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90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把礼盒拆出来看,外表是各种饼干的礼盒,纸盒里面却不是装有饼干的盒子,而是一个小铁盒子。
  那么大的提着的纸袋,里面却装了这么小的一个小盒子,里面是什么?
  我好奇的打开。
  有一张纸。
  是那种发票一样类型的,我仔细看看,上面写着:X国Xx银行现金支票。
  支票!是支票,我还是头一次见。
  收款人:张帆。
  是我的名字。
  付款方名称没有写。
  数额是:贰拾万元整。

  二十万!
  靠,是二十万!
  是我和王达想太多了,还想去要挟洋洋父母要钱,这没去要挟,没想到他们主动给了钱。
  估计是做洋洋太多的工作做不通,干脆出此绝招,他们知道我缺钱。为了拆散我和李洋洋,他们可谓用心良苦啊,不仅发动群众,发动李洋洋的朋友亲戚,还要收买我让我消失,高手啊。
  他们这种做法虽然不好,但这个手段确实是非常的好,姜还是老的辣啊。
  我把东西放好。
  这支票,不知道真的是不是拿着身份证就可以去提现金出来。
  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一接,还是康指导员。
  去了她办公室。
  进了她办公室后,我觉得有些口渴,就问她我能不能倒杯水喝。
  康雪做了个随意的手势。
  我倒了一杯水,喝了一杯,又倒了一杯,连喝了三杯。
  和李洋洋父亲扯了那么多,扯得我都口干舌燥了。

  我的爱情没了,换来了二十万,是对我的一点弥补。
  这么想,是觉得没什么心疼的,至少有二十万。
  但如果这么想,李洋洋没了,换来了二十万。
  二十万,能换李洋洋吗?
  麻辣隔壁的,我不觉的感到对李洋洋父母痛恨起来,诚如王达所说,妈的他们可是要拆散你们的感情,把李洋洋从身边夺走,拿这点钱还是委屈我了。
  李洋洋没了,我的心的确不好受啊。
  指导员看我愣愣的傻在饮水机旁边,说道:“刚才那个找你的,是什么人?”

  “哦,是一个朋友亲戚,找我有点事。”看来李洋洋父亲没有把自己的身份透露给康指导员,只不过我不知道他是靠什么关系进来的。
  “亲戚?你家的亲戚很了不起啊,狱政科科长的朋友?”
  我明白了,李洋洋父亲和狱政科的科长是朋友,难怪那么容易安排李洋洋进来这里工作。
  只是小羊羔李洋洋实在不合适这险恶的人间地狱,就算不为了我调查屈大姐死因的事被整出去,也难保有一天她被人弄出去。李洋洋父亲虽然知道监狱里很危险,但估计连他都想不到的是,监狱是那么的危险。
  我自己身在其中,都不知道哪天被某个人某件事某危险吞噬了。
  “我不知道,他是我朋友的爸爸,我朋友出了点麻烦事,找我谈谈我朋友的事。”我继续撒谎说。
  “那你和狱政科科长也很熟?”指导员马上接着问。
  我没说话。
  “看不出来啊你,我发现你真是很有能耐啊。”不知道她是夸我还是损我。
  但看得出,自从她知道贺兰婷和我认识后,不论贺兰婷和我什么关系,指导员已经不像以前一样对我吆喝呼唤。
  “这样,找你呢,是要告诉你两件事,第一件呢,就是你那个外宿手续已经办好了,以后你可以下班后晚上回家。”
  “太好了!谢谢指导员!”我高兴了起来。
  是啊我的确吃不了苦啊,妈的整天守在监狱里,守的我想死啊。
  “这第二件事嘛,就是。”
  她还没说完,办公楼的警铃突然刺耳的响了起来。
  指导员脸色为之一变:“出去看看!”
  刺耳的铃声闹着。
  这说明监狱里出事了。
  我两出了办公楼,在栏杆上往监区里看,指导员说:“希望不是我们监区的!走,去监区!”
  我急忙跟着指导员往下面走。
  办公楼里的喇叭里这时传来了声音:“D监区的犯人暴动,武警狱警已经过去增援镇压,请各个岗位各个监区的人不要擅离岗位,守好自己的职责工作!”
  重复说了三遍。
  指导员舒了一口气,回到了办公室:“好在不是我们监区。”
  “D监区?是那个重刑犯最多的监区的吗?”我问指导员。
  “是的,那个监区,都是重刑犯,今天是她们放风的日子,她们那些人聚在一起就不行。”
  过了一会儿,马队长来了,告诉指导员说,D监区两伙人打架,大家是蓄谋已久了,本地人和外地人打了起来。

  最棘手的是,她们平时在工作车间等地方,藏起了不少的锋利铁片,尖刺钢筋,尖玻璃,剪刀头等利器,叫了增援,武警已经镇压了暴乱,但是不少女囚都伤了,送去了医院,有两个有生命危险的,其中一个被捅得肠子都流出来了,D监区望风场一大片血。
  我听得毛骨悚然:“外地人本地人打架?这在监狱里还分这个的?这也太狠了,一定要对方死啊。”
  指导员说:“当然,就我们监区,还分老的,少的,有钱的没钱的,漂亮的不漂亮的,全都是拉帮结派。不闹事还好,闹事就麻烦。但我们监区闹事也没D监区重刑犯那么闹,D监区重刑犯们都是唯恐天下不乱,而且很多重刑犯是无期徒刑,见刑期遥遥无期,自暴自弃,在她们看来,活着跟死了差不多。有的甚至还想,不如死了算了,死之前把那些看不顺眼的一起杀了垫背。”
  “太恶毒了,那为什么不把她们分开来,比如外地的自己可以放风,本地的就另外放风,也不要关押在一块。”我出主意说。
  “你真是单纯啊张管教。”指导员不无讽刺的说。
  “我,我怎么单纯啊,难道这样违反规矩了吗?”
  “呵呵,违反规矩倒是没有,但是你以为把她们本地的外地的分开就有用了吗?到时候本地的在一块,她们又会拉帮结派,像刚才一样的,在本地里又要分年轻的和老的一帮,或者是有钱的没钱的一帮,而外地的,可能又要分为本市的和外市的,总之,她们都会拉帮结派。”
  对啊,就是连薛明媚那个小小的监室,才那么一点人,都分成了三个帮派,何况是那么大的监区。
  无论是女犯还是监狱方,都是暗流涌动啊。
  “她们分帮派,这样也好。”指导员说。
  “为什么好?”我问。
  “你想想看,她们要是拧成一股绳,团结一致,那我们就危险了。当她们分成帮派,才会有人打小报告,她们当中藏了什么危险物品,做了什么事,打算做什么事,能让我们尽量的防备于未然。”指导员无时无刻不想着我所无法想到的权谋一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