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99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外面响起了敲锁头的声音,我有点不舍得离去,抱着她的头轻轻吻了她一下:“我该走了。改天我再来。”
  “嗯。”
  我要离去时,她疯劲又来了:“大爷下次来玩记得带套来啊!”

  “我去你大爷了。”我把门锁上了。
  徐男和我并排走出来:“十五分钟是不是有点短?”
  “是有点短,还不够一次的。”我说。
  “我去你大爷的我和你讲正经的你扯到什么地方去了!下次别想让你帮你忙。”徐男踢了我一脚。
  我也威胁她:“好啊,那我以后也不帮你忙。”

  “不帮就不帮!”
  嘴上开骂,但该做的,她还是会去做,晚上,徐男帮我找来了朱丽花。
  徐男敲开我的宿舍门,指着朱丽花说:“张贱人,人给你带来了,我有事先走了。”
  我把上次买的参茶还没来得及给她的塞给了她:“谢啦,给你下火的,不要火气那么大啊!”
  她拿过去后,一边骂一边走了:“老娘不要下火,你就得瑟吧,死吧早点死。”
  “花姐大驾光临,令在下陋室蓬荜生辉,荒淫荒淫,热烈荒淫。”我把朱丽花请进来。
  “小银贼,说吧,找我什么事?赶紧说。”朱丽花抱胸,傲视着我。
  “哎哟你急什么啊你。”
  “天冷,赶紧说完,回去睡觉!再说了,和你这个小银贼能有什么话说?”她瞅着我。
  “我们不说,我们可以做啊。”我摇摇身子。

  她的脸一红:“流氓!”
  “嘿嘿。流氓骂谁?”
  “流氓骂你!”她中计了。
  “流氓骂我啊?”我开心了。
  “你,你!是流氓。什么话你都说得出口,什么事快说,不然我回去了!”她作势要走。

  “别急嘛。”我给她倒了一杯水。
  她不喝。
  我说:“怕我下药啊。”
  “快说什么事,别废话!”
  “当过兵的都很雷厉风行啊,性格火爆。坐吧。今天你那几招怎么学的?当兵的时候学的吧。”我想到我自己打不过她,打不过大个子女犯人,也打不过徐男,更打不过贺兰婷,艹,悲哀,真是悲哀。
  朱丽花坐了下来,“我说了,有空多去学学,监狱里定期有防暴擒拿术的培训。”
  “嘻嘻,你做教官啊?那我要去啊。到时候,你通知我喔,你可要好好教人家喔,人家可是个雏儿,啥也不会呀。”我嘻嘻的挑着眉毛说。
  “我为什么要通知你,你自己不会留意?”
  看她煞是冷冰的模样,我说:“不通知就算了,我今晚找你呢,不是为了想和你那个。别别打,我也没那个胆,更打不过你。找你是特地为了感谢你今天救我。”
  “算你有点良心。”
  “一点也不谦虚啊你。”我说。
  “我为什么要对流氓谦虚?”
  “你口口声声说我流氓,我又没怎么过你。”
  她不满说道:“上次你那样,你那,那不是吗!”
  她自己说到了那次和她去巡视监室和她的那次亲密接触。
  我说:“我又不是故意的!哎,话说回来,花姐,你是不是对我有意思?”
  “我呸!谁对你有意思啊!你怎么那么自恋啊?是不是觉得监狱里就你一个男的,所有的女人都会对你有意思啊?”她问我。

  “哈哈要不然你怎么会跳出来舍身救我?我好感动,有一种想要以身相许的冲动。”
  她径直踩一脚过来,我早有准备,躲开了,不过我坐的凳子被她踩翻了。
  这里的女人啊,一个一个的性格火爆。
  “别那么凶嘛,以后哪会有男人敢娶你。”

  “你想娶还轮不到你!”她站了起来,“没事我走了,和你这流氓在这废话,真是浪费我时间。”
  “花姐,等下等下。”
  “还有什么事啊?”她看着我,很不耐烦的样子。
  我从桌柜中拿出一盒清热下火解毒茶送她:“送你的,给你下火,火气别那么大了啊。”
  “我呸,不要!”她还真的不要。
  “要不我把我自己送你?帮你下火?”我嘻嘻的说。

  她转身就走。
  我拉住了她:“好了好了,我是真的很感谢你,今天救了我,我很感动啊。”
  她甩开了我的手:“换做是别的管教,我也会上去帮忙的。”
  “别的管教也会谢谢你的是吧,那你接下我送你的一份心意,我们交个朋友好吧?”
  她伸手拿走了我手上的下火茶,说:“你的心意我就收下了,想做朋友,没门。”
  “我靠你这人怎么这样子啊,我跟你交朋友还是给你面子了!”

  “走了再见!”她直接出去了,门也不帮我关。
  看着她挺拔的倩影,身材标致得很啊。不光强悍精干,而且面对危险机智冷静、矫健身手,冷酷之下,女性气质甚是吸引人。
  不错不错。
  躺下睡觉的时候,我想到了今天发生的事情,想得较多的还是薛明媚。

  不知道柳智慧教我的暗示法,会不会帮上薛明媚,妈的不会帮倒忙,搞得她上吊了我真的要内疚死啊。
  我们监区后面再也不开所谓的什么会议了,因为近期暴乱常常发生,关于选拔群众女演员的事情,直接就这么让她们女犯自己说下去。
  这下子,B监区的全都知道,是我只要管选拔的事情了。
  我坐在心理咨询室办公室里,心想指导员怎么还不给我一个标准,一人多少钱的好啊。

  现在我有十三个名额,如果一人五万,那就是六十五万,拿来分了,我起码也会分到一半,厉害啊,如果三十万,就能在我们县城买一套房子了。
  外面有人敲门。
  我让进来了。
  两个女管教押着一个女犯进来了。
  是丁灵。

  丁灵对我点头打招呼。
  女管教说这个犯人说心理不舒服,想找你谈谈。
  我对女管教们说:“辛苦了,你们出去吧。我和她谈谈。”
  “有事叫我们。”女管教带上门出去了。
  丁灵进来后,有点手足无措,紧张的缕了缕秀发。
  我说:“坐啊丁灵,怎么了,紧张得像来约会一样的呀。”
  看我开这样玩笑,她更是紧张,我靠,我想,该不是上次和她在医院那个后,她喜欢上我了吧。

  我站起来给她倒茶:“坐啊怎么了!好像很怕我一样的,我又不能吃你,最多只能把你给上了,哈哈。”
  她脸一红:“讨厌。”
  “坐吧,别站着。”
  丁灵坐了下来,我走到她旁边:“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我喝了一口茶,然后突然才想起这是给她倒的,我急忙给她递过去:“不好意思哈。”
  日期:2015-05-17 08:3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