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98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薛明媚双手被锁着吊起来,我看着有些心疼:“这么狠心。”
  她本是痛苦的举着手垂着头,表情扭曲,看到我进来,她微微扬起脸勉强露出一个笑容:“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你啊大美女,你把我吸引来了。”我说。
  她说:“贫嘴。你还是走吧。”

  “我好心来看你,你还赶我走啊。”我拿了水给她喝。
  她喝了几大口,说:“我不想让你看到我这样,很丑。”
  “不会啊,很漂亮。”我笑着说。
  “快走吧你,真不要你看我这样,难看。”
  我想到了柳智慧对我说的,用暗示法暗示让她想到以后的未来会更好,增强她的自信心和勇气。

  “你能进来多久?”薛明媚问我。
  “十五分钟,怎么了?”我笑嘻嘻的问。
  我抱住了她,让她放松,这样子半吊着折腾得她够呛。
  她软了身子,软软的倒在我的怀中:“好舒服啊。”

  我亲亲她的脸:“你说你那么漂亮,在外面要迷死多少男人啊。”
  我暗示她让她增强勇气自信。
  “外面?是啊,外面多好啊,可惜啊,我出去的时候已经人老珠黄了。人已老,事皆非。花间不饮泪沾衣。如今但欲关门睡,一任梅花作雪飞。今古事,英雄泪,老相催。长恨夕阳西去,晚潮回。”她轻轻念着,诗意十足。
  我说:“你会作诗,还会作词,厉害啊。”

  “这是宋代朱敦儒的词。”她轻轻叹道。
  我说:“不会老的,我跟你说啊,要是你长那个粗壮的排球队要杀我们大个子那样,或者长骆春芳那样,就算再年轻,也没男人看得上,你看你这样,就是过十年,二十年,也一样大把的男人追,那些小年轻小青年,到时候你四十了,四十多了,最喜欢你这样的风韵十足了。”
  “你呢,会喜欢吗?”她听着开心了,问我。
  我轻轻抚摸着她的手,说:“你可别到时候出去了,有了帅哥追就不理我啊!”
  “你就逗我!”薛明媚乐道。
  “所以啊,你要好好改造啊,早点出去,早点为男人们造福啊。可我还不想你那么快出去,你要是出去了,我可能就失去你了。”
  “我要是出去了,先甩了你这个滥情的混蛋!”她愤愤的看着我说。
  “我怎么滥情了?”
  “你不滥情?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丁灵妹子是不是也和你有什么,我们监室的这样子了,更不知道别的监室的会不会有多漂亮的缠着你,还有,这么多的女警官。”她说。

  “哈哈你吃醋啊!”
  “少来!”她假装推开我的手。
  “你推开我,那我走了!”
  “走啊,不送。”她赌气一样说。
  我假装要放开,她忙握住我的手,软软的靠着我胸口:“但愿这时间过的慢一点。”
  “慢个屁啊,我希望你早点出去,真的,好好过上好日子。”
  我这么一说,她的眼泪流了下来,我急忙说:“唉唉哎,别哭别哭,哭了就真的丑了。”

  “丑就丑。”她的眼泪停不住。
  “不丑不丑,你哭吧,哇,这梨花带雨的,漂亮极了。那个,那个宋代女词人很出名的叫啥来着,可以形容你的,绣面芙蓉一笑开,斜飞什么什么。然后眼波才动被人猜。一面风情深有韵,后面的不知道了。”我哄着她。
  “记不住就别乱扯,不懂也别乱形容。”
  我说:“我就想哄哄你嘛,别哭了。”
  她收住了眼泪,说:“我让家人那么失望,我出去了,还能怎么样好好过日子,有时候,真想死了算了,可是想到家人,又舍不得。”
  我气道:“你这个傻X,你怎么能那么想!我问你!如果我是你家人,我进去坐牢了,你对我失望吗?是不是要放弃我?或者觉得我丢了你面子,甚至想着干脆我死在监狱里算了?”

  她看着我。
  我继续说:“当然不会这么想,煞笔,如果你是我家人,我就想着你早点出来陪着家人,无论你在哪里,都是家人最幸福的牵挂。”
  她的眼泪又流了出来。
  “为了家人,你要振作,为了祸害外面的小鲜肉们,你更要努力表现,争取早日出去,然后甩了我吧。”
  她握紧我的手:“谢谢你。”
  她咯咯笑着,清脆明朗。
  这么好的女孩,却被关在这个地方,耗费光阴,可惜啊。

  做好人很难很难,要想过好一辈子,要努力一生,做坏人,要毁了自己,短短的几秒钟就已经够多了。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晓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著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她轻轻念着。
  我说:“哦我记得起来了,是李清照。”
  她推开我说:“你先回去吧。”
  “怎么了?还不到十五分钟啊。”我奇怪她怎么了。
  “你能不能,改天还来?我想一个人静静,想点事。”

  我心里咯噔一下,糟了,她是不是被我开导过度,想到家人,然后心里沉重,想自杀啊!
  妈的,心理辅导师都是救人的,尼玛我这是要害死人啊。
  我紧张道:“你该不会,该不会想不开了?”
  “没有,我想静静。”
  我看着这个幽闭的禁闭室,说:“你在这里呆还不够你静静的?你还想怎么静?”
  “你是不是怕我自杀啊?”她问我。
  我默认。
  “没事的,刚才你的话,让我重新有了对外面生活的向往,我要出去,早点出去。”她神情坚决的说。
  吓死老子了。
  “真的吗?”
  “嗯。我会好好改造,争取早点出去。”她说。

  我握着她的手:“会的,到时候别甩我!”
  她抱着我,手伸进我口袋里,掏出套来:“我刚才就怀疑是不是,原来真的是!还说你不滥情,你说你准备这些是要干什么!”
  她质问我。
  “不是的,薛明媚,我是有苦衷的。”
  我用最快的速度添油加醋的说康雪指导员威逼我和她发生关系的事,然后一再表明我自己是无辜的,是怕自己染上什么不想给自己添了烦恼。
  说完后我问她:“你相信吗?唉,我没想到那么黑暗啊。”

  她笑了笑说:“这里想要男人的,又何止是她一个。你是个好人,你不应该来这里。听我的,你还是离开这里吧,你接触到的,只是冰山一角。”
  “为什么要离开?”
  “你会被人害的。”她担心的看着我。
  “好了好了,你还是担心你自己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