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29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在这里干的好好的,有钱有女人在老家在家人在亲友中有地位有身份,让我离开这里,就为了和李洋洋私奔,我也不可能这么干。
  真的为了女人跑路,那是真的傻,为了爱情的自私抛弃了全家人。
  看来李洋洋亲友团在我和李洋洋爱情之间架起的这条鸿沟,是极难跨越的了。

  次日起来后,照例去上班,不过在下午的时候,我去放风场那里随便走走,看到放风的几个监室的几十个女囚中,有一个女的,在跳着舞。
  舞姿优雅,优美。
  监狱中的舞蹈。
  “出事了!”徐男不知道从哪里冲来我跟前,“我一直在找你,你怎么跑到这里来。”
  她有些上气不接下气。
  “怎么了?被人追杀啊?”

  “出事了出事了。”徐男脸都青了。
  “怎么了!什么事别紧张。”
  “吕蕾死了!”
  “什么吕蕾死了?谁死了?监狱死人了!”我大吃一惊。

  “那个吕蕾,那个关禁闭的高高大大打过排球队的,死了。”
  “啊!怎么死的。”那个女的是骆春芳的下手,在骆春芳的安排下,拿着一把专门削尖的凶器在监区大会会场上要杀薛明媚,结果被朱丽花给制服。
  “上吊。”
  “赶紧去看!都有谁来了?”监区出了人命的事,可是非常的麻烦。

  徐男拉住我,我问:“怎么了?”
  “我们摊上事了,你不明白吗?我和你。”徐男铁青着脸说。
  “摊上事?摊上什么事?她自杀,我和你摊上事?”我奇怪着问。
  “她自杀前,在禁闭室墙上血写了张帆两个字。监区长,指导员,马队长,全监区的人都在找你。等下监狱长,政z处,狱政科都会有人来。”徐男颤抖着声音说。
  我脑袋嗡的一下,也颤抖了:“你,你说什么。她自杀前,在禁闭室墙上,写我的名字?”
  我惊愕了半晌,不敢相信:“你说,你再说一次,徐男,你说那个女的死之前,在禁闭室墙上写了我的名字。”

  徐男肯定的点头:“是,所以我和你都摊上了事。”
  “她为什么要这样做!”我着急的抓着徐男的臂膀。
  “栽赃,难道你不知道吗,她和骆春芳是一个帮派的,她死之前,要栽赃你。我也惹上事了,我把你带进禁闭室。”徐男也着急着。
  那天我打完了骆春芳,骆春芳对我警告过要报复我的,我自言自语说:“骆春芳有那么大能量,让那个吕蕾帮她杀薛明媚,还能让吕蕾为了栽赃陷害我而上吊自杀?”
  “我也不知道。有人说,是我带了你进去禁闭室,羞辱殴打了吕蕾,所以她才想不开上吊自杀。”徐男也乱了方寸。
  “妈的这根本就是设计好的诬陷我!”
  “不只是你摊上了这事,我也要出事了。禁闭室本就不能随便可以进去的,我们是违规的。”徐男愁眉苦脸说。
  这根本就明摆着的要陷害我。
  可我现在急着没用啊。
  我急忙劝她说:“你也别着急,我们先捋一捋这件事。”
  首先是之前就一直知道的,骆春芳和薛明媚在B监区,一人统领一个帮派,骆春芳组织的一帮强壮的专门对弱小下手的女囚,比如抢吃的,抢能够有出外的各种好处名次,甚至连地盘厕所休息处等都抢,最主要的是工件,劳动改造是要工件计件的,件数和工资都是和分数挂钩的,完成的计件越多,分数越高。骆春芳这帮想要不劳而获的无赖们,专门靠蛮力抢丁灵这些弱小者的工件充分数,而薛明媚,带的就是这帮被欺压的弱小者,专门反抗骆春芳这帮女囚。薛明媚也说,她也是很无奈,她自己就是个受害者,唯一的办法就是拉拢聚起被欺压的弱者群起反抗。

  骆春芳可不干了,因为她之前一直作威作福,享受着不劳而获的成果,现在被薛明媚带着群人奋起反抗,想着办法要把薛明媚弄死。我想她应该是计划了很久了,而我所不知道的是,骆春芳到底用了什么方法,能让吕蕾那样的大个子对她言听计从,甚至以上吊自杀栽赃陷害我。
  我对徐男这么说后,徐男说:“如果真的像你这样说,也要找出证据,我们没有证据证明吕蕾是听从了骆春芳的话,自杀栽赃陷害你。”
  我瘫软坐在地上,对,我有什么证据证明,她们联合起来对我进行栽赃陷害的?
  “你刚才说,有人说是我带了你进禁闭室。这有人说到底是谁说的?”我想到了这个问题。
  “还能是谁,只可能能是骆春芳了。”
  “糟糕,我还真打过骆春芳。”
  徐男急忙说:“对,所以她才这么想着用这事来咬你,说你殴打羞辱了她,也殴打羞辱了吕蕾,吕蕾才想不开。”
  我想了一下,说:“男哥,这样,我们死也不能承认打过她,承认我们进去过,你说我说进去是为了给薛明媚做心理辅导,但别说进去骆春芳的禁闭室,更不要提打过她。走道有摄像头,里面没有,没人知道我们进去骆春芳的禁闭室。”
  “可是骆春芳身上有伤痕。薛明媚会配合你吗说你给她做心理辅导?”

  “身上有伤痕关我们什么事,说我怎么知道就行了。薛明媚配不配合还不是我们说了算,我这心理辅导,本身就是不能公开的先对她说我要对你做心理辅导,那样子犯人病人在心里构筑起一道防线,还怎么疏通她心理。这事就这样,一口咬定我们没有进去过骆春芳的禁闭室,没有去过除了薛明媚禁闭室外的任何一个禁闭室!”我说。
  看着徐男六神无主,我又重复了一次:“不想被整就只能这样!就算指导员监狱长拷打拷问,都不能说你放我进去打了骆春芳!”
  “好,好,可是能有用吗?”
  我说:“你不会是真的觉得坦白从宽吧,那样我们就中计了!现在是骆春芳栽赃我们打了骆春芳和吕蕾,是,我们是打过骆春芳,但如果我们承认打过骆春芳,就算没打过吕蕾,谁都会想我们既然打了骆春芳,那多半也打了吕蕾,吕蕾一时想不开,自杀了!所以不能这么说,打死都不能说我们打过她!明白吗!”
  我晃了徐男两下,徐男点点头:“好,好。”
  “好吧,现在进去。镇静,要镇静下来。”

  我真是低估了骆春芳这个女人,她的能量之大,真是让我吃惊愕然。
  在这样的年代这样的环境,竟然还有人为了另外一个人的阴谋得逞牺牲自己生命。骆春芳到底用了什么办法,能让吕蕾这样心甘情愿的上吊自尽,而只是为了陷害我。
  我和徐男走进了B监区办公室,办公室没人,我们马上往监室走廊里走。
  问了守门的管教,说人都在里面。
  日期:2015-05-24 18:3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