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09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谢丹阳妈妈猪肝脸色变得好了些,接过去看:“这样啊,我是失眠啊,可这个要怎么用,这么贵,可能真的会有效果吧。丹阳她爸,你看看,然后教我用!”

  唉,还说是教育体系的人,怎么搞得跟个骂街泼妇一样的厉害。
  谁他妈的娶了谢丹阳,同时也是纳了她老妈来供奉着,迟早被她闹出病来。
  叔叔给我说些客气的谢谢话,谢丹阳妈妈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去折腾这个按摩仪了。
  谢丹阳挽起我的手,说:“走吧我们先去买单。”
  我两出了外面前台,她抱歉的跟我说:“实在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

  “呵呵,老人家嘛。”我不知道说什么好。
  谢丹阳又抱歉的说了一下,然后说:“晚上我请你看电影吧。”
  “不用不用,你忙你的,我没关系的。”我忙拒绝了。
  和谢丹阳看电影,没有盼头啊,跟女孩子看电影是好事,和漂亮的女孩子看电影当然更是好事,可是谢丹阳是拉拉,意味着我在她身上投资也得不到什么回报,而且她已经名花有主,那我又何必去浪费时间干这些没回报的事。
  “我钱包在包包里!”谢丹阳急忙要回去拿钱包。
  “算了,我请客吧,你看你上次给了我那么多钱,也不是帮了什么大忙,这次就当请岳父母和你吃饭。”我掏出了钱包。
  谢丹阳推回我的手:“不用你请,这是我的事!”
  “哎呀我来吧!别那么客气了!”我给了钱。
  “谢谢你啊。徐男一直说你是个好人。”
  “是吗?吃个饭就是个好人了?那句话怎么说,什么嘴软什么短的。”我说。
  “吃你的嘴软拿你的短。”她冷不丁的记不大起来这句话就冒出来了。
  “哈哈你的软嘴吃我的短。”我就顺着开玩笑。
  “去你大爷的!”她狠狠打了我一下,竟然和徐男一样冒出这句骂人的话。
  “哈哈来来来,我让你吃让你吃。”
  “去死!”
  两人回到餐桌,却见谢丹阳爸爸妈妈和一对中年夫妻聊着,男的有点眼熟。
  谢丹阳挽着我手臂,她的胸真的很大,我用手肘轻轻用劲,好有弹性,我们走过去后,眼熟的那男人,竟是李洋洋爸爸!
  而他身边这位,想必是李洋洋的妈妈了。

  李洋洋妈妈看起来没谢丹阳妈妈那么强悍势利,而且较为年轻,穿戴也更利索,戴着眼镜,短头发,挺斯文那样,但说话的时候眼珠子动的时候,特别的精明。
  谢丹阳和我过来后,谢丹阳爸爸介绍说:“李局长,这是我宝贝女儿,还有她男朋友。小张。丹阳,这是建设局的李叔叔,阿姨。”
  “李叔叔,阿姨好。”谢丹阳甜甜道。
  我也讪讪的打招呼。

  李洋洋父亲微笑时看到我,稍微一瞬间愣了一下,然后迅速恢复,笑着说:“哎呀谢校长啊,一眨眼我们这么多年没见,孩子都那么大了。真是光阴似箭啊。我就先不打扰谢校长一家团聚了。”
  “李局长这哪里话,我一个要从岗位上退居二线的人,就是时间多,谈不上打扰。”
  “改天我们有时间再聚,谢校长,我们先走了。”
  “好好好。李局长慢走啊。”
  我愣了好久,妈的这都什么事啊!
  假扮个谢丹阳男朋友偏偏还让李洋洋爸爸看到了,不过话说回来,看到又如何,反正我已经不和李洋洋在一起,而且他也要和我李洋洋划清界限,只是我在李洋洋爸爸心目中的形象,一定烂了。

  真他娘的郁闷。
  “是建设局的局长啊?他怎么也在这里?”我四个人往外走,谢丹阳妈妈问谢丹阳爸爸。
  谢丹阳爸爸说:“可能也刚好在这里吃饭。”
  “看看人家,年纪轻轻的就是市建设局的局长,看看你,都快退休了,还只能捞这么个破位置,跟着你想要大富大贵,这辈子我看是不可能了!我当年怎么就跟了你这人。”谢丹阳妈妈一边说还一边唉声叹气,仿佛谢丹阳爸爸爬不上去就是罪大恶极,砍头了都不为过。

  要我娶了这么个女人,倒了八辈子娶了这么个女人,如果不让离婚,我不如一死了之。
  到了外面,我们四人走向停车场的车子,我心想,我难道要和谢丹阳去她家睡觉吗?
  这时,谢丹阳对她爸爸妈妈说:“爸,妈妈,我想和张帆逛逛街,你们先回去吧。”
  “你还去哪里?”谢丹阳妈妈问。
  “我就想逛逛,平时在监狱里头闷得慌。”谢丹阳撒娇。

  谢丹阳父亲说:“就让她逛逛吧。”
  “你这老头子,什么都让着她宠着她,她要是一辈子过得不好,我跟你没完!”谢丹阳妈妈气道。
  妈的这话是骂我的了,意思说谢丹阳要是跟了我,估计是一辈子受苦过不好了。
  心里一下子不爽,我转身走了几步,远远看着他们。
  谢丹阳自然知道我心里不舒服,就招呼着她爸妈先回去。

  这时有两个男的突然从停车场大门外冲进来,一人一个大水桶,冲过来后突然冷不防的就灌在谢丹阳妈妈身上,两大桶水。
  谢丹阳妈妈长叫一声:“啊!”
  谢丹阳爸爸和谢丹阳都惊呆了,我急忙跑上去,拉住其中一个:“你们干什么!你干什么!”
  那男的转身就揍了我一拳砸在我嘴角,妈的疼,我马上还手,另一个男的见他的同伴被拖住,上来也对我开打,我急忙放手,他两马上跑了。

  我追了十几步,又想,我靠人家两个,我一个,人家要是拿着什么武器的,我追上去岂不是自讨苦吃,又折回来了。
  谢丹阳爸爸忙着从车上拿纸巾,擦着谢丹阳妈妈身上的水,让谢丹阳妈妈脱下外套,自己也脱下外套给谢丹阳妈妈穿上:“是什么,是水,没事吧?”
  谢丹阳妈妈狂叫道:“一定是刚才那饭店的服务员叫人干的!我跟她们没完,好冷。”
  这大冬天的大冷天,被两桶水灌下来一身湿透,当然不好受。
  那两个男的目标就是谢丹阳妈妈,我估计多半是刚才饭店的被打的那姑娘叫人来报复了。
  “马上回去找她们!一定是她叫人的,那个嘴贱的要打我的女人!”谢丹阳妈妈一边擦一边骂。
  明明是她打了人家,怎么就成了人家要打她了。

  “去又有什么用呢?你就知道一定是她。”谢丹阳爸爸说。
  “你还向着外人!不是她还能是谁!我回去我打她几巴掌!”谢丹阳妈妈怒道。
  说着就要往回走。
  谢丹阳发火了:“妈!你还要闹到什么样!人家要是不承认你又能怎么样!”
  日期:2015-05-19 19:0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