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95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其他可能还整,就是房子搞不定啊。莫得房子,自己靠边边站。可怜天下父母心,丈母娘也是为了自己女儿以后过的比较好一点,我也理解。作为一个男人,我们当然要为自己的女人准备最起码的物质条件,脱离最基本的物质而生活,哪个女人能死心踏地的跟着你,影视剧里的那些虐恋,都他娘的是骗人的!有了最基本的物质基础,男人们才能用着爱非递颗保持良好的体能及性能力,给予自己心爱的女人最完美的**,让自己的女人幸福快乐,也是我们男人义不容辞的责任。

  无论是李洋洋还是谢丹阳的父母,反正一开就先关心我的经济条件,我说我没有,什么也没有,如果结婚,家里没钱给我买房子,我也没钱买得起。
  这种情况下一般只会出现一个结果:NO,没房没车的,不要。
  这说明什么?婚姻适龄女青年们和她们的母亲太重视男方的家庭条件了,宝贝女儿嘛,不能让她跟着你将来吃泡面,买不起奶粉啊。
  我想请问女同胞,你们结婚是为什么?
  1、分得男方的财产?
  2、贪图享乐的生活?
  3、可以在朋友同事那里炫耀自己找了个可以养着你的人,购买各种商品满足你们的虚荣心和所谓的安全感?
  做为男人,我和大多数男同胞都认同男人应该多承担供养家庭的重任,即使是在如今倡导男女平等的社会。但是凭什么因为结婚男人就要把自己的家产分给你们一半?凭什么两个人共同组建家庭就得要求男人买房买车?
  一个刚毕业没多久,哪怕是三十加的男人,应该把精力用在事业上,一旦你成了房奴车奴,你敢轻易跳槽吗?你敢放弃稳定的工作出来创业吗?你不敢了吧,所以你失去了锐气,失去了创造力,所以我们这个民族因为很多的年轻男人已经成为了房奴车奴而正在失去创造力。
  男人不买房,结婚就是耍流氓?请问那些准丈母娘们,难道男人买了房子就可以耍流氓了?难道我有好几套房子,我就可以娶好几个老婆?
  我认为:逼迫男人买房,才是耍流氓!
  口号我是喊得响当当了,但结果还是很现实,李洋洋的父母瞧不起我,谢丹阳的父母也瞧不起我,总之,她们鄙视我,认为我配不起他们的宝贝女儿,好吧,配不起就配不起吧,心疼也就心疼了,男子汗大丈夫何患无期,柳智慧说的,反正我那么有魄力有魅力前途无量,以后有得他们父母后悔的时候。

  柳智慧这招真厉害,这么一想,暗示自己,马上心情开朗了许多。我应该就结婚男方买房买车这个事问问柳智慧的看法的,她一定有她高明的见地。
  柳智慧,到底什么罪进来的。
  好奇,是人的本能欲望,我现在对这个女的,可比对贺兰婷好奇多了。下午,开会。
  监狱犯人的会议。
  我们这些管教,出去搭台子,搬凳子,搬桌子,在B监区的放风场上布置好会场。
  在布置的时候,我看到谢丹阳,怎么狱政科的人也来?那不是上面的领导也来,不知道贺兰婷有没有来。
  还有紧急处理中队的朱丽花,和她们中队的人威风凛凛的笔直的排成一行跨立在场边。
  远远的,我对朱丽花打招呼:“花姐!朱丽花,好久不见!”

  她一回头看是我,面色露出不悦之色,但是她没说什么。
  我明白了,她们中队的人前面那个看上去很凶的女的应该是她们的领导,也是一脸凶相,和马玲,和眼镜蛇监狱长这帮人有的一拼。
  那个女的狠狠剐了我一眼:“你!叫什么叫!”
  我急忙做个抱歉不好意思的手势,小跑去继续搬凳子。
  布置好了会场,负责安保的狱警,紧急处理的中队,管教,一大排一大排的各自站好各自的位置。
  因为D监区刚刚发生过混乱,所以,不能不防备。

  台上的领导徐徐的陆续出席,高层管理的有政治处的,有狱政科的,我们监区的分监区长,指导员康雪,上座。
  康雪是最边边的位置。
  而马队长啊这些人就负责在下面安保了。
  一会儿后,把犯人们带出来了会场,虽然分六批,可每批还是有不少人。
  第一批带了两百多人。

  大批的女预警女管教押送犯人上来,然后让她们排队好,席地而坐。
  然后就是开会。
  开会的时候,我们监区长先讲话,有请政治处的领导先讲话,大家鼓掌。
  就像我们在读书的时候,那些什么教务处主任啊什么的先有请校长讲话,这个领导嘛,都是要请出来才行,然后下面的学生们啪啪啪鼓掌,为什么要鼓掌,不知道。
  反正就是要热烈欢迎。
  领导说,下面我简单讲两句。
  大家看着她。
  然后唾沫横飞的讲了一堆废话,接着说要注意监区的安全,最后,说完后,我们又一起鼓掌。
  接着到我们分监区长讲话。
  分监区长先对没来的监狱长等领导一阵子拍马屁,然后对刚才领导发言总结了一下,其实还是拍马屁。
  什么贯彻领导方针,落实领导政策到位,什么什么的。
  接着领导讲完话后,就先离场了,然后监区的指导员等人送走了来走个过场的鉴于高层,政治处,狱政科等部门的人。
  我们分监区长接着说重点,就是监狱关于有个省电视剧组进驻我们监狱拍摄鉴于题材的一部电视剧,选拔群众演员的事情。

  下面的女囚们一听,全都高兴的欢呼了起来。
  大家开开心心的交头接耳,对犯人们来说,上面一旦有个小小的对她们好点的事情,她们都能像过年一样的高兴。
  监区长说:“因为D监区那边有些情况,所以D监区那边的名额摊分到了ABC监区上,我们监区,有十三个名额。”
  犯人们窃窃私语:“D监区暴乱,被取消了名额,很多人死了。”
  “听谁说的,我怎么只听有人受伤,谁说死人了?”
  “都是报喜不报忧的,就算真的死人,哪会报出来,以前我们监区死人,有的根本就不报,怕监狱里都乱了。”
  “别管这些了,我们还是看看这个名额怎么分配的。”
  “能怎么分配,还不是要钱。”
  监区长在上面说道:“安静!安静!”

  下面的犯人们安静下来了。
  监区长继续说道:“名额是有限的,监狱长,政治处的领导已经下了命令,要我们监区进行公正公平的选拔,平时表现好的,有戏,表现差的,自己反省了!”
  下面又开始窃窃私语:“反省个鬼,还不是想要钱。”
  “是啊,哪次这种事不都要搜刮钱。那些有钱的就好了,我们没钱的,能怎么样呢。”

  监区长看着下面闹哄哄的一片怒道:“安静安静!是不是想要和D监区一样,连名额也不要了!”
  人群中传来一个故意扯着嗓子喊的尖细声音:“名额要不要都轮不到我们这些穷人!”
  日期:2015-05-16 08:1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