到,我自然不会再犹豫,猛的就把手里的绳套朝着农承信的头部甩了出去。
  毕竟在雷素英那里学过用绳钩穿房越梁,那么这种用绳套来套人的手法也是练过的,此时我早已蓄势待发,瞅准了农承信的脑袋扔过去以后,当时立马就套住了他的脖颈。
  这前段的套子自然是活扣,套住了农承信的脖颈后,我这里只要用力一拽,绳套自然会死死的勒住他的脖子。
  可是,就在我朝着农承信扔出绳套的那一瞬间,手上一有动作,自然会发出声响,所以那绳套刚扔出去,农承信猛的就睁开了眼睛,同时厉喝了一声:“谁!”
  农承信话声刚落,绳套已经准确的套住了他,可因为他已经有了察觉,而且反应也是奇快,所以一见有东西套住自己的脖子,当时迅速抬起一只手来,就伸进了绳套里。

  而我这边一见绳套已经套住了他,当然也是立刻拽绳子,可还是比他晚了一步,我一拽绳子,就把他的手和脖子都勒在了一起,而那农承信忙将手一抓,就抓住了绳子,这样的话,我根本无法起到勒住他的效果。
  “哪个王八蛋,你给我出来!”农承信在抓住了绳子以后,便立刻跳了起来,然后就是怒吼了一声。
  “绕过去,把他捆起来!”这个时候我和沈浪同时窜了出来,而沈浪手里拎着大锤,边往农承信的跟前跑,边憋着嗓子对我这么喊了一声。
  那农承信的身后有一棵小树,沈浪当然也看出我的绳套没有真的勒住农承信,所以他的意思是让我快点跑过去,然后绕着那个小树,把农承信给绑在树上。
  而我此时也是跟沈浪一样的想法,不用他喊,我也是手里拎着绳子就迅速跑了过去,然后就要围着小树转圈。
  可因为我怕农承信看出是我来,所以我没敢动用雷素英教我的十字步法,这速度上自然打了折扣,而那农承信在喊过之后,还有另一只手可以活动,这个时候就一把抓住了绳子,猛的往前一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