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22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没说完的时候,因为双手是在随着说话示范,就不小心抓到了她,还很有料,非常有料,她果真双手抱胸保护,接着一巴掌扇下来:“流氓!”
  啪的一声,我疼啊!
  “我不是故意的!”我气道。
  黄教官走过来:“你们在干嘛在干嘛!你还不想学了是吧,不想学你滚回去!”
  我瞪着朱丽花,妈的我又不是故意的,至于那么用力给我一巴掌吧。
  她也觉得下手有点重,说了句不好意思,捏了捏我的脸,然后用力扯了一下:“你脸皮怎么那么厚!”
  “痛啊!”
  她双手掐住我喉咙,我也不跟她客气了,既然是训练,就要搞得真实一点,我马上用刚才教官教的那招,弄开她双手,然后她整个人伏在了我的身上,接着我抓住她鼻子耳朵翻身骑着她,其中因为翻身用力过度,不小心就睡在了她身上。

  朱丽花气得骂我:“流氓快点起来!”
  “哟,还挺舒服啊。”我嘻嘻说道。
  黄教官气冲冲的过来给我屁股踢了一脚:“烂泥扶不上墙壁!她们都练得好好的,就你这里有问题!其他的人给我练两次后,周五再来!你!练一百次!”
  “啊?一百次?”我郁闷了。
  他又吩咐朱丽花:“朱警官麻烦你陪着他练,下周五如果他不过关,以后也不用来上我的课!”
  她们简单的练了两次后,那个黄教官就遣散她们走人了,教官们也撤了。
  顿时,训练场里,只有我和朱丽花两个,我说:“你还那么认真啊,他走了,我们也走吧。”

  “不行!你要是下周过不了关,我还要被骂。”
  “骂就骂呗,他谁啊,那么嚣张?”我问道。
  “是监狱专门请来教授搏击技能的特种警察,得罪了他,就等于得罪防暴中心的领导,监狱的领导。”
  “得罪就得罪,又不能拿你怎么样,别那么认真朱警官,都六点多了,我很饿,麻烦你下来,我要去吃饭,我回去了,拿着被子慢慢练哈。”我的肚子叫了起来。
  “不行!”她还认真了。
  “我靠你啥脑子啊你,你该不是那么认真真的要练一百遍是吧?你下来。”我气道。
  我还挣脱不开了我。
  我又说:“这样吧,我们先去吃饭,然后回来继续练。”
  “不行。”
  “我饿啊!你是不是不舍得离开我啊?”我问她。
  “你以为你是谁?”她还顶嘴了。
  “哦,我看你啊,八成对我有意思,爱上我了,然后不舍得我走,要不这样,我们先去吃饭,今晚你去我宿舍,我们在我床上练啊。”
  “我呸!”她用力掐住我喉咙。
  “你,你来真的。”
  我又用那招,她学乖了,把双手一抬,我就空打了,她的双手又掐住了我喉咙,我骂道:“是练习,你这样是什么公报私仇吗!”
  看起来朱丽花有些生气,我也气了:“放开,放放开,不然我真的打你。”
  “死流氓!”
  我气喘不起来:“你要谋杀我吗。你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我双手直接从她上衣下摆处伸上去,一把握住她两个,然后她大叫一声收手抓住我的手腕要我拿开,她的上衣被我撩起来,白皙的腹部,还有米黄色的罩尽收眼底,我一个翻身将她骑在身下。
  然后我就不客气了:“你不是很厉害吗!”
  “你这个流氓放开手!”她用力要我把手拿开。
  “怎么了教官没教你如果男人抓住你这里,要怎么甩开吗?”
  她气得脸都涨红了,我说:“我何止抓你,我还亲你,我还要上了你!”
  说完我就舔了一下她的脸,然后亲上她的嘴,她刚才估计是懵了,现在,她的一只膝盖往我背部一顶,我一个前趴在了她脸上,她抓住我的手臂和下巴,一个反身坐起来,又把我给擒拿住了,干净利落。
  “痛!”我又喊了起来。
  “流氓,我让你耍流氓,耍啊!”

  “花姐求你放过我,我下次不敢了,很痛!很痛很痛!”我喊起来,肩膀要断了。
  她用力往上一推:“你还敢对我耍流氓,还亲我!”
  “不敢了花姐,好痛啊你先放手好不好?”我喊道。
  “流氓!”她骂。
  “不是不是,花姐,你那么漂亮,我想亲你也是情不自禁啊,你骑在我身上,我全身都来了那种感觉,情不自禁啊。就想把你给那个了。”
  朱丽花松开了我的手:“说你流氓没错吧。”
  “是,我是流氓,但是流氓也只对漂亮女人动心啊,对吧。”
  她脸有点红:“少,少废话,赶紧躺下。”
  “还练?”
  “躺下!”
  我躺下来,她又骑了上来,我照练,这次她骑上来后,我发现她的脸红红的,害羞了啊。
  想到刚才抓她的那一幕,不自禁的就立了起来。
  她感觉到了:“你是不是,动了什么坏心思。”
  “是你太诱人了。”我说。
  “别说废话,给我好好练!”她双手抓住我喉咙。

  好吧。
  我一个反身压她在了身下,她的脸更红了。
  突然发现,这个英气袭人的朱丽花,居然有那么柔弱漂亮如水的一面。
  我这次是真的情不自禁,亲了亲她的嘴唇,她嘴唇有点颤抖,有点紧张,轻轻闭上眼,双手推推我:“别,别这样,张帆。”
  我又亲了她的脸蛋,然后亲她的睫毛,亲她的嘴唇,她更用力的推开我了:“张帆,不要这样,我们不能这样。”
  我欲望上来了,我更是亲下去她的嘴唇,她呢呢喃喃:“不要这样,张帆,快点下来。”
  不要这样?
  那就是要这样是吧。

  可想她没有什么经验,她的牙齿还紧张的碰撞在一起。
  当我的手托住她的脸,从她脖子处往下亲时,她呢喃呢喃着突然推开了我,站起来就跑了。
  靠!
  居然还可以这样,都已经快得手了,煮熟的鸭子还能飞了!
  女人的心思也挺难猜啊,都已经这样了,如果说她没有什么动情,那不太可能,但是说动情吧,到了这时候却还能跑了。
  怪自己还没有真正学会拿下女孩的本事,看来我的水平只能去勾引空虚寂寞难耐的监狱女犯,万年无男友的饥渴管教之类的。
  D监区那个严重抑郁自杀倾向的女犯逐渐好转,小凌来给我汇报说,徐教授按照我的吩咐,也对女病人进行有神论疏导,而她平日喝的粥和汤里,小凌她们偷偷往里边放了抗抑郁症的药物。
  小凌说,她已经把这件事上报D监区的领导,让D监区的领导跟监狱领导提一提,希望上边可以嘉奖我。
  我说这都是我本职工作,没有什么好提的,让她不要提这个事,不过她已经提了上去,只是也暂时没有下文。
  但我想,病人好就好了,我哪有什么功劳呢,如果不是因为柳智慧,或许这个女病人现在已经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