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47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5-07-24 18:29:00
  我登时不安,用手细细摸去,才发觉,尺身上面有些湿滑。
  我猛然想了起来,是之前喝茶的时候,阿罗把茶壶弄倒,把水溅在了我的衣服上,而丁兰尺、阴阳罗盘、相笔都在我那外套里装着,全被茶水给打湿了!
  阿罗是故意的!
  茶水有问题!

  “好一个该死的奸鬼!”我心中怒极,收起丁兰尺和阴阳罗盘,追了出去。
  但是出去一看,我不由得又惊住了——刚出了屋门,又进了一个屋子!
  和刚才那屋子布局一模一样!
  我心中暗忖一声:“不妙!”
  急急忙忙从这屋的门往外走,果不其然,出去之后,所到之处,仍旧是个屋子!
  好家伙,是鬼遮眼!
  我站住了,不再徒劳往返了,而是稳住呼吸,平心静气地去看四周。
  “陈大哥,你来追我呀……”阿罗的声音很近,仿佛就在屋外。

  但是我知道,出去这扇门,仍旧出不去这屋子。
  她只是在搅乱我的心神。
  “咯咯……陈大哥,人家在等你呢!”阿罗的笑声阵阵,恍若在耳边。
  我不去理会,只是想老爹之前说过的话,遇见鬼遮眼了要怎么办?
  鬼遮眼并不罕见,夜路走多了,深入不净之地了,就会很容易遇上。
  这是因为阴邪之气太过于浓郁厚重,遮住了人的肉眼,麻痹了人的双耳和感触,让人产生不真实的幻觉。
  日期:2015-07-24 18:35:00
  对付鬼遮眼,解决的办法有很多种,最笨的一种法子就是“无为而治”,停在原处,等候天亮——
  这期间,不论是听见什么声音,看见什么人,都不去理会,守住本心,不能慌乱盲目。

  又有一种法子是“以正驱邪”,用极富阳气的正物,来对付这些阴邪的东西,譬如雄鸡啼鸣、公狗狂吠。
  再有一种法子是“以秽攻秽”,譬如便溺……
  无为而治,站在这里等待天明显然不可以,老二那货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蠢材,又胆小,又好色,时间一长,必定出事儿!
  以正驱邪,也显然不行了,没有雄鸡,也没有公狗来相助,我带的那些原本颇具纯阳正气的相脉宝贝,丁兰尺、阴阳罗盘和相笔都被阿罗用那茶水给污了。
  所以在眼下,对我来说,撒尿倒是最简单也最不费力的法子,可是这个法子单是想想,又叫人觉得难为情。
  不管阿罗是人是鬼,总是个女的,而且此时此刻,应该就在暗处窥伺我的一举一动,这怎么能尿的出来?
  “陈大哥,你出来呀!”阿罗的声音再次响起:“你要是不出来,谁陪我呢?”
  “……”
  “唉……真是好冷好冷的夜,陈大哥,你要是不出来的话,我去找陈二哥,叫他来陪我咯。”
  “你敢!”我登时焦躁起来。
  “你瞧我敢不敢?”阿罗嬉笑起来。

  到了这种时候,也顾不得许多了。
  我解开裤带,提起家伙,当门而溺!
  日期:2015-07-24 18:37:00
  “哎呀!陈大哥,你好不知羞!”阿罗果然是在窥伺我的一举一动,这两句话喊得我差点尿出不来。
  “你这样也是没用的,只要你喝了我的茶——”
  阿罗的话音中途而断,因为屋子消失了。

  我的尿,起作用了!
  我没有喝她的茶!
  我只是沾了沾嘴唇!
  现在想来,真的是好险!
  屋子消失,眼前变成了院子,可是却瞧不见阿罗的踪影了。
  “出来!”我大喝一声。
  无人响应。
  我环顾四周,见主屋仍在,也不知道是鬼遮眼的障眼法还是真的有那屋子。

  心里头一琢磨,阿罗既然不是人,那她的爹,她的娘,又岂会是良善之辈?必定也都是鬼东西!
  阿罗虽然跑了,但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我气冲冲的朝她爹娘所在的主屋奔去,到了门前,凑上耳朵,仔细听听,里面悄无声息,死一般的沉寂。
  “出来啊!”我又是大喝一声。
  仍旧还是无人响应。
  “滚出来!”我使劲推了一把那屋门,却纹丝不动,而且触手之处,一片冰凉。
  “嘿嘿嘿嘿……”
  一阵低沉的嘲笑声传进我的耳中,仿佛是从地底下冒出来的一样,诡异而刺耳,听得我分外难受。
  “恶鬼!”这笑声把我激怒的更甚,我奋起一脚,大力踹在那屋门上,只听“砰”的一声闷响,我脚尖一阵生疼。
  日期:2015-07-24 18:39:00
  我急忙撤回来脚,仔细一看,那门不是门,房也不是房,光影错乱,恍恍惚惚中,原来矗立在眼前的房子,竟变成了一处荒草丛生的冢子!
  定睛一看,我刚才一脚踢中的坚硬东西是矗立在坟头前面的石碑!

  凑近了去看石碑上的字,只见上面模模糊糊,已然什么都看不清了。
  这让我越发的心惊。
  我茫然四顾,只见老二正躺在一个坟头上,怀里抱着一堆乱草树叶,还“呼呼”大睡,满嘴流涎呢。
  我跑过去,把他提了起来,他还是睡得跟死猪一样,打呼声连停都不停。

  “老二!醒醒!”我捏着他的鼻子,冲着他的耳朵大声喊道。
  他“哼”了几声之后,才慢慢睁开眼睛。
  “哥啊,弄啥哩啊,睡觉、睡觉!”老二只睡眼惺忪的瞥了我一眼,就又闭上了眼睛,嘴里嘟囔着说:“困得慌……”
  “猪!你睡到坟头上了!”
  “大半夜的,别闹,别闹……”老二也不看看,胡乱的挥挥手,还要睡。
  “起来!”我一把把他摔到地上,又踢了一脚。
  老二这才算是吃了痛,“哎呀”叫唤了一声,从地上爬了起来。
  他朝我怒目而视:“你弄啥哩?!发神经了不是?!我刚刚做了个好梦,你把我弄醒干啥里?!我刚梦到阿罗——”
  “闭嘴吧!”我上前揪住了他的耳朵,老二疼的“哎呀、哎呀”叫唤。
  我把他脑袋转了一圈,让他看向四周,说:“你瞧瞧这是什么地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