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05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是我转念想到,我这样子岂不是也是害了薛明媚?薛明媚本身表现不好,我还让她出来,就算多给我钱,就算指导员领导这一关能过得去,但以后她在监区里,别的女犯会怎么看她,别的女犯对监狱方也会失去心理平衡。不过话说回来,从给钱的女犯中选择,已经是让她们失去心理平衡了,但我就是生怕她们的矛头对准薛明媚,那个骆春芳,一定会从中作梗,以薛明媚选上女演员这事为借口,用我和薛明媚有一腿等事引起监区的女犯们的众怒挑起矛盾。

  这么说来,还是不让薛明媚选上的好,况且她本人就不太愿意的。
  还有就是,如果我拿了这些钱,是不是就是纳了投名状,加入了指导员她们这个团伙?
  但我干这事,本就是违法的,看来我到时候还要找一下贺兰婷把这事跟她汇报一下。
  “听说你最近经常没事往禁闭室和柳智慧那里跑?”指导员幽幽地问我。
  妈的还真是什么鸟事都瞒不过她,我知道到处有摄像头,但我相信她不会没事干就去折腾看摄像录像,一定有人跟她讲了这事。
  我点头说:“薛明媚也有心理问题,她一直不好好表现自暴自弃,我看出她有点想要自杀的苗头。”

  “自杀?她会自杀?你胡说八道吗?你是想那个女人了吧。”指导员不无讽刺的说。
  我咳了一下,把我和徐男说的关于犯人的心理问题又说了一遍,然后把关于薛明媚也有自杀念头的也胡扯了一通,然后又说屈大姐的死我已经很自责,我不想我治疗过的女犯再有自杀的。
  康雪听得也是半信半疑:“这么说来,你去找她是为了拯救她了?”
  “回指导员,我不敢对您有所隐瞒!”
  “你不敢?你胆子大了去了。这事我就当信你一回,那你去找柳智慧,又怎么解释?我已经警告过你了,那个女人千万不要去碰,你是不是想闹出事才罢休?”她问我。
  “指导员,你记得上次柳智慧找我关于借书看的事吧。还是你带我去的。”我问她。
  指导员点头说:“记得,那又怎么样。”

  虽然柳智慧说不能让我把她深谙心理学学术的这事告知于大众,但是康指导管着我,我不和她说,她以后下令我不能接触柳智慧,那我还找个屁能让她帮忙啊。
  这么一想,我说:“指导员,她其实也是学心理学的,而且她比我懂心理学,你看那薛明媚,本来是悲观悲哀绝望的自暴自弃,我本来对她就束手无策,以前给薛明媚的心理辅导也起不到什么作用,而当我就拿着这个问题去向柳智慧讨教了后,再来给薛明媚辅导,效果就有了,现在薛明媚乐观了许多。”
  “有这回事?”指导员对这个更是半信半疑。
  “不骗你指导员,要不你说柳智慧借我那些我大学学过的心理学课本做什么?要是她想看书,完全可以让别的人帮她拿就是了。”

  她想了一会儿,说:“好吧,这个事我也暂时相信你,但我要警告你,千万不要和她有任何越轨的行为,哪怕是说的话,也要给我注意了。”
  “是,指导员!”我高兴道。
  当天是星期五晚上,我决定要出去,反正周六我休息,明天在外面找找贺兰婷聊聊,妈的,好像还要和谢丹阳去一趟她家假扮男朋友,事真他妈多。
  我找了徐男跟她说我晚上出去,如果明天谢丹阳要我去她家,让她给我打电话。
  傍晚下班后我就迫不及待的跑出去了。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生活不无奈,在里面的生活才他妈的无奈,无聊,无趣,无情。
  门卫的人看了我的外宿手续,然后打电话和监区长核实了后,才放我出去了。
  前段时间在北方的某监狱刚发生了劫持杀害管教的事件,轰动全国,而且我们监狱D监区刚发生了暴乱,所以现在监狱里,抓安保抓得很严,最怕就是出犯人外逃那样的事,万一出了事,别说是我们指导员监区长监狱长,就是市里面的领导,都有可能被追究责任。
  我走向大道的公交站。
  一辆银灰色车停在了我身旁,咿,竟然是指导员。

  她把车窗弄下,问我道:“你去哪?”
  我把头探进去:“指导员好,我去市里。”
  “顺路,上来吧。”她让我上车。
  我上车后,指导员驶向市里。
  这有车就是方便啊来回,我他妈的就是能外宿,也不能每天晚上下班了坐一两个钟头堵车去市里,然后早上五点多六点的爬起来坐公交车啊。
  回头看康雪,哟,脱了衣服的她就是不一样啊,不是,是脱了警服的她就是不一样。暗棕色羊毛衫,黑长裤,一身高贵气质,侧面看看,她还真是别有韵味。
  “看什么?”
  “有车真方便。”我呵呵的说。
  “穿得那么帅,要去约会吗?”
  “哪呀,就是好不容易出去,也要打扮得像点人样。”看着康指导员这身吸引人的漂亮熟女打扮,我竟然,我竟然吞了口水。
  还被她看到了。
  我给王达发信息,问他在哪里,我说我出来了,要去找他,他回复信息说去了邻市出差,今晚不回来,明天才回来。

  我靠那我能去哪?我是不能去找李洋洋的了。
  手机里来了几个信息,除了客服的催交话费的垃圾短信外,还有的是李洋洋找我的。
  李洋洋爸爸已经不让我再找李洋洋了,钱我已经收下了,要我还了手机号码,不再联系。
  妈的,有点舍不得啊。
  今晚去哪里睡?王达不在。
  唉,真他娘的麻烦,不管他,我出来时候揣了那张二十万的李洋洋爸爸给的支票,等会儿我先去银行看看能不能提钱。

  不过银行这个点下班了,支票好像不能在自动取款机换钱吧?
  过了一段颠簸的路,我看向指导员,我靠她的胸随着这段烂路一动一动,好不迷人啊。
  她知道我看着,轻轻笑了一下,说:“你住哪里。”
  “朋友那里。”

  “朋友?不住亲戚家吗?”
  “我没有亲戚在这里。”
  “喔,想办外宿手续,只是不想在监狱里面住宿对吧。”她问。
  我傻笑说:“呵呵,指导员您喜欢住在里面吗?”
  “习惯就好,你们这些小年轻啊,很多都吃不得苦,这些年来来去去的小姑娘太多了。像李洋洋那一批,来了二十三个,走了十五个。”
  我心想,靠,还不是你们在监狱里面专门干一些让人呆不下去的事,就算再压抑,很多人还是受得了,让你们这么一逼,不走的留下的要么是为钱,要么是有把柄在你手里,反正都是她们的人。
  日期:2015-05-18 19:0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