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04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是说真的,以后不要再找我了,传出去对你影响不好。”
  外面的门锁又响起来,然后听到徐男走进来了,拍打着禁闭室的门:“走了!”
  我对薛明媚说:“你不要讲这些废话。再见。”
  我看也不看她,就出去了。
  徐男说:“你他妈的还舍不得了是吧!”
  “就舍不得,就像你舍不得你的谢丹阳一样!”
  她拿起钥匙戳我:“说了不要再说你还说你还说!”
  “好好好不说不说了,别戳了好痛。”
  又听到那个吱吱吱的刮着禁闭室墙壁的声音,我说:“那关着的谁啊,这么能折腾!”
  “骆春芳。”
  “骆春芳!是骆春芳是吧?”我问。

  “对。”
  “他妈的,她指使她手下的那个大个子要捅死我,太狠了!”我想到那天那个大个子对我下狠手,气道。
  徐男看了看手上的钥匙,说:“你可以去给她做一做心理辅导。”
  “做心理辅导?我给她做什么心理辅导,她死了才好。心理辅导?”我突然明白了徐男的意思。
  徐男晃了晃警棍。

  我拿了警棍,让徐男帮忙开门。
  对这种人,我没必要仁慈。
  徐男提示道:“别弄死人别弄太重,D监区已经闹得监狱里够乱的,如果我们这里出事,我两会很麻烦。”
  “知道。”

  我进去后,看见骆春芳正对着墙壁,举着手,像鬼一样的举着手对着墙壁。
  我心中涌起一丝寒意,麻痹的怎么像鬼屋一样这里。
  她侧头过来看到我:“你,你进来干什么!”
  “臭婆娘,想让大个子弄死我!”我举起棍子就打。
  她熟练的抱住头蹲下去,我径直往她身上招呼,她蜷缩在地上,我用棍子打用脚踢:“弄死我是吧!”

  打了没几下,我又怕真会搞出人命,停了下来,她蜷缩着,见我停手不打了,抬眼用怨恨的目光看着我。
  我说:“以后你要是还找薛明媚她们的麻烦,我也会找你的麻烦!”
  她却坐了起来,恶狠狠的说:“你会后悔的!”
  我抬脚就踩:“我后悔你大爷,你大爷的才后悔!”
  她被踩得直叫疼,然后又断断续续的说:“你会后悔的!”

  我举起警棍又打了几下,直到她不敢说话,我说:“我等着后悔!”
  外面徐男敲了门,推开了门,估计是真的怕我把骆春芳打死。
  徐男说:“该走了。”
  我对骆春芳出狠话:“你要是再动她们,我就加倍还你!”
  她不回话,怨恨的看着我。
  徐男扯我出去:“走了!”
  出了外面后,徐男问我:“你要帮薛明媚出头吗?”
  “可能吧。”我模糊两可的说。

  “都不是什么好鸟,何必呢?”徐男说。
  “呵呵,可能因为自己有点喜欢她吧。以后帮忙照顾她一点吧男哥。”我托徐男道。
  “行吧,我知道怎么做。以后找她不要太明显的找,这样子对她对你都没好处。”徐男劝谏我说。
  “好。说真的,我就是找她的同时给她做点心理辅导,她一直心理有问题,自暴自弃,我想帮帮她。”我说。
  “监狱里的女犯,哪个没有心理问题,其他的你怎么不帮?”徐男问。
  我嚷道:“我去你大爷你就是喜欢和我顶嘴,那其他的女管教们有帮忙的你怎么不去帮,而谢丹阳有需要你就是牺牲了我也要我去帮?”

  “好好好我道歉我道歉行了吧,我不问了。他妈的你刚才还说不拿谢丹阳出来说!”她不满的说。
  “不说怎么行?那我还要帮她和她去她家,假扮男朋友,还是你委托的,不拿出来说,难道用手势交流吗?”
  “老子懒得理你!”她加快速度出去了。
  丁灵想让薛明媚出去做群众演员,就算给我多一份钱,也要让薛明媚去。可这也实在很难啊,是不是贺兰婷副监狱长说给我全权负责,我就真的有权负责,只是指导员监区长她们说要选平时表现好的,薛明媚显然表现不好,怎么办?
  我也想让薛明媚能够参加,这是我自己的偏心,只是薛明媚聪明的很,知道丁灵是用钱来让她出去,她不肯了。
  我还想到了D监区的那个枯瘦如柴对生命绝望的女人,假如能让她也出去参加的话,估计她就不会那么想死了吧?
  我要去试探试探指导员。
  我去了指导员那里。

  康雪听到敲门,让我进去了,我跟她问好后,她先问我说:“坐吧不用客气,这几天给不少女犯做心理辅导吧。”
  “是。”
  “做得怎么样?”她抬起头。
  “不是很理想,毕竟很多女犯的心理问题很深,三言两语开导她们,很难。”我说。
  她点头同意说:“确实很难,D监区的那个女犯,我也听说了,你留意一下用点心,不能让她死了,很麻烦,到时候怪罪下来,我和你都有责任。”
  “你有什么责任?”我问。

  “你是监狱的唯一一个心理辅导,是属于我手下的,你说我有没有责任。”
  “我尽量吧指导员,你也知道,人生病了别说是重病,就是小病,也不可能有个医生敢说百分百能治好。这D监区的人跟我们B监区的人又不一样,我们B监区有康指导您带领,心理素质就是强,她们D监区,极端的就是带有暴力倾向对外伤害,还有就是带有自杀倾向的自我伤害。”
  指导员听到我对她恭维,她挺受用,笑了笑说:“这D监区的都是重刑犯,她们的心理问题比较严重这也不难理解。”
  “指导员,我们这次选拔女演员,能不能从别的监区调?”我小心翼翼的问。
  “不行!”她一口回绝。

  “是这样的啊指导员,那个心理疾病很严重的D监区的女犯,我想让她出来参加,这样对她的心理问题治疗会有作用。”我解释着说。
  “那个女的,她没钱!还有!你不要太单纯,你让她出来,那D监区的其他女犯怎么看?D监区的其他人心理还能平衡吗?一定会出乱子,不是要和我们监狱方闹,就是要找她麻烦!”
  我突然恍然大悟,我靠我怎么没想到这一层啊。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对对对,我差点忘了这事。哦,还有就是,别的监区,都会跟她们要多少钱一人啊?”
  指导员听到我问这个,她诡异的笑了一声,说:“其实数额用不着那么具体,这里没有第三人证明,我也不怕你出去了传出去,五六万的都行,你看着办。”
  “那,如果是我们监区的,平时表现不好的女犯,给多一些钱,可以吗?”

  她精明的问:“给多多少?”
  “不知道,所以要向您请教。”
  “原则上来说是不行的,如果老是让那些平时有钱的表现又不好的女犯出来,这会引起其他女犯的心里不平衡,但这钱多了没坏处。”她转着杯子。
  我明白了,她同意这样子干。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