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25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和她们说你也要加入了吗?”
  “没有说,我怕引起怀疑,还是顺其自然吧,康雪觉得我要是拿了那些钱,就上了贼船了。我感觉康雪是胸有成足啊,咱不要到时候扳不倒她,反而我自己拿起石头砸自己脚啊!”我担心着说道。
  “她胸有成足?”
  “对啊!你看,她们明明怀疑你的身份,可是她们也没什么怕啊,照样敛财,照样剥削。还说就算你是某些组织派来,她也不怕。”
  “虚张声势。”

  我心里有点虚:“话说回来,你到底什么身份背景啊,我怎么觉得你不行啊。而且我觉得康雪那头,连监狱长都是她们的人,我有些害怕。”
  贺兰婷端起碗,又喝了一口酒,碗里空了,她喝酒真够爽快,我给她倒满,她说:“五年前,为了打击D内腐败贪污份子,省里秘密成立了一个纪检组,组织没有明确的名称,没有明确的人事,但有隐秘复杂的行事办法和系统,成员隐藏于各个部门,从各个部门的各个渠道收集和整理情报,由这个组织的领导人将情报分析,然后交给上头纪委书记,作纪检监察部门查处贪污的资料。近年来,女子监狱不断的传出各类丑闻,经过初步秘密调查,组织发现女子监狱的很多领导侵蚀到了省市各级高官,组织只有秘密的掌握足以摧垮监狱里这些不法分子的资料,才能把这帮人绳之以法。”

  我问:“这么说来,你是这个组织的人?可是话说回来,你说的这个什么组织,好像并不是属于纪检组,既然不属于检查部门,那属于哪个部门?”
  “不属于任何一个部门,不是正规机构。”
  我心一寒:“那这么说的话,国家并不是你们的后台?谁来做你们后台?”
  “几个大人物的认可,而且有大人物的领导。”
  “你说说其中一个,也让我安心点,不然我没法安心的帮你啊。”

  “秘密,我和你说的这些,也全是秘密。”
  妈的,秘密。贺兰婷说的,这个不是正规组织的机构,是什么背景,什么人撑腰,都是秘密,万一这几个所说的背景影响力不大后台也不深,反而让指导员监狱长她们那一派给吞了,那到时候,就是覆巢之下岂有完卵,老子也要陪着贺兰婷一起去死。
  我说:“你可别到时候害死了我啊!”
  她只是静静的看着我,并不回答我的话。
  “唉,算了。”我喝了一大口酒。

  “你叹气什么意思?”她问。
  “既然我拿了你那么多钱,你救我爸爸了,我为你做这些事也是应该的,最主要是康雪她们真的是犯了法,就算你被她们扳倒,我也只能认了。”
  “别那么悲哀,张表弟。”她举起碗。
  我碰了碰碗,喝了一大口,说:“我是说事实,这斗争,大都是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有几个能独善其身的,大不了陪你一起挂,只不过我们不能同一个监室啊。”

  她听了这话,破口大骂:“你说的什么!那你的意思说我们是要坐牢去了?”
  “息怒息怒,我开玩笑的,喝多了喝多了,我自罚啊。”
  笃笃笃,有人敲门。
  我吓一跳:“你男朋友来捉奸?”
  “说了没男朋友!”她说道。
  她去看了一下,是小区保安,送来了快递。
  “哦,那你男朋友呢?”我问。
  “能不能别提起他!”她气道。
  “说说你能死啊!”我不依不饶。
  “别再提了!”她过来抬脚给我来了一脚。
  “好好好不提。”
  看着她拿着快递走回卧室,我试图着说:“唉,看在我刚才干活那么累的份上,你能不能收拾一下洗一下碗?”

  “为什么?”她站好,问我。
  “我做菜做饭给你吃了啊。”我说。
  “我没有让你做饭做菜给我吃啊。”她说。
  “哇你这人怎么那么无耻!你吃了我做的饭菜你还说这样的话!人不能那么无耻!”
  她直接关上了门。
  我只好闷闷的喝着酒,八千八是吧,我就再去拿来一瓶开了。
  不一样的酒。
  管它多少钱,喝了再说。
  手机来电,我拿出来看,王大炮。

  “什么事!”
  “你出牢了?”他问我。
  “是啊。要找我喝酒吗,我今晚没空,喝多了,明天吧。”
  “哦,那就明天傍晚,我有事找你谈谈。”
  “什么事?”
  “明天再说。”他挂了电话。
  我一边看电视一边自己喝酒,贺兰婷去洗浴室洗澡,从这个角度看,那砂雾玻璃上,她的轮廓甚是迷人,她没有拉上里边的那层帘子。
  我跑过去,贴在砂雾玻璃看。
  老天爷,我刚喝了那么多酒,我会把持不住自己啊!

  她已经洗完了正在擦拭身子,然后套上了浴巾,我也该撤了,不然她出来被发现我就要死了。
  手机突然铃声大作!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怎么爱你都不嫌多,红红的小脸温暖我的心窝。”
  我掏出来,按按按,它还失灵了怎么按都没用了。
  浴室的门被狠狠推开,贺兰婷知道了我在外面偷看了,气狠狠的打出来就给了我一巴掌,啪的一声清脆作响。
  我被打懵了,痛,脑子里嗡嗡嗡的,满目星星。

  脸上火辣辣的。
  她狠狠地对视着我,我被这一巴掌打得头都歪了,看着天花板,手机接到了电话,还不知怎么的刚才按到了扩音键现在才出来反应:“您好,我们公司现在有各类证件出售,有意请联系131.”
  “滚出我家!”她骂我。
  “啊?”我看着了她。
  “滚出去!”她大声道。
  “对不起,我不是,好吧,对不起,我是故意的。”我揉着扇了一巴掌疼痛的脸。
  “滚!”她像是对待敌人一样的吼道。

  “对,对不起。”
  我没办法了,转身慢慢走了,小博美在脚下摇着尾巴看着可怜又可恨的我。
  当我走到门口,小博美对我摇了摇头,舔舔嘴唇,我揉了揉它的狗头,然后对屋里的贺兰婷说:“对不起。”
  “滚!”她的声音更加大,更加冷冰。
  靠。

  真是不作不死。
  走出外面,我想,去哪里睡呢?
  天气冷,大冬天的,冷飕飕,我给王达打电话,还是叫他出来喝点小酒吧。
  不过刚才已经跟他说我喝多了,没空理他,这时还找他也不好。
  管他,兄弟就是拿来折腾的,我给他打了电话,叫他出来陪我喝酒,他说:“尼玛的你不早说,我已经连夜去啤酒厂进货,现在在临县,今晚不回去了,明天再说。”

  日期:2015-05-23 18:3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