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14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算了,看在你有点功劳的份上,不和你计较。”
  我说:“这全是你的功劳,买了两万八的坑货按摩仪给他们他们才这样子。”
  “这是其中一个原因,你和那两个男的打架才是最主要的原因。”
  我沾沾自喜道:“那看来我也不是一无是处嘛。他妈的说到那两个王八蛋,我就来气,我还没做好开打的准备,只是拉住他,就被先揍了几拳。气死我了。”

  “好了不要生气了,对不起嘛。”谢丹阳有些撒娇的说。
  我说:“看在你撒娇的份上,我不生气了。”
  话说,这城里的漂亮女孩,也不是那么高傲那么难交往嘛,莫不是说,是因为柳智慧对我心理的暗示作用,所以我才那么自信?以前我在学校,见到谢丹阳这种层次的美女,一下子真的就傻了,结巴了,哪还能说出什么幽默的话来谈笑风生。
  回到了监狱,我还没回过神来,昨晚确实喝了不少,脑子晕晕沉沉的。
  有人敲门,我让外面的人进来。
  是D监区那个管教小凌。
  上次小凌带D监区的那个活死人来给我做心理辅导。
  面对活死人,我束手无策,只好让小凌去帮我问个究竟。

  小凌进来后,我招呼她坐下,给她弄点茶叶放一次性杯里泡给她喝。
  “是为了那个女犯的事吧。”我把茶递给小凌。
  她接过去,说是啊。
  我说:“辛苦你了。”

  “没什么辛苦,这是我们的工作职责。”小凌说。
  “呵呵,你还是挺好心的。”
  “唉,也没办法,谁都不想女犯们出事,出了事不好整。”
  “怎么样,有什么情况呢?”我问她。
  小凌把杯子放好,说:“我按照你说的,问了她最后不说话的前几天跟她接触的身边的女犯,是因为有个大学化学物理教授和她说了一些话后,她才变成这样。”
  我连忙问:“大学化学物理教授?也是女犯吗?”

  “是的,以前是在TJ大学教书的,教物理和化学,因为03年帮丈夫杀害丈夫的女同事,被判无期徒刑。”
  “能不能详细说说这个女教授的情况。”我问。
  “女教授姓徐,徐教授丈夫是一家上市公司的分公司总经理,和一个新进公司的前天女孩有了关系,后来确认了情人关系,再后来,徐教授也知道了丈夫出轨,就闹,闹得家里鸡犬不宁,女孩子也知道了这个年轻的分公司总经理是有家室的,自己不明不白的成了小三,在朋友教唆下,小三威胁分公司总经理拿出一百万封口费,不然就把这个事闹大,毁掉徐教授丈夫的前程。徐教授丈夫和徐教授悔过道歉后,徐教授原谅了丈夫,就想办法凑够了钱给了那个小三。小三一看钱来得那么容易,没半年的时间就买房买车挥霍干净,就又想从徐教授丈夫那里再拿八十万,徐教授和徐教授丈夫火大了,一商量,觉得留着这个小三后患无穷,就利用工作便利弄了化学毒药给丈夫,徐教授丈夫找人偷偷在小三喝的水杯里放了毒药。小三喝下去后,直接被毒死。这事情刚开始查不出来,连中毒的死因中的什么毒都没有查出来,徐教授和徐教授丈夫都以为是天衣无缝,没想到后来那个怂恿小三敲诈徐教授丈夫的小三朋友,把这事反应给了死者家人,死者家人跟警察说了这事,这才掌握了线索,把徐教授和徐教授丈夫绳之以法。徐教授丈夫判死刑,徐教授无期。”

  我听完后,说:“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人啊,为什么明知道会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还要去做呢。”
  “我们监区,情杀的傻女人太多了。”小凌说。
  “是啊,这里最大的监狱,关的那么多重刑犯人,你们真是厉害呢。让我去管,我可能都管不了。对了,那是徐教授和那个女犯说了什么让她变成这样子。”
  小凌说:“我问了徐教授,她倒也坦白,说确实是她跟那女犯说了一些人死没有灵魂的话,所以她变成了这样。”

  我疑问道:“说了人死没有灵魂,就成了这样?这什么意思。你可以说得详细点吗。”
  “徐教授是前段时间在监狱食堂认识的那女犯,好像是她摔倒了徐教授扶起了她,两人后来认识了,有机会就聊聊什么的,那天,徐教授就夸她心态好,在这里坐牢遥遥无期还能保持乐观心态。有一天徐教授看到她跪下拜天,徐教授问她为什么要这样。她就说,父母家人都在天上保佑着她,都在看着她,她只要活在世上一天,就要努力的活好。可徐教授就不知怎么的,跟她解释说人死了没有所谓的灵魂,没有所谓的上天保佑着她的说法,人就是一个生物体,死了就是死了,死了就跟动物死了一样,肉会烂,跟动物一样,变成一堆白骨,没有区别,更没有所谓的精神力量,灵魂能量这样的说法。后来她听到后,又反复问了几次徐教授,徐教授更加清楚的告诉她,人就是生物,和猫狗猪鱼没有区别,更没有生命延续的魂魄和保护她的能量,那完全是假的骗人的,什么所谓为了天上保佑着她的家人而好好活,就是一句自我欺骗的话。后来,她就成了这样了。”

  我说:“这样就想自杀了?难道说,她觉得她死去的爷爷奶奶父母在天上保佑着她,有着精神力量做她活下去的支柱,然后那个多管闲事好为人师的徐教授跟她??嗦嗦的讲了人是没有灵魂的更不可能有保护她的能量,她就成了这样?”
  “也许是吧,我也不明白,人活着就是活着,死了就是死了,人反正都是要死的。她可能从这些话想到了一家人都死了的打击吧,然后就心灰意冷,提起了伤心事,想自杀。我们管教也让女犯开导安慰过她,但都没有用呀,我自己也和她聊了几句,她压根什么都不愿意开口,无论怎么看,都是要想死了。之前监狱里就有过这样的情况,那些平时把压抑发泄出来还好,不发泄的一直压抑着的,可能就是要自杀。张管教,你说这个该怎么办,要不要带徐教授来你亲自问问。”

  我揉搓着自己的脸,这事儿对我来说也太难了,我怎么问,我怎么帮助她呢。本身她就有抑郁症,而且还遇到家庭的大变故,那么大的打击,是不是真的想到了家人死了,伤心欲绝,干脆跟着一走了之?
  我想,我先去问问柳智慧,看看柳智慧怎么说,我再来处理。
  我说:“我先考虑考虑,然后我再找你吧。”
  “好吧,希望你尽量快点,别让出事了。”
  “嗯,你们也照看好她。”
  小凌走后,我马上去B监区,找柳智慧。
  在徐男的唠叨骂声中,我到了柳智慧的门前。
  我站好后,轻轻咳了一下,然后整理一下自己的衣服,面对她,我没有刚开始时的轻佻,也没有之后的对她的恐惧和害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