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19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人类的存在相对于地球46亿年而言,可以忽略不计;地球的存在,无论从时间上,还是从空间上,相对于宇宙而言,可以忽略不计;宇宙之外是否还有宇宙?现代科学研究、推测,恐怕是有的;还有什么反物质、黑洞、多维空间等我们想都想不通的、懂也无法懂的东西更多。以前航海家发现美洲大陆,说地球是圆的,世人都不相信,现在这是基本常识了,或许我们在未来的某一天,通过新的科学器具,知道我们所生活的空间层次,才能够解答这个问题,但人死,灵魂不会死,灵魂一直存在,造物主造就了我们的亲人,来到这个世上相知相识相伴,到了另外的一个空间,我们还是会在一起。未知领域如此之多,人类,井底之蛙。灵魂,我们可以相信他的存在,千万不要受狂妄无知的唯物主义者的影响,自己更不要也学的狂妄无知。就比如说做梦,那些所谓的科学家和心理学家人体学家生物学家们解释说,入睡后大脑皮层未完全抑制,脑海中出现各种奇幻情景,是人类的一种正常生理现象。但这种说法,让我这种学过心理学的人来理解,也理解不透的,人为什么会做梦?目前科学家们无法解释得通,而且我们梦见最多的是自己的亲人,为什么呢?人们说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其实这就是在异次元空间的灵魂的亲人和自己沟通的方法,还有很多人会在特定的地点特定的空间时间,不自觉的遇到已经逝去的亲人,那也是灵魂沟通的一种方式。”

  她期待着看着我,等我说完了这些话,她说:“我妈妈死了后,我经常梦到她和我说话,我坐牢了,她鼓励我,安慰我,我爸爸带我去玩。爷爷奶奶在后面拿着我的衣服,我们一家在公园里玩。”
  她说着说着,泪水啪嗒啪嗒滴下来。
  我递了纸巾给她,她接过去擦了擦眼泪,说:“她说会一直陪伴我的,妈妈临走的前几天,一直告诉我说,她如果出去了,要我好好的吃饭,好好睡觉,好好的。”
  人对死亡的恐惧是天生就有的,当身边亲近的人死亡,而让自己觉得他们没死的方式,就是相信灵魂还是继续存在,继续和自己沟通,进行心灵感应,预知死亡。当这女犯人的妈妈要去世之前,她说的那几句话放在平时,说我出门后你要好好吃饭好好睡觉,并没有特别之处,但是偏偏是在她妈妈死之前说的,她的心理就进行自我欺骗,相信妈妈是有预知到了自己的死亡的所以才特别的这么对她说这些话。例如做的梦,无论是多么的牵强附会,她都会相信是她妈妈一直在跟进行灵魂沟通。

  为了使她更相信灵魂存在,我顺着她的话说:“对,我外公走了后,我像是做梦但又不是做梦,他告诉我说,让我好好读书,将来要做个有用的人,对,他就是回到了我的身边。每次到他祭日前几天,我经常梦见他。”
  对于为什么快到祭日前就经常梦见自己逝去亲人,就算近段时间也没有想起过逝去的亲人,还是会梦见,关于这个,我也无法解释了,也只有柳智慧才能给我答案。
  我看着她,她盯了我看了好久,然后又沉默发呆了好久,才说:“嗯,人是有灵魂的,有在天之灵。”
  其实,人类从很久之前,就知道通过各种方法来逃避死亡带来的恐惧,例如宗教,例如信仰,到了科学发达的今天,很多人也想从科学角度证明灵魂是存在的,也都是为了逃避死亡恐惧,人类害怕死亡,害怕亲人的离开的分离感失去感孤独感不存在感,希望灵魂是真正存在。

  “你妈妈要你好好吃饭好好睡觉,别再做傻事了。”我想了一下,说。
  她点点头,说:“谢谢你。”
  我的心里的石头总算落了地,唉,真不容易啊,而且这事还没完,我只是做了个简单的心理辅导,她只不过暂时相信了灵魂存在重新矗立起了精神支柱,假如还没完全恢复,病情还是非常堪忧。
  “我可以借你三支烟,也拜拜我家人么?”她轻轻问我。
  我把烟盒拿出来给她,靠,是中华的。
  早知道,掏芙蓉王就行了,她拿过去了我又不好说拿芙蓉王。
  我说没有了那个仙人掌的小盆,瓶子不介意吧,她说没关系。

  我把一个瓶子剪掉,用瓶子下端装点泥土,给她点烟,她拿着三支烟,跪在地上拜父母:“爷爷奶奶,爸爸妈妈,我不孝顺,没听妈妈的话,不好好吃饭睡觉,差点就做出傻事。”
  她又自言自语的说了一会儿话,等烟都快烧了一半了,插进了小半截瓶子泥土中。
  擦了擦眼泪,她说:“谢谢你。”
  “谢谢你妈妈,谢谢一直陪着你的管教和女犯们吧,我只不过做着我工作的事。”
  “我可以走了吗?”她轻轻问。

  “再见。”
  我让三个女管教进来接她出去,女管教进来后,看看女犯,问:“哭了啊?”
  “对不起,让你们辛苦了。”她抱歉说。
  “没事就好了,唉,走吧。”

  其中一个女管教对我说:“真有你的啊,厉害。”
  “过奖了。”
  她们走后,我坐在办公椅上抽烟,妈的我哪有什么厉害之处,厉害的是柳智慧啊,她怎么就那么厉害,人跟人真他妈的是不能比的啊。
  这心理辅导的工作,真不容易干。
  应该把柳智慧请来坐在这里,那才是监狱之福。
  下午下班后,我觉得很累很累,妈的还说什么外宿呢,简直就是胡扯,要是让我跑去市里面住,回到市里八点九点,一大早天刚亮又爬起来坐车回来,真他娘的折腾啊。假如能住在那个小镇上就好,那个红灯区发达的小镇,神秘的小镇,离这里不远,弄个电动车,晚上就在那里住,出来镇上喝点小酒,看看小妞,爽啊。
  但是去那里住,一定多出一些消费,例如吃住,例如水电,例如路费。
  只好忍着了,想着哪天晚上想出去,再出去吧。
  做人真他妈的纠结。

  周一,迎接新女犯的日子,我也去了。
  也就和平时一样,车子开进监狱,武警狱警管教们押着女犯们下车,然后我就色迷迷的看哪个姿色好些,不得不说,现在的犯罪年龄趋势已经是越来越小,很多女孩子看起来甚是稚嫩,我既感到心痛又感到悲哀。
  心痛她们小小年纪就被送到这里改造,悲哀她们的一生都会深深地刻下耻辱的烙印,她们一生都摆脱不掉的噩梦,很多上年纪的甚至就在这里终老。
  做人有风险,犯罪需谨慎啊。
  我正在看着一个看起来稚嫩年轻,一脸无邪的小姑娘发呆时,有人在我身后拍了拍我,这手法,像是徐男。
  “男哥,怎么事?”我头也不回的问。
  “看姑娘看傻了啊你?”
  回头,是朱丽花。
  日期:2015-05-22 06:3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