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28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点了一支烟,看着他们。
  李洋洋说:“当然是好姐妹,小玲,你谈恋爱我从来没有说过你什么,可是我谈恋爱,你为什么要说我。”
  “我这是为你好啊洋洋,你看我谈的,都是什么身份,你看你谈的,难道你就愿意舍得开云,跟了这么个男的吗?他有什么好的呢?开云条件那么好,那么多女孩子巴不得,可是你。”
  李洋洋打断林小玲的话:“小玲别再说了,我知道开云哥条件好,可是我喜欢张帆。”

  “洋洋,你听不听我的话了,你跟着这个男的会不幸福,他是农村的,家里也没钱,你知道吗。我一个同学的姐妹,嫁了农村一个没钱的人家,没有聘礼彩礼,车子也是女方出,连生孩子的钱,都是自己出,男的家里两个老人也不照顾她和小孩子。男的结婚后就经常开着这个车子出去玩,洋洋,条件对等很重要!”林小玲看来是不拆开我们誓不罢休了。
  我本来开始很生气,甚至想跟他们打一架,或者给林小玲一巴掌的,但后面想想,没必要,他们是为了李洋洋好嘛。再说,我打了他们,只会给李洋洋留下一个我气量狭小的形象,我走到了一边,抽烟,也不听他们说话,随便吧,我不想去说服谁。
  从心理学上来说,没有说服的说法,只有自己想通了的说法。
  以不争为争,才是最狠的招式。
  而且在男女感情中,见过很多男的试图说服一个女孩子跟自己,贬低对方抬高自己,各种方法,但很可惜,通过这种方法使女孩子放弃另外那个男的,很难很难,这种想要通过说服女孩子的方法大多只有一个结果:让女孩子觉得你有危机感,觉得你没有了自信,特别像我这样的,李洋洋更会同情我,只能把李洋洋推到我这一边。
  林小玲劝着李洋洋,估计是那三个男的是什么开云的朋友们,刚好看到李洋洋和我在这里,就给开云打了电话,开云也给了李洋洋闺蜜林小玲打了电话,于是大家聚在了一起。
  叫开云的走过来,站在我面前,那三个他朋友也上来,开云对他们说:“你们在那边等我一下吧。”
  他掏出一包烟,抽出一支烟递给我:“我叫开云。”
  我掏出了我自己的烟,说:“我叫张帆。”
  “我知道你。”
  “荣幸。”我回复他。

  “你觉得,你能给李洋洋带来幸福吗?”他开口就是直接开门见山。
  “如果说物质,肯定是没你能那样给她带来幸福,只不过对很多人来说,幸福是心里的感觉,跟物质没关心。”
  “好像你和李洋洋的爸爸聊过天了是吧?”他在刻意提醒我李洋洋爸爸和我达成的协议。
  我说:“是,不过当时我说如果李洋洋找我的话,那我也没办法。我知道我不能给李洋洋带来物质方面的丰富,我也希望她能幸福。”

  “我替她谢谢你。”
  我心里涌起一阵反感,替她谢谢你,代表吗,她让你代表她了吗。
  “你可以走了。”他说。
  “如果我不走呢?”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随便你,可你不要忘了,你既然拿了钱,就应该会做事,不然有些后果,你承受不起。”他威胁我说。
  的确,我拿了钱,就应该做事,我已经答应了李洋洋爸爸,就算李洋洋找我,我也不应该和李洋洋肆无忌惮的出来这么玩。
  而且,他们都是有身份有背景的人,在x国这里大家也都知道,有背景有身份意味着什么。
  “好吧。但我想跟李洋洋说几句话。”

  “这个可以。”
  他们让李洋洋过来,李洋洋委屈的看着我,问我:“他和你说了什么,是不是要打你。”
  “洋洋,你看今天无论怎么样,我们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下次好吗。”我说。
  “对不起张帆哥哥。”她又开始哭了。
  “别哭,没什么的,你跟他们回去吧。”我想,洋洋的爸爸妈妈也都是支持林小玲和什么开云哥这么做的。
  “你不生气吗?”
  “他们都是爱你的人,而且你爸爸妈妈也希望你不要和我在一起。行了洋洋,我也不想惹麻烦,你回去也好好想想,我也好好想想,如果做不通家人的工作,我想你要和我在一起,很难,很难。”
  她眼泪往下掉。
  我笑了笑说:“走了别哭了!再见。”
  转身我走了。
  下电梯的时候我看了他们一眼,李洋洋低着头哭着,旁边的人劝着。
  这,就是人生。?丝无奈而又现实到残酷的人生。
  再也没什么心情做其他事情,我买了一些东西,回了监狱。
  回到监狱外环外的那个公交站,下车后往监狱里走。
  当我离得监狱远远的时候,看见远远的有个男的从监狱门口出来,穿的不是制服,不是监狱的人,可能是来探监的。
  可是我突然想到,这个点怎么还有探监的啊?
  天都快黑了。
  也许是因事探监停留在监狱里,也可能是因为监狱有亲戚。
  他进了监狱围墙外的那个小卖部,我原本就想买几个打火机,也就进去了。
  “老板,来一包红塔。”那个男的三十左右,比我大几岁,递给小卖部老板一百块。
  看得出一脸邪相,点上烟,叼着烟更是像,脖子戴着金链子,手臂上有纹身,拿着手机在按着。
  那老板在找钱,我就在等,金链子拿出一部手机玩着,打开微信,给一个女头像的发了一条信息:爽吧宝贝。
  那边马上回复:你出去了吗?
  金链子很快打过去:有空再进去弄你。
  咿?这个微信头像,怎么那么像骆春芳?
  好像就是骆春芳。
  发现我看着他手机,他扭头过来骂我:“我草你,看什么看?”
  我低下头:“老板,给我一个打火机。”

  这家伙进去里面看望骆春芳呢?不对啊,骆春芳不是关在禁闭室吗。
  可是那个头像,真的跟骆春芳很像很像,难道说骆春芳现在拿着手机和这个金链子聊天?不可能啊。
  也许是像吧。
  没多大的好奇心,回了监狱。

  躺在床上,想着今天和李洋洋的事情。
  李洋洋本就没有想和我分手的心,无奈家庭阻止,朋友阻止,加上‘爱人’等亲友团集体组团组织,很难跨过这一群人啊。
  如果想要在一起,也许只有唯一的一条路:私奔。
  私奔?这不可能,我不可能抛弃工作。
  工作是我的唯一,如果没有了工作成我的基础,我如何生存,如果真的私奔,那我要重头开始,挣钱,怎么挣钱?我欠的那么多钱,怎么还?贺兰婷肯定不会同意,就算同意,我欠着她那么多钱,我也于心不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