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24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呵呵的说:“我就不指望能练到你那么厉害的程度了。”
  小小监狱,如果和大学比起来,面积都没我们大学的三分之一大,里面真的是卧虎藏龙。
  继续训练的时候,教官又指着那个壮壮的女教官让我搭档,我请求让朱丽花跟我搭档,理由是朱丽花比较好推倒。
  学员们一片哄笑声。
  朱丽花脸红了,我假装不知道什么叫推倒,也就傻傻的这么看着朱丽花。
  和朱丽花训练,还是那样,我逗她,她假装听不见,偶尔骂我一句流氓。
  到后面结束上课的时候,我问朱丽花:“今晚我要出去外面,为了表示我对你的歉意和你对我的帮助,我想请你在外面吃饭,可以吧。”
  “不可以。”她一口拒绝。
  “哟,我好心请你吃饭,又不是叫你去吃屎,你那么凶干什么。”
  “你叫别人去,我没空。”
  “你没空你晚上又不用值班,再说了你请假一下子也不是很难。你要干嘛去晚上?自己搞自己吗?”
  “我干什么要轮到你这流氓管吗?”她恶狠狠问我。
  “行吧随便你。”
  我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坐在了办公椅上,看看电话,有来电未接。
  有代码,当然是内线的,不过不知道这代码是哪个打来的,反正不是康指导员。
  也许是哪个部门的有事找我,我回拨了过去,对方接了后,我表明了我自己的身份,B监区心理辅导办公室的心理辅导师张帆。
  其实,每个监区都应该有自己的心理辅导师,在某些发达国家,平均每一百个囚犯都会有一个高级心理辅导师,而我们这里,几千个女囚犯,就我一个心理辅导师。
  而很多监狱,甚至连这个岗位都没有设置。

  “我是贺兰婷,等下你出去吗?”
  是贺兰婷啊,我奇怪道:“不是说在监狱里不要联系不要打电话吗?”
  “放心,这条线没人查得到,你明天放假是吧?等下你去我家一趟。”
  “我去你家做什么哎?”
  “有事。”
  “哦。那今晚我可以睡你那里吗?”

  “可以。”她挂了电话。
  下班后,我就出去了。
  拿了手机,开机,再也没有了洋洋给我打的电话提示信息,只有王达的。
  唉,问世间情为何物啊。
  有些东西,你拥有的时候,觉得没什么,但是失去了,心里像是缺了一块。
  我走向公交站台,很巧的是,刚好来了一部公交车,好不容易挤上去了,周末就是周末,人特别多。
  在郊外的厂区的,周五下班了都往城里拥,平日上班的在城里住的就不用说,而平日在郊外的学校啊工厂的,周五都会往城里挤。
  我手机响了,我好不容易抽出了手机:“喂。”
  “你出来了吗?”是贺兰婷。
  “出来了,在公交车上。”
  “你先过去,我随后就到。”
  “好。”
  转了两趟车,到了她家小区楼下,还是要买点什么吧。
  除了一点水果,也不知道买什么好,干脆再买点菜,她不吃的话,我自己煮给自己吃。
  贺兰婷的车开了进停车场,我下了停车场找到了她。
  她长发大波浪,黝黑发亮,性感漂亮,她潇洒的按了一下锁车键,然后走过来:“走啊上去。”

  “哦。”我随着她身后上去。
  在电梯里,我站在她身后,闻着她身上的香味,她回头看我手中拿着的东西:“不用那么客气。”
  “哦,应该的。对了,我想问你的是,我要是在这里住,晚上哦,会不会让你男朋友误会什么的?”
  “走吧。”她出了电梯,没有回应我的话。
  进了她家后,她第一句话就是:“给小狗洗个澡。”
  “你叫我来不是有什么话要说,而是要我来干卫生是吧?”我气岔道。
  “不愿意就算呗。”她说。

  “看在你让我借宿的份上,看在你平日对我那么好的份上,好吧。”
  把小狗洗澡了,然后我把家里打扫一下,开始做菜。
  找了一下,却找不到开煤气的位置。
  我大声喊:“那开煤气的在哪里啊?”
  没声音。

  我就去敲敲她房间门:“开煤气的在哪?”
  那门没关好的,就被推开了,她正在换衣服,玉背长腿美臀一下子显露无遗。
  她急忙套上衣服:“给我滚出去!”
  我急忙滚了出来,想着她的好身材,妈的看一眼,我就联想到曾经那一次,我马上就有反应了。

  一会儿后,她换好了衣服,出来开了厨房一个靠地上的壁橱:“这里!”
  她很生气的样子,我说:“我又不是故意的,干嘛那么生气呢?你要是心里不平衡,我脱我自己的给你看好啦!”
  “你还说是吧?”她威胁我道。
  我闭了嘴,做菜。
  做好饭菜,我把三菜一汤上桌,叫她出来吃饭,她手上拿着一叠合同单。

  我看清楚了几个大字:清江啤酒公司。
  是啤酒公司的合同。
  我问道:“你真厉害,能做监狱长,还能做啤酒厂厂长。”
  “谁是厂长啊?别多管闲事!”
  “哦。那我能问一个关我的闲事吗?”我问她。
  “说!”
  “我住你这里,会不会让你男朋友打断我狗腿?”
  “放心,他已经和我分手了,没人打断你的腿。”
  “分手了啊,真可惜。”
  “有什么可惜的!”她瞪着我。
  “不可惜不可惜。”我吃饭。
  “有没有酒啊?”我假装问。
  其实有酒,在冰箱旁的壁橱上,一瓶一瓶的放得很好,像摆设一样。
  “那里,自己去拿。”她指了指,“这煮的什么菜?”
  她一边嫌弃一样的一边说。
  我拿了一瓶白葡萄酒过来,说:“芥菜,是不是很难吃。”

  “哦,味道还行。”
  我倒了一碗葡萄酒,我问她要不要,她没回话,我拿了个碗也给她倒了一碗。
  她说:“谁让你用这个装酒的!你还挺识货,知道这瓶是最贵的!”
  我拿起碗:“找不到杯子嘛。”
  她指了指装酒的壁橱旁边,倒挂着一个一个高脚杯,这装修的还真有品位,高脚杯可以放在壁橱里倒挂起来的。
  我拿起酒瓶子问:“这瓶酒多少钱啊?”

  “八千八。”
  我大吃一惊:“八千八!”
  我已经喝了半碗了,那我喝了一千了!
  我开玩笑说:“那么贵,被我糟蹋了,我抠喉咙吐回去好了。”
  “少恶心!对了,这周有什么情况,汇报汇报。”
  我说:“没什么情况,本来想着选拔女演员捞点油水的事情,但这周停滞了,听说剧组那边忙着电视台迎新年晚会,暂时没空来我们监狱。”
  “你们监区的所有人是不是都有分钱?分犯人的钱?”贺兰婷拿起碗,喝了一口酒。
  “我不清楚,但是我那天上去,看到的监区的很多同事都有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