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46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5-07-23 18:08:00
  “啊?!”阿罗吃了一惊,登时站在了那里:“你说什么?”
  “被我说中了?!”
  “没有,没有!”阿罗脸色一下子煞白,越发的不像人,却连连摇头,说:“陈大哥,你怎么疑神疑鬼起来了?我怎么会是鬼?”
  “那你的影子呢?”我指了指地上:“月光都透进来了,为什么印不出你的影子?”
  阿罗低头一看,又瞥向窗外,才呼了一口气,说:“月光太暗,影子太淡,所以看不出来的。”

  “那你为什么浑身寒气逼人?”我说:“现在的天可不冷!”
  “我,我从小体弱,身子从来没有热过。”阿罗勉强笑了笑,身子又往我跟前凑近,嘴里说道:“夜里越发的冷,所以才想要陈大哥留下来——”
  “住口!”我厉声道:“你再近前,我就不客气了!”
  “那你要我怎么做,才能相信我不是鬼呢?”
  “就是不信!”
  “你怎么能这么疑心呢?”阿罗委屈的说:“我要是鬼,你怎么能看见我?”
  我冷笑道:“你想害人,自然要人看见你才好蛊惑下毒手。”
  “那我害你了吗?”阿罗反问道。

  “是我没有给你机会!”
  我心中暗想,刚才你明明是在以色诱人,我如果上了钩,肯定就已经被你给害了。
  “你实实在在的是在冤枉好人!”阿罗撅着嘴说:“你有证据能证明我是鬼吗?”
  “哎?”我稍稍一愣,确实也无证据,能彻底判定阿罗为鬼,此时又是深夜,要怎么证明?
  看她委屈的样子,难道真是冤枉她了?
  日期:2015-07-23 18:10:00
  沉吟了一番,我把丁兰尺掏了出来,握在手中,看着阿罗,说:“这丁兰尺是辟邪除祟的宝物,很有灵气,你敢来摸一下吗?”
  “你怎么会有这种东西?”阿罗惊奇的看了一眼丁兰尺,说:“袁大师用的不就是丁兰尺吗?”
  老爹给我的家伙事总共三样——阴阳罗盘、丁兰尺,还有一把相笔!
  丁兰尺,是相士测棺,量穴,修祠堂,矗碑刻时必备的法器。
  我家祖传这一把尺子,是用纯银压制打造,长一尺二寸八分,有“财、失、兴、死、官、义、苦、旺、害、丁”十格,宽一寸八分,厚有六分,很是沉重。

  相笔,是相士相字写批时必用的工具,我这把相笔都是统一的规格,小拇指粗细,五寸来长。
  我虽然并不精通相术,可是以六相全功使用家传的相脉法器,还是能激发出法器的灵力的。
  我说:“不用管我怎么会有,你只说敢不敢摸?”
  “那有什么不敢的?”阿罗笑道:“你瞧好了,看我到底是不是鬼。”

  阿罗真的毫无惧意,往前走来,伸手去握丁兰尺。
  将要握着的时候,她却又突然抬起了头看我,嘴里问:“陈大哥,如果我握住了丁兰尺,又没事的话,那就是你冤枉了我,你冤枉了我,那该怎么办?”
  我说:“向你赔罪道歉。”
  “就只是口头上说说吗?”阿罗撅着嘴说:“我才不要!”
  “你先握!”我实在是受不了阿罗娇憨发痴的样子。
  日期:2015-07-23 18:11:00

  “陈大哥,你真是好凶哦,握就握嘛,有什么了不起的……”
  阿罗伸手去握丁兰尺,我也仔细谨慎的盯着她的手看,却看见她白皙修长的手指伸展开来,轻轻地握住了丁兰尺。
  片刻间,毫无反应。
  我不由得一呆,愕然看向阿罗,难道真的是我误会她了?
  正自疑惑,阿罗“嘻嘻”的一笑,说:“陈大哥,怎么样?你错怪我了!我要不依你!”
  “这……”我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你为什么也有这种尺子?”阿罗说:“你也是相士吗?”
  “不,不是。”一说谎话,我就更有些慌乱了,我脸上不自然,嘴里也结结巴巴的说:“我,我是做木,对,做木活的木匠!”
  “哦!”阿罗半信半疑的点点头,说:“我可以松开了吧?”
  “嗯!”
  阿罗把手松开了,突然又往前一送,越过了尺子,竟把指尖在我手背上轻轻一碰,嘴里已经“咯咯”的笑了起来。
  我只感觉手背上滑腻冰凉,情知是被阿罗给戏弄了,心中惊怒交加,不由自主的就把手往回缩。
  “你胡闹什么?!”我抬头就出言呵责,阿罗却往前一扑,整个人奔我怀里而来。

  这一下离的太近,又事发突然,变生肘腋之间,我一时失察,被她扑了个正着!
  顷刻间,怀里就多了个柔软的身子!
  日期:2015-07-23 18:12:00
  我大惊失色,急忙去推她,她却在此时抬起头来,张开嘴,“呼”的一声,朝我喷出一口白气来!
  又一个未加提防,措手不及!
  我被她喷了个正着!
  好凉的一股寒气,经喉入肺,异样的香腻弥漫全身,刺激的我头脑昏沉,我往后一个趔趄,险些摔倒。
  “你,你——”我瞪大了眼睛,指着阿罗。
  “咦?”阿罗惊奇道:“居然不倒?”
  “好恶鬼!”到了此时此刻,我终于再无怀疑了,猛咬舌尖,剧痛之下,一阵清醒,喝骂道:“这么奸猾!”
  我右手拿丁兰尺防住身子,左手一把从兜里掏出阴阳罗盘,朝着阿罗的脑袋就砸了上去!

  “哎唷!”
  我还没砸中,阿罗就先尖叫一声,转身就跑。
  月光里,我看见她的身影轻飘飘的从窗口钻了出去,如同一片被风吹起的树叶。
  “陈大哥,你真的是好凶啊!你吓到人家了……”阿罗那嘲弄似的声音传了进来,然后是一阵笑声:“咯咯……”
  我惊怒交加,万万没想到,竟然着了她的道。
  她真的不是人!

  我说呢,怎么会好端端的听见外面有哭声,怎么出去一遭就能走错屋子呢?现在想来,那应该都是阿罗捣的鬼!
  原本我还奇怪,一个正儿八经的女孩子,怎么会这么的不知廉耻?!
  现在真相大白,一切都不足为奇了。
  羞愤之中,我心里又十分诧异,既然阿罗真的是鬼祟,那她刚才摸着丁兰尺的时候,为什么毫无反应?
  这丁兰尺是我陈家的相脉法宝,历代先人供奉侍养,最是辟邪的东西啊。

  我低头往那丁兰尺上一看,这才发现古怪处——那丁兰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原本银白色的尺身,现在竟然变得有些暗淡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