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13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却不放开,就这么压着。
  我试图说其他分开我注意力:“你喝了那么多,那么多酒,怎么,怎么不喝醉的。”
  “谁说没醉,我早就醉了。我喝醉像没事,可是我有事。”她迷迷糊糊的说,她快要睡着了。
  我却感觉自己的那里变化更厉害,“我说,你真的要离开我的身体。这样子不行。”
  回应我的只有她均匀的呼吸声。
  靠!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我轻轻试图推开她,可我的手无论怎么动右臂右手都会碰到她那对。
  好吧我放弃了。
  就这样吧,我忍。
  诚如王达所说,我进了女监狱干活后,真的是桃花运很多,而且也不会像以前被甩一样把所有的希望的感情放在了同一个人身上。
  我真是坏透顶啊。

  人渣啊。
  这就是资源不对等的原因。
  在监狱里,我有很多可以挑选的女人,而里面的很多女人,很多女犯很长时间甚至一生再也不可能遇到别的男人,除了我,甚至于很多女管教,接触到的男人的次数都很少。
  所以,男性资源的匮乏,使得她们只能被逼着忍耐。
  如同某电视台播放过的那则新闻调查:某南方沿海大城市制造行业中男女比例长期失调,男性工人“一夫多妻”现象很普遍,如果女友少于两个还会被笑话,有些人心安理得地接受女友养活。如果女友少于两个还会被笑话,有些人心安理得地接受女友养活。而女工们每日忍受着单调乏味工作,业余时间迫切需要一个男友带来的慰藉,有些人即便得知男友脚踩几只船,也无怨无悔,甚至要加倍对男友好。

  里面提到了一个叫女工小芳的男朋友有三个女朋友,并且她们彼此都知道对方的存在。
  她的男友是个来自某中部省山区普通男工,名叫李兵,李兵貌不出众,在那里务工十年。刚去的一年内,李兵在科技园同时和三个女工交往并发生关系,一个同『居』,一个恋爱,一个情人。“她们互相都知道的。”李兵称自己对三个女孩都十分坦诚。最初李兵只有一个固定的女朋友,是名“90后”女工。
  交往四个月后,在春节前的厂区舞会上,李兵结识了在科技园某电子厂工作的第二个女朋友,不久同『居』。“第三个女孩也是在附近打工,见她总是闷闷不乐的,我就去和她聊聊天,谁料她提出要和我交往。我对她说,‘我已经有两个女朋友了,不能再有第三个了,只能做情人。’她同意了。”
  “那段时间挺混乱的,开始时前两个女朋友还不知道,等她们慢慢察觉了,问我,我就如实说了。结果她们不但没离开我,反而对我加倍地好。”三个女孩对一个男友展开竞争,李兵记得,至少有两个女孩是想嫁给他的。在他这里,一切都自然而然,“厂区里女孩子多,离家在外都挺孤单的。”
  而且这三个女朋友,还经常给他钱花。
  李兵说,“女工找不到恋爱对象,是现实的问题。说‘养’男友或许不好听,但现实是男人不一定找得到工作,而女工却不可能不找男朋友。”
  她们毕竟是女性,她们有爱情、背叛、欺骗、性需要。
  我想,对于广大男同胞来说,我是幸运的,而这些女人,她们实质上是实为不幸的。
  胡思乱想间,我睡了过去。
  难以相信我怀中抱着裸着的谢丹阳能睡得一晚好觉。

  简直是不可思议,可能真的是喝多了,很快的就沉睡过去,如果换成是在监狱的宿舍,那我不强她才怪。
  天蒙蒙亮她已经起来,叫了我起来,她已经洗漱好穿好了衣服。
  我看着她穿着贴身的衣服站在镜子前绑头发,S型啊。
  我不自觉的又向她致敬。
  “快点起来了,待会儿会迟到的。”
  我说:“你们狱政科的人还怕什么迟到,你们不都管着迟到的吗。”
  “严格得很,迟到罚钱,当月的全勤也都没了。”

  “你还缺那个钱呀。”我问她。
  “谁愿意和钱过不去呀,还有纪律性,要是每个人都想迟到就迟到,想去上班就去,不想去就不去,那监狱里不乱了,犯人们要反起来怎么办?”
  “是的。”
  我找着我衣服,看着她站在那里,又不好意思爬起来。
  她问我:“起来啊,你怎么了!”
  我说:“帮我把衣服裤子拿来一下。”
  “你还不好意思啊!”

  “呵呵,是啊,我早上起来有一柱惊天的状态,不好意思让你看见。”
  “你还不好意思,我早就知道,一直顶着我。”
  我靠,她怎么一点都不害臊。
  我干脆爬了起来穿了衣服。
  她说:“也就那样。”
  穿好衣服,洗漱完去小区拿了车,回去监狱。
  路上我们买了豆浆包子,在车上吃。

  我问谢丹阳:“你爸爸妈妈对我什么态度,不满意吧。”
  谢丹阳笑着说:“很满意。”
  “啊?不是吧!”我吃了一惊。
  “我爸爸说你自己没多少工资,还对老人那么好,有孝心,而且临危不惧,遇到危险就马上冲上去保护家人,忠勇孝顺。值得交往。”

  我不禁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笑着说:“哈哈你爸爸真是慧眼识英雄。”
  “去你,一点也不谦虚。”
  我叹气说:“唉,没办法,这世上像我这样又帅又厉害,又忠勇孝顺的男人几乎绝种了,你还真的要好好考虑把我这个假冒的转真实的。”
  “我对你呀,没兴趣!”她却不感冒,然后又说,“我妈也说,你这孩子除了家里穷一点,条件差一点,人矮一点,不会打扮一点,丑一点,不太爱说话一点,年纪小一点,人笨一点,也没有什么大的缺点了。”
  我说:“你说真的还是假的。”
  “是啊,我妈就是这么说的。”她看起来超级正经,不像是开玩笑。
  “那我还不是一无是处啊!”
  “我爸爸妈妈对你挺满意,叫我以后周末带你回去吃饭。”
  “哦,那他们不介绍新对象给你了?”
  “还是会介绍,不过不会像以前那样强烈了,逼得那么紧了。”
  “逼紧好,逼紧好。”我笑着说。
  她听出我语调中的异样,然后脸色微微变了骂我,伸手就打:“你在拐弯抹角骂我是不是。”

  “我哪敢啊。你好好开车啊,别老是动手动脚的,人家还是纯洁的黄花大闺男。”
  “你纯洁?你比厕所的苍蝇都脏。”
  “我是厕所的苍蝇,你就是厕所的大粪。”我回敬。
  日期:2015-05-20 19:1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